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2035章 龙棺裂缝

江辰忽然挣扎了起来:“你没有这个资格!”

是啊,他一身神气,现如今,是个“神君”。

而我,依然还是一个肉眼凡胎,甚至还没上到了天阶。

程星河解气是解气,可一寻思江辰现在的身份,也不想波及到我身上,小心翼翼的说道:“忤逆有神位的,是不是不太好?七星啊,爹告诉你……”

这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隐隐传来了一道雷声。

摸龙奶奶一把打在了程星河头上:“你跟谁爹呢?不怕雷劈了你。”

程星河脖子一缩,显然也看出来,我跟之前不太一样了,立马说道:“我是说,特地告诉你,亏本的买卖,咱不做,那个资格……”

我脚底下一重:“资格?我只知道,成王败寇。”

他的志向很远大——既然觊觎我的一切,一心一意,就想取代我。

这是不错的。

错就错在,既然有了志向,就不该输。

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要赌可以,你得输得起。

江辰的胸口起伏起来,视线开始扩散——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本来应该万无一失的计划,会把自己给卷进去。

可他忽然一笑。

“你以为,这就算了?我告诉你,背后牵扯的,是现在的你,无论如何也斗不过的……”他冷笑:“那位大人,不会放过你。”

“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是现在的我?”

国君落入四相局的事情,约略弄清楚了,可是——沙漠坠龙是怎么回事?

那个五爪金龙,死的不算体面。

身为神君,大可以从上头大大方方的来到人间,被追赶成那个样子,死的那样凄凉,甚至前头,还有一个螭龙为他顶罪——这不像是普通的下界,肯定有某种原因。

牵涉着,他为什么下界的原因。

害的那条龙仓皇逃走,坠入沙漠的,就是真凶。

这个地方,不是能让神君归位吗?

我倒是要看看,怎么归位!

江辰的眼神再次一空。

他的惧意,一次一次增加。

哪怕他再不承认,也已经看出来,我跟他的差距,有多难跨越。

归位……我想起了河洛和潇湘。

一想到她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印象。

灾。

她们跟祟,还有四相局,自然也有关系,可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时间还没想起来。

也是真龙骨,埋的最深,最不愿意想起来的事。

不过,这是早晚的事。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滋”的一声响。

十分细微,但那是个,不大吉利的声音。

那个缥缈诡异的声音,跟这个动静,同时响了起来:“躲开!”

一道锋锐极了的气息,奔着我后颈就下来了。

这个气息我记得——就是黑雾后面,露出了九蒂莲花飘带的“大人”。

我立刻翻身要躲过去,可那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那绝对,不是肉眼凡胎,能躲得过的速度。

就因为如此,我的手腕,才被楔上了那个九重玄钉!

可这一瞬间,一个东西倏然挡在了我面前。

那个速度,让人眼前一花!

是——九尾狐那个棺材?

刹那,那个棺材猛然在我面前爆裂,木屑炸的到处都是。

那么小的一道神气,就能把束缚九尾狐的棺材打碎……

雾气蒸腾而起,我面前,出现了一道虚无缥缈的身影。

腰肢极其纤细,斜扎着一件绿色的,满头青丝披垂,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和修长的腿。

而她脖颈,手腕,脚腕,腰肢,一共束缚着九道铁链。

九尾狐……

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回过头去看向了程星河他们:“跑!”

他们完全怔住,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一把抱住了老头儿,对着程星河推过去:“现在跑!”

跟我想的一样,“咯吱”一声,头顶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赫然是从七重之外的棺材口传来的。

那个旋涡状的机关,早就被启动,整个四相局,已经重启,就等着我归位了!

老头儿之前,用天龙爪,卡住了棺材口。

可老头儿也说过,这个棺材口,卡不了多长时间!

“那你呢?”

我刚要说话,忽然就觉出,真龙穴,忽然出现了一丝变化。

底下——在震颤。

这是世上最稳固的地方,绝不可能出现震颤。

而那个伸手人千方百计磨出来的窟窿,忽然开始合拢。

除非……

我心头一震:“我,还有点事儿。”

“你不走,那我也不走!”

程星河厉声说道:“你这个臭毛病得改改——人家一出事儿哭爹喊娘,你可倒好,出来事儿,非要自己扛……”

“不是自己扛。”我盯着他不忿的眼睛:“是把更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你做。”

程星河一怔。

他知道,对我来说,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是身边的人。

老头儿,白藿香,哑巴兰,那些为了我舍生忘死的人。

白藿香已经过来了,一把拉住了我:“李北斗,这地方不大对劲儿……”

她也感觉出来了。

可我把白藿香,也推到了程星河身上。

“剩下的,交给你了,”我手一抬,金龙气暴起:“等我出去——一起吃火洞螈。”

程星河张了张嘴,反手拉住我:“要走一起走……”

那不行。

我得完成,这次来,最要紧的目标。

那个真凶既然出来了,不会会面,怎么能完?

“北斗小兄弟,我们陪着你!”

老黄也过来了。

“还有我!”

何有深。

“还有我!”

摸龙奶奶他们。

“谢谢,不过,剩下的,是我得自己面对的。”

真龙气炸起,我对他们笑。

程星河还没喊完,整个人,和十二天阶,一起被金龙气一震,全部从伸手人打出的缺口推出。

那些伸手人,叹息了一声。

我回过头:“九尾狐……”

九尾狐没回头。

“不能不走?”

“废话!”那曼妙背影,声音凌厉扬起:“我跟你结灵,你死在这里,我怎么办?”

我自然是不能死的。

大家都别死——除了,幕后黑手。

“咣”的一声巨响,头顶和身后的缝隙,全部闭拢,眼前一片全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