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36章 土里刨食

脚底下忽然一阵笑声。

江辰。

这地方再一次漫过了黑影。

我的真龙气和敕神印,都能把这些黑气给照退——不过谁也不知道那个大人在哪,现在照出亮光,跟给人当靶子没区别。

我也就摁下敕神印,收敛了金龙气,在一片漆黑之中,看向了江辰发出声音的方位:“你笑什么——挺高兴,那个大人来接你了?”

江辰没答话,可显然就是这个意思。

“一双眼睛总看着一个位置,很容易近视,”我答道:“你还没看出来,那位真凶,是想着把我们一起活埋了——一了百了。”

江辰在我脚下的身体,猛然一僵。

江辰确实是个人中之龙,聪明才智一点不差,如果我是幕后黑手,我也愿意委以重任——这是一个最好的代替品,

可有一样,他就是因为太看重这个机会,得失心实在是太重了。

这样,会导致他的世界里,只剩下我,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

只想着,我如果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视线都狭隘了,怎么赢。

周围一片寂静,压得人心里发沉。

“他现在在哪儿呢?”

我也知道,江辰绝对不会说——他还抱着最后的希望。

九尾狐的声音兴致缺缺:“现如今,两方交战,都想抢占先机,自然是在等。”

那位大人,已经把我们扣在这里了,就想找个最佳机会,把我彻底用四相局压住。

他不来,那就自己找。

黑暗之中,玄铁链的声音悄然一响,我对着那个方向伸出了手:“链子分我一点。”

九尾狐一笑,“哗啦”一声,一段脆响对着我破空而过:“有的是——只要你能自己拿。”

那没什么难的。

靠着观云听雷法,什么都看不见,我也能把链子削下来。

“咔哒”一声,那段链子落地,我反手扣在了江辰手腕子上,牵着他,放羊似得往附近走。

这感觉,也不陌生——似乎,我早就做过相似的事情。

牧龙?

九尾狐显然对斩须刀很感兴趣:“这东西,回到你手上了?”

“机缘巧合。”

要不是当初江天从真龙穴里把这个东西带到了江家,江年又用这个东西来杀我,我还真不知道斩须刀有多好用——不,要追溯,甚至要追溯到了景朝国君的时候,多亏,那个宽袍大袖的人,潜入茅屋,要凌尘仙长拿它杀我。

冥冥之中,都是命数。

九尾狐又是一笑:“命数这东西,也是有趣。”

她的声音,似乎发生了变化——跟刚开始被结灵术召唤出来的时候,那非男非女,一片混沌不一样,逐渐有了女性的色彩,有了千娇百媚的味道。

她的五感也十分敏锐,显然觉察出什么来了:“你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跟你想象之中,不大一样。”

这种敏锐,我并不陌生——我有她一条尾巴,知道这是兽类的本能。

“是。”

铁链子哗啦一声响,似乎是她在暗处伸了个懒腰:“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

我吸了口气:“是个——传奇。”

关于九尾狐,是个人就听说过,她几乎无所不能,一条尾巴,就能让大狸子变成大妖怪,让灵魁成为百灵之主,让我——打败了屠神使者。

这还只是一条尾巴。

而她自己,本来应该有九条。

更别说,她还能以“狐仙借物”的能力,制造出万行乾坤。

这两样,帮了我大忙。

九尾狐一笑:“哦,我不在三界走动,三界还都是我的传说——有些传说,还像那么回事,还有些传说,不大好听。”

我忽然想起来,程星河说过一句:“这九尾狐仗着尾巴多,四处送。”

她自己现在,还有几条?

“不过,能被你叫出来,也是命数。”她顺着棺壁摸过去,铁链子哗啦啦一串响:“差一点,就差最后一点,我就又被天师府那帮家伙压回去了——他们岁数也不小了,不回去抱孙子,天天只知道惦记我,我可不爱当孙子,当个祖宗还差不多。”

是啊,九雷锁大江,那是天师府最高的锁妖阵。

但是这一瞬,我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预感。

好像我跟九尾狐,并不是第一次并肩站着了。

我盯着发出铁链响声的位置:“咱们之前——很熟悉?”

九尾狐嗤笑了一声:“何止是熟悉——为了你,我倒了大霉。你可倒好,蹬了两次腿,忘的一干二净。我要讨债,你都未必认账,可以说,是个亏本买卖。”

“咱们以前……”

“算啦,”九尾狐缓缓答道:“本尊也不是什么抠门的性子,重新认识一次,也行——这一次,可也多亏你把本尊叫出来了,一码归一码,也不算太亏。”

本尊……

啊,对了,我记得,九尾狐以前的身份,似乎十分高贵,也是上头的,但是因为某件事儿,跟阿满他们一起被贬谪了下来,遭了最高等级的雷劫,差点丧命,还是大狸子救了她。

之后又跑到四相局闹事儿,一直跌到了九雷锁大江里,堪称时运走低的楷模。

我苦笑:“虽说把你从九雷锁大江里救出来,不过,把你从那个阵,牵扯到了这个阵——好像也没什么大区别。”

还是个被关的命。

我的运气,跟九尾狐简直彼此彼此。

“区别大了去了。”九尾狐身上又是哗啦一声响,似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这地方,希望比那大——本尊可再也不想挨雷劈了。”

这一阵子,其实也多亏了九尾狐了。

要不是她把天师府的人拖住,我没这么容易进真龙穴。

她又加了一句:“你这一次,运气还算不错——可不是谁,都配跟本尊结灵。”

说起来,我能把九尾狐这种人物给叫出来——啊,我想起来了。

黑影之后那个“大人”。

杜蘅芷当时似乎说了一句:“那位大人,不是去镇压九尾狐了吗?”

难不成——就是因为那位大人亲自前往,九尾狐才被重新摁下去。

而我进入真龙穴,那个大人顾此失彼,上这里来镇压我,结果把我逼到了绝境,九尾狐才被我叫出来?

当时对我和九尾狐来说,恐怕都是九死一生的险境。

更别说……那个时候,我被九玄重钉钉住,根本就没有了金龙气,第一次号令符,根本就什么都喊不出来,第二次——对了,程狗把跌落出去的万行乾坤给送回来了。

再加上,我身上,有九尾狐那条尾巴,这才能把九尾狐给喊出来。

这一步一步,简直跟骨牌一样,推倒了一片,就引来了连锁反应——缺失了一片,事情就成不了。

九尾狐显然就是这个意思。

我还来兴趣了:“你当初,是怎么被他们给抓住的?”

九尾狐嗤笑了一声:“还能为什么?所谓的三清老人,不过是以多欺少,乘人之危罢了——但凡那条尾巴本尊没借出去……也罢,好汉不提当年勇,愿赌服输。”

我记得,九尾狐被抓,原因也在四相局上——她想拿四相局里某种东西,动静闹的还很大,被三清老人直接围住了。

“你那个时候,要上四相局来找的,又是什么?”

九尾狐身上玄铁链子的响声,一下就凝滞住了。

但很快,她声音一扬,还是那个若无其事的口气:“那东西,已经出去了,当初,为了那个东西,本尊土里刨食——算了,都过去了。”

果然,千眼玄武说,玄武局被“一位大人”给动过,所以我上玄武局的时候,玄武局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牢固了,算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也是因为九尾狐。

我跟她,缘分还真是不浅。

而这个时候,九尾狐身上的玄铁链子,再一次响了起来:“说起来,这碧落黄泉木,是怎么弄来的?你挺有本事。”

木料……

真龙骨,忽然痛了一下——又想起了一些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