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2037章 夺回神木

这些东西,来的确实不容易。

北戎和西狄,跟景朝为敌很久。

那个时候,边境的居民苦不堪言——北戎和西狄总要南下,掠夺粮食,牲畜,女人。

打了很多次,可他们对地形熟悉,极为骁勇,多少年,都没被打败过。

我见过被他们洗劫过的村庄——他们喜欢入夜之后突袭,抢走了人畜,还要放火,烧的满目疮痍。

有失去了女儿,自己被打瞎了一只眼睛的百姓,抱住了国君的腿哭叫了起来:“他们不是人——是罗刹恶鬼!他们没生人心!我女儿,十二岁……”

国君派去救援的人回来,脸色都极为难看,贺兰昭背着一个小布囊,小心翼翼放下:“臣下无能,没来得及。”

里面露出了一条藕似得胳膊,手腕上缠着长命锁,皮肤有被烙铁烙过的痕迹——那是戎狄人给自己牲畜的记号。

那个百姓哭嚎的声音,凄厉的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那次去,是为什么去的?

哦,就是为了碧落黄泉木。

江仲离说,要修真龙穴,碧落黄泉木,是重中之重,世上没有比它更合适做龙棺,助国君登天的东西。

而自家疆土上没有,唯独戎狄两处,各有一部分。

据说,那对他们来说,是从天而降的神木,长青不败,他们奉若神明,每年到了一定时候。都要往神木上浸润香火,焚香火,祈求自己的部族,跟“神木”一样繁荣昌盛,万年永固。

国君下诏令,叫他们进献,愿意等价交换。

可他们不肯,国君就亲自来了。

国君不是不知道戎狄的凶残,可没想到,凶残到了眼前的程度。

国君看向了宽阔平和的山坡。

那山坡一望无际,像是伏着的巨龙。

“贺兰昭,集结咱们的人。”

玄英将君进言:“国君是为碧落黄泉木而来——倘若为此得罪了戎狄,只怕事情会难上加难。”

“我就是为了碧落黄泉木来的。”国君上马:“他们不给,就抢回来。”

就好像,他们掳掠咱们一样。

“可咱们人不多,这又是他们盘桓多年的老巢……”玄英将君皱起眉头:“国君三思!”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国君的声音凛冽扬起:“他们欠我的,自然要收回来。”

玄英将君听了这话,就是一颤。

当时,国君似乎没看出,他是为了什么畏惧。

“嘣”的一声,贺兰昭的硬弓弹出裂石之声。

这是号令集结的信号。

国君在马上看那个百姓:“抢走你女儿的,长什么样子?”

百姓被那个阵仗,惊的忘了哭:“连鬓胡子,赤膊,肩膀上,文着一只苍鹰。”

戎狄大多喜欢苍鹰作为图腾,他们觉得,苍鹰是这片草原的王者。

他们自认为,是苍鹰的子孙。

江仲离赶过来:“国君何往?”

“猎鹰!”

马蹄声沓沓,溅起一片草屑,那地方的天空,深蓝如琉璃。

树木掩映,后面是游牧民族安营扎寨的位置——毛毡房子,围绕着中间一个很大的建筑。

那建筑也简陋,像是一个仓库。

不过,老远,就有浓重的香料气息飘了过来。

“新斋月,”贺兰昭大声说道:“是拜神木的日子。”

好。

许多牛车密集,正在往神木那里运送东西——包括许多被草绳捆住的俘虏。

准备祭祀?

有盛会,自然要凑凑热闹。

玄英将君有些担心:“他们人多。”

好说,那就偷袭。

入夜,一群北戎围着神木欢声笑语,跳起了粗犷的舞蹈,武器被撂到了一边。

被俘虏的景朝女子抱头痛哭,男子一片木然。

有人大吼了一声本地话,是祭祀的意思,这一声令下,幕布被揭开,露出了一堆雄壮的神木。

明明下面无根,却硬是繁茂无比,宛如一片漂浮在地上的森林。

不少俘虏男子被推上去,北戎手起刀落,要把那些人杀了献祭。

哭声,笑声,吼声混在一起。

跟贺兰昭点头。

数不清的利箭忽如雨下,贯穿了那些刽子手的咽喉。

一片死寂,只剩下了篝火噼啪的声音。

忽然有人,对着神木就跪下了——还以为是神木发威,忽然降罪了。

等他们全部跪下之后,贺兰昭抬手:“杀!”

景朝军士从山坡上冲下,血花四溅。

当然,他们反应极快,刀口舔血长大的,也不会坐以待毙,立刻开始反抗。

其中有一个最骁勇的,肤色黧黑,胳膊上肌肉喷发,一把马刀,掀翻了三个景朝军士。

那人正是连鬓胡子,身上有苍鹰。

“脖子上挂着赤金锁,”贺兰昭告诉我:“是部族的英雄。”

而这个时候,也有人发现了我们,对那人耳语。

“景操?”那人的汉话蹩脚:“景操的不细人,是猪,是狗,是任人宰割的畜森——畜森来送祭,祭神木!来的好!”

声如洪钟,笑声震耳。

有人看出了国君的黄袍,跟他指点。

“就是那个猪狗?”大汉大笑:“带头的,跟个婆娘差不多的,送肉来,砍回来,挂在神木上!”

他策马对我冲,身后一阵热烈的口哨声。

在他们眼里,景朝人文弱无能,跟不要钱的肉一样。

“贺兰昭!”

贺兰昭立刻从身上,摘下了那把硬弓,抛给了国君。

国君挽起了那把硬弓,姿势极为娴熟。

那一道箭,锋锐如流星,从数不清的人和马之中掠过,倏然把那个大汉贯穿。

大汉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倒栽下去,被惊马蹄子踏进了草泥里。

箭簇的位置,就在纹身那只苍鹰的眼睛上。

“好!”

“不愧是咱们的国君!”

周围的景朝军队,同时喝彩,声如雷动。

而北戎的人张大了嘴,眼里有了恐惧,喃喃出声:“头和耶……”

这是北戎话,天神下凡的意思。

这一场,以少敌多,夺回了他们劫掠的东西,他们求饶,送了国君一个公主。

说以前就有预言,这个公主将来要嫁给神灵的。

公主肤色也黑,但是面貌极美。

“神灵?”

“预言之中——在新月祭上,一箭射穿鹰眼的,就是神灵!”

公主极为肯定。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还不是。”国君一笑:“而且,后宫人多,没有位置了。”

公主极为倔强:“我住毡房!”

“送客。”

“你相不中我?”公主又惊又怒:“预言还说,不娶我,会后悔的!”

公主被带了下去,挣扎不休。

不,不答应,是因为国君答应了另一个人。

此后,身边不容其他女人。

潇湘……

“咳咳,”九尾狐咳嗽了一声:“你想起了什么前尘往事?”

我转脸看向了身后——虽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你找到了那个公主?”

江辰没答话。

景朝国君“死”后,玄英将君夺权——可夺权哪儿有那么容易,他背后,有人撑腰。

北戎不跟景朝一样男尊女卑,女的部落首领,并不少见。

他找到了公主,自称自己是真正的天神下凡,加上公主本来就对我怀恨在心,可以说一拍即合。

玄英将君,如虎添翼,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王朝。

我则被压在这里,几百年,没有翻身之日。

“至少,你压住了祟,也算是一个功德。”

哗啦一声响,是玄铁链子的声音,九尾狐的位置一闪而过,亮起了一个橙色的光点。

一股甜腻的气息——她在吸一杆长长的烟。

吞云吐雾之后,她声音有了几分试探:

“你——还记得祟吗?”

祟——就是底下那个庞大的东西。

越来越多的记忆浮现了出来。

“那个东西——能吞噬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