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2039章 旧日仇敌

下一瞬,那个冰冷的感觉攀附而上,像是个迅捷的爬行动物。

我反应过来,斩须刀扬起,金龙气一闪,缠裹在周围的黑暗驱散,我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迅速从我脚上落下,融入到了地上不见了。

但是,几乎与此同时,我听到了一个很古怪的声音。

像是四面八方,有许多东西发现了金龙气。

“呼啦”一声,下雨似得奔着这里冲了过来。

是不想制造出光亮,不过既然已经亮起来,就不要白亮。

我索性抬起斩须刀,真龙气大盛,刹那把这地方,全部照亮。

棺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些黑影。

那些黑影不同于之前的虚无缥缈——是一种奇怪的质感,像是黑色的胶质。

有实体?

之前下来,形势危急,除了看到了这第七层棺壁上的红色阵法,倒是没留意后面的内容。

我这才看清楚了,阵法后头那些壁画。

景朝国君坐在一个宝座上,高高在上,身边环绕随侍着许多人。

乍一看,还是在老生常谈的歌功颂德,可再往前一看,心头冷不丁一阵骇然。

只见对面,是堆积如山的尸体。

许多人景朝的人,正在把那些尸体,填塞在景朝国君脚下。

再仔细一看,那些垂下的黑色胶质一样的东西,映照着金龙气的光,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光线流动。

似乎——每一个垂下的黑色胶质,都有一张脸。

怨怼,愤懑,绝望——简直如同,在九幽魄里见到的那些迷神。

认识——这些面孔,我一个个,全认识!

北戎的大巫师——北戎抓过一个国君的宗族,用宗族的头骨做法,咒的国君头痛欲裂,几乎散了魂魄。

西狄的楔子,也就是杀手,潜入宫墙做了三年的花匠,有一天春日看牡丹,他拿出了藏在花根下的刀。

甚至,还有吃香火的。

这张脸,是我毁掉的一个神庙里的野神,那张脸,是蛮夷的天女。

那些,曾经想杀我的,也是当初——我杀过的。

难怪程星河说,我这辈子心慈手软,八成是因为上辈子就已经把这辈子的暴戾给预支了。

九尾狐也看出来了,倒是事不关己的轻松:“哦,你以前的对头——都等着跟你要账呢!”

为了避免那些对头作祟,所以,把他们,都埋入到了真龙穴下,压他们一个永世不得超生!

真龙穴一动,它们也醒过来,从底下爬上来了!

龙棺一合拢,这些,第一个就来找我报仇了。

敢对国君动手的,生前就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再在真龙穴享受了这么多年的阴灵气,想也知道,已经有多大能耐了。

下一秒,那些东西见到了真龙气,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真龙气转过,对着那些东西劈了过去——犹如日头撒如云层,最前面的那些东西斩须刀和金龙气的锋芒下,被一劈为二,瞬间荡涤干净。

可九尾狐的身影侧身吐出一口烟圈:“我要是你,我就不砍它们。”

为什么?

这个念头刚在脑子里闪过去,我立刻就知道原因了。

那些东西被劈开之后,我口鼻忽然一阵焦灼,简直跟吸进了毒雾一样,眼前瞬间就是一黑。

不光如此,面前天旋地转,耳朵里嗡嗡作响。

九尾狐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响了起来:“这东西的残秽,对我们是没用,可你自己……”

哪怕真龙骨已经重新生长出来了,可我还是肉眼凡胎。

这东西的残秽,肉眼凡胎受不了。

我立马把金龙气给压下去了。

这一瞬间,那些东西找不到我的踪迹,倒是消停了许多。

但这不是好兆头。

这说明,真龙穴已经越来越不稳固。

这些东西,不过是先头部队,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长,那就越危险——真龙穴如果进一步崩溃,那底下的祟,肯定也压不住多长时间了。

这就是那个真凶,把我们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拖到祟出来!

看上去,简直像是要跟我们同归于尽。

不过,幕后黑手的习性,一向是拿别人当枪使。利用别人惯了,从来不肯自己现身。

他只要在暗处等,等祟抓住了我,他就能等到鹬蚌相争的时候,自己就能趁机逃出生天了。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一定得尽快找到他。

有了九尾狐帮忙,说不定,这一次就能把仇给报了。

可黑暗之中,那种怪东西越来越多了,像是想利用真龙气来找到我。

九尾狐叹了口气,拍了我一下:“算了,救人救到底——我给你开开眼。”

这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视线顿时就发生了变化。

面前的一片漆黑,忽然清晰了起来——这是夜间视物的能力!

看清楚了,后心就炸了一层鸡皮疙瘩。

只见棺壁上,跟长蘑菇一样,密密麻麻的出现了许多的脸孔。

不光棺壁上,地面,也源源不断往外冒出了黑东西。

逐渐凝固成型,再次成了新的面孔。

那些——被我屠戮的东西。

它们疯狂的往前试探,就想找到我。

这种清晰的视线,就是九尾狐借给我的能力。

“早点解决,早点回去,”九尾狐的侧影也在视线之中清晰了起来。

那曼妙的身影斜倚在棺壁上,皓月一样的左手抬起了一个烟杆子,对着一个伸过来的怪脸就是一口烟,把那个脸给灼回去了。

能分享到了这个本事,肯定是因为,我身上,有她一条尾巴。

要想预防祟出来——就得把真龙穴的窟窿给堵住。

我顺着那些源源不断的黑影看过去,就发现,棺材底部一个位置,黑气格外浓重。

龙棺的缝隙,就在那里,只要能堵上,暂时就能平安。

我立刻拽着江辰过去了。

玄铁链子一动,江辰并不配合。

觉得出来,他劲头足了不少,像是看到了希望。

我没动声色,像是没觉出来,寻思了起来,这个窟窿,应该怎么堵?

真龙骨一痛,忽然又想起来了新的记忆。

龙棺之中,好像被江仲离动过什么手脚——夹层之中,藏着某种东西。

我立刻靠着记忆摸了过去,不长时间,就找到了一个缝隙,伸手就想进去。

这地方有什么来着,横竖是有用的。

摸进去,果然,触碰到了木料,但是下一秒,我摸到了另一个东西,心头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