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040章 刮掉龙鳞

这是——人的手,是温的!

只可惜,被碧落黄泉木阻隔,什么气也看不出来。

这地方怎么还有人?

是谁没走出去?

我立马就想伸手把那人给抓出来:“你是谁?”

可对方没有回应。

反手去扣这个人的脉搏——我自然是没有白藿香那么厉害,不过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通过脉搏,也能察觉出许多东西,这人的命气很微弱,显然已经到了很危险的程度了。

但是,没遇上这种危险之前,应该是很强大的。

我想把这人给拉出来,但这人所在的位置,是个缝隙夹层,完全不知道这人是怎么进去的。

毫无疑问,这人应该也很熟悉真龙穴的构造。

厌胜的人?

“我要是你,就捡着要紧的事情来做,”九尾狐对着我,又是一口烟,黑暗之中的侧脸一转,对着一个位置点了点头,示意我去看看。

一回头,“咯吱”一声,就听到龙棺底部的缝隙,出现了断裂的声音,那个窟窿,更大了!

景朝国君,到底是在这里压了多少仇人?

就看着这个数量,凶残暴戾的名声,一点不冤。

没法子了,我立马松开那只人手,信手往周围去抓,果然,跟记忆之中一样,夹缝之中,还有许多木料。

一把抓住了其中的木料,奔着那个缝隙就填补了过去。

好几个头脸感觉到了我的气息,对着我就扑了过来,真龙气扩散,会引来更多的怪东西,我甩手用七星龙泉削开一部分,伸手就想把那个位置的裂缝给修复上。

这是用来备用的木料,削成了榫卯形状。

我毕竟也在厌胜当了一段时间的门主,这种手工活并不难干,没费多长时间,我就把那个窟窿堵了个七七八八。

这一下,那些黑色的东西,往里头汹涌的势头可算是被阻截住了。

只是,已经逃窜出来的这些,挥之不去,十分烦人。

能不得罪,就别得罪那种东西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秽气,像是能把人的呼吸道给烧穿了,之前我吸了一口秽气,现在还没缓过来,多吸几口,不用黑手出来,我就先交代在这里了。

九尾狐把眼睛借给了我之后,心灵似乎都跟我相通了:“肉眼凡胎,真是没意思,你要是能早点恢复,就好玩儿了。”

我立刻问道:“国君修这个地方,就是为了靠着这个地方回到来路——你知道怎么个回法?”

九尾狐扫了这里一眼:“要想回去——你得舍弃了肉眼凡胎。”

我心里一沉,也就是,跟景朝国君一样,死?

只是——不可能就死在今天。

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做,很多秘密,等着我找到真相。

我转脸看向了刚才那个夹层:“这里有人——你帮我弄出来。”

九尾狐叹了口气。

“怎么?做不到?”

这话一出口,我自己也觉出来了——锋芒毕露,俾睨天下,绝不是我自己平时的声音。

甚至,不是景朝国君的,那种毋庸置疑的发号施令,俨然,是当年那个神君。

身后的玄铁链子一动,江辰似乎战栗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九尾狐一笑:“本尊当年大闹三界,哪怕是创世神的面子,想不给就不给,谁知道现如今,沧海桑田,沦落到——给你做佣人。”

这话带着几分酸气,显然并不甘心。

“等出去了,重谢。”

九尾狐冷笑:“什么东西,能谢的动本尊?”

我还真想不太出来。

“你不是跟那个二郎眼说吃火洞螈吗?”她转过头,露出了一个形状完美,笔墨难描绘的侧脸:“带本尊一个。”

“好说。”

这事儿就交给老亓来办。

只不过,堂堂九尾狐,就这么好打发?

还没想出所以然,九尾狐从嘴边移开烟杆,轻轻一个响指。

一个人倏然就从棺壁后面出现,落在了地上。

我心头一震,一向是依赖惯了万行乾坤了——可这才真正见识到了狐仙借物!

九尾狐重新把烟杆子的嘴噙住:“这都没死?”

扶起那个人,借助九尾狐视线的眼睛看清楚了来人,我顿时就愣了一下。

江采菱?

她不是一直在棺材口吗?怎么会掉到这里这里来?

啊,肯定是棺材口被老头儿用龙爪给卡住,她觉出棺材口不用人守着,自己也下来了,不过能掉在这里,也还是有点奇怪。

一想到了老头儿俩字,心里就跟被鞭子抽了一下似得,一阵剧痛,痛的麻木。

可我拼命把那种难受给压下去——比起难受,现如今,有更重要的事。

给老头儿报仇。

“江采菱?”

江采菱没回话,白藿香不在,我也没辙,只好先把她背在了背上——如果能顺利醒过来就好了。

她还说过,自己下不来,要我帮她找个人,带句话。

她要找的,是谁?

不光是她,我想起了江采萍。

心里一疼。

江采萍也消失不见了。

都是因为江辰——这一次,新仇旧恨,一起算。

江辰冷笑了一声。

他一直以来,盼着的就是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回过头看着他:“你不说别的,也就算了,你跟我,到底什么深仇大恨?”

江辰声音一冷:“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你凶残暴戾,人人得而诛之——镇压你,是替天行道。”

“我记得,”我答道:“在天河的时候,我用鞭子打过你。”

江辰的身体凝滞了一下。

那片记忆在真龙骨里闪过——一鞭子下去,他爆开了满身的鳞片,和半个龙角。

我那天,怒不可遏。几乎不是什么小惩大诫,而是要置他于死地。

只是,为什么要下这么狠的手?

恍惚,记得耳边还有一阵笑声,是女人的声音。

江辰显然也想起来了那天的事情,眼里的恨意更浓了。

九尾狐吐了口烟:“这个黑龙倒是出息了,以前,也没想到,他能翻起这么大的波浪……”

这一瞬,我忽然就觉出,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出来了?

我甩手把江采菱和江辰手上的玄铁链子丢给了九尾狐,斩须刀一横,对着那个人影就削过去了。

那个人影极为飘逸,几乎像是没有重量,哪怕斩须刀这么锋锐,竟然也轻而易举的躲过去了。

主神……

那个速度,前所未有的轻灵!

而斩须刀的锋芒,扫向了其他的黑影,“啪”的一声,那种焦灼的气息就溅出来了。

呼吸一滞,五脏六腑瞬间再一次剧痛了起来,尤其是肺,好似被碾入了烧红的炭火颗粒一样,让人眼前发白。

我心里一沉,到了这个时候,才能觉出来,肉眼凡胎,跟这种身份比起来,有多渺小。

刚想到了这里,那个身影轻而易举掠过,已经无声无息,落到了我身后。

我立刻翻身,直接斩须刀对着他的就斜削过去,可他显然并没有把斩须刀放在眼里,直接闪过,我追过去,蹬上了棺壁,借力凌空翻过,追上了!

可这一瞬,一个东西忽然从头顶落下,猝不及防,重重刮在了我后背上。

“坏了……”

九尾狐的声音忽然扬起:“别让他动你身上的东西!”

我身上的——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龙鳞!

我立刻凌空翻身,想躲过那个东西,可重新落地,背后已经一痛。

后心一凉——衣服被刮破了,龙鳞,恐怕也被刮掉了!

猛然回过头,只听“咯吱……”一声,

这个时候,整个地板爆裂,一道黑气,拔地而起。

祟……

坏了——这本来就是无主祭,刚才那个黑手,故意引我过去,自己没伤我,却引的我被刮掉龙鳞,是要以我的鳞片为媒介做祭祀,那东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