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42章 以身为祭

不光是金龙气,似乎全身的气息,都被抽了出来。

我是知道这东西凶狠,可没想到,连金龙气都能被他给吸了去。

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先把气息给撤回去。

可一抬手,就发现,先前被吸过去的金龙气,好像线团的开头一样,没完没了,把后续的金龙气拽进去。

当机立断,右臂立刻打了左臂一下,金龙气猛然被截断,身体也是一个趔趄,倒退到了后头。

但是那东西可没打算就这么算了,我脚还没站稳,这东西倏然靠近,下一秒,天地整个翻转,眼前溅了数不清的星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它给掼倒,而一道影子,倏然就覆盖到了我眼睛上。

“还给我。”

那声音从之前的混沌,逐渐变的清晰,是说不出的怨毒。

“还给我……”

什么东西?

就在那个东西,即将触碰到我的时候,一阵风似乎是平地卷起,直接把我奔着旁边一拽。

九尾狐。

她还是背对着我,蹲在地上,几乎是兽类进攻的姿势,一身轻盈的绿衣飘然卷起,拂过了我的脸。

“别让这东西碰上你。”

她的声音,越来越娇媚,可也越来越严峻,说着,一只手在自己修长雪白的脖颈上一划:“不然的话,你死都不知道死在哪儿——你还没谢我呢!”

我买来得及。

因为刚才那一瞬,真龙骨上一痛,倏然有了一丝记忆。

关于这个祟的记忆。

那个时候,它似乎被我踏在了脚下。

“叫你,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那声音——凛冽凌厉,睥睨天下,是神君的声音?

一个东西,从一片虚无之中被一只手取了出来。

“成王败寇,这一次,我功败垂成,也就认了,但是你记住,你不会永远在这个位置上——早晚有一天,我叫你万劫不复,跟我今天一样!把你抢走的,全都抢回来!”

他以前,就被我打服过。

那是——怎么回事?

“本尊跟你说话呢!”九尾狐的声音再一次扬起:“你想出法子来了没有?”

我回过神来,只见那道黑影,越拔越高,成了一个人形。

四周围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声响——黄泉碧落木扛不住了,开始绽放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

这东西被叫出来,没有什么东西能镇住他,那他肯定会突破这地方,冲到了外头去。

外面的动静也更大了:“不能为了一个人,让整个三界陪葬!”

“你好好想想!”有个声音大声说道:“真要是把祟放出来,救出李北斗又怎么样——他是能活,可这是他想要的活法吗?整个三界的罪人,没有那么好当!”

这一下,程星河他们显然也没说出话来。

三界的罪人……我自然不想当。

下一瞬,脚底下黑影蒸腾,显然那东西想扑过来把我们给吞噬掉。

我旋过斩须刀去劈——露出了真龙气,就会被直接吞噬,所以没法把真龙气用出来,只能靠着斩须刀自己的锋锐了。

可跟我想的差不多——那东西既然没有实体,斩须刀确实是将那片黑暗一劈为二,可那东西,很快就凝聚回来了。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看得出来,龙棺撑不住多长时间了,关于碧落黄泉木的记忆也逐渐清晰了起来,朦朦胧胧之中,记得江仲离似乎是提起过,如果没有镇物,碧落黄泉木压祟,也就能撑一炷香的时间。

“嘶……”一个角落,响起了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齐雁和?

他也没走——留在这里看热闹?

我一直不明白,他到底图个什么?

“要镇,可就得快点。”齐雁和哪怕到了这个时候,声音也是好整以暇,像是一个事不关己的看客:“这东西一旦出去,外头就全完了,你们大概还记得——上次降服这个东西,花了多大的代价。”

光凭着四相局,也可见一斑。

“压不住就压不住,”九尾狐冷笑了一声:“这东西出去,让三界给咱们陪葬,也挺有面子的。”

齐雁和也笑:“可李北斗,跟你不一样——他不是这种人。”

是啊,我要是有这种人若负我,我必负人的气魄,不至于到了今天。

跟程星河说的一样——我哪怕自己过得不好,也见不得人间疾苦!

“他是哪种人,跟你没关系。”九尾狐侧脸:“横竖,这东西才刚出来一成,离着当初的本事,还差得远。”

我心里悚然一动——都强到了这种程度,才只是一成?

必须得速战速决——不然的话,这东西剩下九成全出来,就麻烦了。

那一大片黑影源源不断,斩须刀只能逼退,却解决不了,这样不是办法。

而周围起了一阵旋风,像是四海八荒,都以面前这个黑影为中心,全部被席卷吸附进来一样!

四相局的力量……

那个身影不光出现了人的轮廓,而且轮廓的边缘,也越来越清晰,俨然,逐渐真的要成为人形了。

九尾狐盯着它的身影:“出来二成了——什么时候五官皮肤都恢复,那……”

就来不及了?

外头的响声也一直没断,程星河他们为了保护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一寻思,吸了口气,忽然对着那个身影就冲了过去。

九尾狐一愣:“你要去送死?”

齐雁和的声音一扬,高兴了起来:“我就知道——他跟前面两次差不多,舍己为人,要去以身为祭了!”

九尾狐转身还要拉我,可我先一步,已经抓到了那个人影的身上。

九尾狐喊了一声什么,两个字,似乎——是我曾经的名字。

可一片风声,似乎将身体给贯穿,我没听见她说的是什么。

一触碰到了那个祟,真龙骨猛然剧痛,好像身上的金龙气一瞬间全部被榨取光了一样,但与此同时,我开始有了新的记忆。

对,其实,我的目的,就是想触碰到了这个东西。

只要能触碰到了它,才会逼着自己,想起来更多关于他的东西。

我触碰的,是它的眼睛。

残存的记忆里,这地方,是它最薄弱的地方——我伤害过的地方。

脑子里面,瞬间就闪过了一道记忆。

我曾经一脚踏在它身上,拿着一把刀,生生的剔出了这个部分。

就跟当初,有人要剔除真龙骨的时候一样。

没错,我是夺取过它身上的东西。

世上有光,就有影,有正就有邪,有神灵,就有邪祟,

这个东西,就是神灵的影子。

它有一切神灵没有的东西,能看到,神灵看不到的东西,能吞噬神灵,把神灵的力量,收为己用。

它不甘心藏在影子里,它想要坐在至高无上,神灵才能坐的位置上。

日月轮转,它想把天地翻转,所以引诱人类来信仰它,充实了自己的力量之后,屠戮神灵,蚕食上天。

因为它的力量日益壮大,九重监发现的时候,已经很难收拾了。

许多被派来对付它的神灵,因为信仰的衰弱——许多人不再信善,而是从掠夺侵略之中得到了好处,成了祟的追随者,给祟提供了远远不断的力量,所以,那些神灵,也被祟给吞噬了。

它的力量越来越强。

能对付它的,三界上下,唯独我。

是我踏破九重云霄,挟持四方雷电,把它踏在足下,处以极刑,叫它永世不得超生。

那个让人怀念的力量,难怪,很多人都怕我。

最重要的是,我还夺取了它身上的某种东西。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

对,我把从它身上夺取的东西——封到了自己身上,真龙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