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043章 震动五岳

下一瞬,我就感觉出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手底下爆发。

“咣”的一声,裹挟风雷之势,对着我就炸了过来,天地似乎都为止一震!

我当机立断,翻身凌空躲过,就觉出那股力量贴着脊背擦过,“哄”的一声,炸到了身后的碧落黄泉木上。

身后的木屑跟雪花一样,猛然飞起,溅了半个棺材,一回头,九尾狐借给我的敏锐视线看出来,棺板上,就是一个大洞,几乎砸穿了棺板的三分之二。

这是——世上最硬的东西,伸手人费了那么大的力量,也只能一点一点磨开,可这个祟,一下就几乎贯穿了!

这种力量,哪怕龙鳞,也挡不住!

刚想到了这里,就觉出后背一阵剧痛——后背的龙鳞,也真的刮伤了一大片,一股暖意弥漫了过来,流血了。

九尾狐盯着我,显然也吃了一惊:“这种送死的法子,倒是也挺新颖——话说回来,你刚才,不是要用身体封他?”

那肯定不是——我又不傻!我是乐意为了保护重要的人舍生忘死,可这一次,我绝不重演上次的悲剧,让亲者痛仇者快。

从景朝国君,借助江夫人的身体成为李北斗,我是来给这几百年,做个了断的。

齐雁和看我竟然能囫囵出来,不由十分失望,叹了口气:“你要镇他,那就得快点——不然等他恢复的更多,你想镇都镇不住了。”

你一个屠神使,这不是你该干的活儿吗?指指点点的,就盼着别人送人头,你落现成的?

“有你这种屠神使……”我看向了他所在的位置,声音凛冽:“九重监不要也罢。”

这一句一出口,齐雁和的声音,顿时就凝住了。

他终于,也有了畏惧。

江辰抓住了机会:“齐大人,你可是亲眼看见了——他已经回来了,有些事儿,越快越好。”

他们最怕的,就是那个神君回来!

因为,他们恐怕,都是那个神君,昔日手底下的人。

齐雁和吸了口气,眼神一沉。

有些事儿?

我心里一清二楚,他们,想拿走我身上的敕神印!

但没容我多想,一又一道风声扬起,对着我就冲了过来,我歪头避开,那个力量追着我就炸,我一只手撑住了棺板,身体凌空一翻,嗤的一声,木屑再次蓬的一声炸起,棺板上,被那个力量,硬是灼出了一道深深的凹痕——比刚才那个洞还深,只差着一层树皮,几乎透到了外头!

外面的声音,一下就更清晰了:“看见了没有?龙棺都裂开了!”

“快快快——绝不能让龙棺出纰漏!”

坏了……

果然,九尾狐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东西,已经恢复三成的能力了!”

这么快?

也对,它被压了这么多年,好比一个堵塞的水池子,猛然疏通,之前压抑的力量,自然就全部被释放出来了!

祟一声冷笑,声音满是嘲讽:“想不到——堂堂神君,现在成了这个软弱的样子,抱头鼠窜,狼狈不堪……你那些雷电呢?你那些震动三川五岳的力量呢?”

我心里大骂,明知故问——八成,神君的那些力量,在雷霆万钧下,转生成景朝国君的时候就没了。

肉眼凡胎,怎么可能驾驭的了那种力量?

更别说——景朝国君也已经君埋地下泥销骨,就剩下我额头上,这仅存的真龙骨。

不过——那个神君,到底什么身份,震动三山五岳的力量?

这不是随便哪个神灵都能做到的。

“尊灵,只管出手吧,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江辰忽然大声说道:“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叫李北斗的普通人——是我们拿了他的鳞,把你召唤出来的。”

我看向了江辰,心里冷笑——他为了取代我,甚至连祟这种东西的人情也要,有什么资格做个吃香火的?

包括那个放出祟来对付我的“大人”,也是一样。

为了我,不惜把这种祸害放出来,把三界置身于险境之中,不配享受三界的朝拜!

江辰本来还是有些希望的,接触到了我的眼神,倏然就有了退缩——像是受到了血脉上的压制。

“哦,”祟似乎也感觉出什么来了,幸灾乐祸:“原来,你现在已经没有神骨了。”

它声音一厉:“我早就告诉你——你是怎么压下我的,总有一天,要你百倍偿还!”

下一瞬,脚底下的棺板,猛然颤动了起来,祟举起了手,一股子极大的力量,对着我就劈了下来。

我一个翻身躲过,反手斩须刀横削,那个力量被斩须刀挡住,一分为二,就连祟,也不由震颤了一下,可我的手倏然一阵剧痛。

虎口上,暖暖就淌了血。

但与此同时,我感觉出来,身后不对。

“小心!”

九尾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可没来得及。

身后一个东西从黑暗之中窜出,我一脚勾起一块板子就拍,那些黑影被瞬间拍散,可身后又是数不清的黑影,一下缠住了我的脚,脑壳咣的一下触地,四肢百骸忽然就跟被贴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

全身的力量,全被黑影吸了进去。

而那个黑色的力量一凝,一股子破风声,对着我的头就下来了——它要取走,被我夺走的那个东西!

就在那个东西再一次要落在我身上的时候,“当”的一声,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原来是九尾狐手一翻,一道橙红色的屏障直接挡在了我面前,冷冷的说道:“这东西,恢复四成了……”

也不愧是九尾狐,不然我脑壳,只怕已经被它给开了!

不行,得赶紧想起来——我身上,是有祟什么东西来着?

那个黑色的力量被九尾狐挡住,祟似乎十分失望,于是下一瞬,整个龙棺,再一次震颤了起来。

九尾狐一转脸,啧了一声。

我心里一沉,我猜出他要干什么了!

果然,“咣”的一声,那股子力量,奔着四面八方,猛然炸开,瞬间,几道子光线,直接就从棺壁上透了进来!

那个力量之下,刚才棺板上被他打出挖坑的地方,彻底破开!

“坏了……”

外头的声音清晰无比的响了起来:“真的开了!”

程星河他们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七星!”

一阵脚步声,奔着这个空洞就冲过来了!

祟就是这个目的——现如今,能站在外头的,都是人间最强大的力量,它就是要把它们给引过来,祟要打破九尾狐的屏障,就非得吸收更大的力量才行!

程星河的脸,第一个到了空洞上:“七星!你没事吧?爹来了!”

棺壁上又是一声巨响,是从外面响起来的——他想破开棺材救我出去!

不光程星河,还有白藿香,老黄……

而那些黑影,跟浸染到了白纸上的墨汁一样,倏然顺着棺壁攀附上去,就要把他们给卷进来!

我立刻吼道:“九尾狐——去护住他们!”

九尾狐看我,跟看傻子一样:“救他们?对面可是祟,护住你就要了亲命了,你以为本尊是千手观音?”

“不用管我!”我厉声说道:“把他们给我保护好!”

九尾狐迟疑了一下,而我接着说道:“我是你的灵主——我命令你!”

九尾狐线条完美的侧脸一咬牙,“啧”了一声,矫捷的身影倏然离我远去,哄的一声,又是一道屏障拔地而起——就在祟的黑影,蔓延到了棺壁上的时候,阻隔在了棺板上,把程星河他们给护住了。

而她看向了我:“说好了——你可千万别死!你就是个火坑,别把本尊连累了!”

对不住你了——从九雷锁大江,跳到了这个坑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