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45章 墙头之草

这是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刚才借助九尾狐的眼睛,确实也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可现如今,这双眼睛苏醒过来,能看到更特殊的东西。

我能看到——这个祟,下一步要抬起右手,还能看到,它的面相,以及未来。

这东西,会爆发出极大的力量,想要吞噬我的真龙气,但是在此之前,它不会让我死,会伸手,取出真龙骨。

而且,那双眼睛还能看到,这地方有一扇小门。

那个小门后面,有一个小小的铜锁,造型像是个富贵花。

只要启动了那个东西,重新镇压祟的机关,就会立刻生效!

可是——那个富贵花上,需要钥匙。

什么钥匙?

真龙穴里还有秘密,跟那个夹层一样,有我尚未想起来的秘密。

祟的面目还没露出来,但是它的动作已经说明了恐惧,跟我以那双眼睛看出来的一样,它猛然抬起了右手,奔着我就冲了过来。

啊,是想抢在我熟悉这双眼睛之前,把它给挖出来。

我对它笑了,抬起了手。

金龙气通过太岁牙,瞬间扩大,在诛邪手上爆发,对着祟的眼睛就抓了过去。

它的弱点,也显而易见,浑身上下,都是强大的邪气,唯独一个地方。

它的眼睛上,有曾经的神君,一刀挖出来的旧伤。

找到了软肋,就好办了。

那一下,我精准的抓在了它右眼下一寸的位置。

跟我想的一样,哪怕祟的全身都跟磁石一样,能吸附其他的力量,但是这个位置,跟一潭死水一样,手所向披靡的伸进去,金龙气全部炸开。

这一瞬间,祟的身体猛然一颤,显然遭受了极大的痛苦——所有的黑影,都跟着一颤!

我凌空转身,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齐雁和的身影凝住,本来已经转了三分之二的身子,重新转了回来,蹲下,凝神看着我。

九尾狐也看见了,声音一提:“你这脑子,好歹还没全丢!”

难怪,这双眼睛是个禁忌——它能帮我,看到我想看的任何东西。

这么逆天的眼睛,难怪神君要把这东西给封住。

只是——祟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自己的能力,勃然大怒:“你抢了我的眼睛……”

不光被抢走,还被拿来对付自己,叫谁不生气!

不过,我已经看出来,这个祟脸上的命数了。

那是一条极不稳定的命气,上不接印堂,下不接地阁,上下浮动。

说明,这一次,它要么顺利逃出生天,要么,就会被重新压在这里,继续不见天日。

看来这双眼睛虽然能预知后事,但要决定后事的,还得靠自己的本事。

我吸了口气,重新抓住了斩须刀。

就在祟重新对着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反手斩断了那一片黑暗——之前,不敢用真龙气,因为真龙气会被缠裹进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祟的眼睛从真龙骨里觉醒,为我所用,我已经能看到,那些黑影之中,其实暗藏着一些缝隙。

好像布的纹理一样,顺着纹理,不光不会被吸附,反而会事半功倍!

果然,真龙气在一片黑暗之中炸开,整个龙棺,全被金龙气照亮,祟忌惮这个光,不由自主就往后一退,而我抓住了这个机会,翻身就护住了江采菱。

江采菱抬头看着我,眼神已经直了:“你……”

“死到临头,穷则生变,”我答道:“全是被逼出来的——你赶紧走。”

可江采菱反手扣住我:“你这么厉害,我更不用走了,这一趟下来,我还有要紧事儿要做。”

要紧事儿?

“什么事儿,比命还要紧?”

江采菱嘴角一勾:“你猜。”

什么时候了,还让我猜?

可她不走,我也没辙,下一秒,数不清的黑暗就对着我们笼罩了过来,但凡一放手,那她跟祟接触上,也得被当场吸干,无异于送入虎口。

我只好把她拉在了身后,劈开黑暗,冲着那个角落就冲。

我倒是要看看,那地方到底有什么。

江采菱觉察到了,抬起手,甩手一件东西挡在了前头。

那像是个丝斗篷。

“刚才进来的时候,一个老头儿给我的。”她没回头:“说可以保平安。”

果然,那片黑气,还真没法穿服那个丝斗篷。

这东西上,也有神气,跟琼星阁里的差不离。

哪个“老头儿”,能给她这么厉害的东西?

十二天阶里的谁?

不过,现如今也顾不上问了,我冲到了角落里,伸手就要把那个角落打开。

可眼角余光,接着祟的眼角就看出来,下一步,祟要炸起那一片黑影,在外面到达角落之前,先把我们给淹没了。

我当机立断,在那片黑影没下来之前,一手劈破,凌空翻身到上头,稳稳落在了一个位置上。

齐雁和躲藏看戏的地方。

其实我心里清楚,齐雁和。

可祟的眼睛看出来——他对我,伸出了手。

果然,脚刚落地,就是一个踉跄,祟的黑影逼过来,险些站不住,可一只手,跟祟眼睛预先看到的一样,立刻伸出来,稳稳拉住了我:“小心小心,跌下去,可不是玩儿的。”

齐雁和。

江采菱也看出来了,不由一愣:“你——为什么帮他?”

他来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帮江辰封住我的。

“这话问的,这么生份。”齐雁和假模假样的皱起了眉头:“神君遇上了麻烦,能不拔刀相助吗?我齐雁和,也是一腔热血为三界。”

江采菱跟看怪物似得看了齐雁和一眼。

我心里却清楚——齐雁和是个墙头草,不帮输家,要帮,也只会帮对自己有好处的人。

他是看出我的能力,看出这一次真龙穴未必能重新压住了我,生怕将来我反手报复,才故意做个人情,拿来当免死金牌。

他很擅长给自己留后路。

我不置可否,这个紧要关头,多一个帮手,算一个帮手,至于以前的账,晚一点再算也不迟。

“你要帮我,就挡住祟。”我转过身,盯着那个角落。

“没问题。”

下一瞬,我跳下去,黑影跟上,齐雁和反手拉出了一道屏障,暂时挡住了祟:“我可能抗不了九尾狐那么久。”

也够了,我靠着这点争取来的时候,伸手就把那扇小门给打开了。

跟我想的一样,里面有富贵花锁。

只是,钥匙在哪里?

一个声音从后头响了起来:“我好像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