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48章 弑亲之人

祟这才知道我要做什么,猛然站起来,翻江倒海一样的黑暗,直接倾泻了下来,带着说都说不出的怒意。

我以前不是背信弃义的人,一直以来,也不屑跟谁尔虞我诈。

不过,人总会变的。

齐雁和瞪大眼睛,“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难得会这么吃惊。

真龙骨被剔除多少次了?

剔除的多了,有经验了——这一次,没有像是刚出生,逃避追杀的时候,那个拦住老头儿的鬼医剔除的那么干净,也没用上次还给江夫人的时候,剔除的那么决绝。

我只剔出了指甲大的一小片,十分之九的真龙骨,依然还在我额头上。

一阵剧痛下,一片暖流顺着脸淌下,可我抬起头,斩须刀上的真龙气,猛然汇聚了起来。

不光金龙气,祟被封在了真龙骨里的祟眼睛,也还在。

江辰睁大了眼睛,他周身,散发出了一股子金气,直接把本身的乌光燎开。

跟上次江夫人把真龙骨嫁接到他身上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他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金色。

那股劈天盖地的黑影坠下,轰的一声,别说龙棺,整个天地,似乎都为止一震。

在这个巨大的力量下,龙棺上头的裂缝,越来越大,“咯吱”一声,就是个分崩离析的动静。

程星河他们本来想找机会进到了龙棺里,可这个力量炸出,外头的人,全部被震出去了老远。

祟拼尽了一切力量,想抓住我,夺回真龙骨。

没有那么容易。

斩须刀上金气炸裂,却跟之前的澄澈金色不同——镀上了一层血红。

“那是……”外头的人惊呼了一声:“那个神君的力量……”

“他,是真的回来了。”

这确实是我从来没用出来过的力量。

金龙气是锐不可当,可这种前所未见的,血红的龙气,凶残暴虐,攫戾执猛——像是能劈破苍穹。

真龙骨虽然一阵剧痛,可我隐约想起来了,这个血色是从哪里来的。

只有弑杀亲人,才会爆发出这么暴戾的力量。

祟身上的黑暗,正在猛烈的凝结,眼看着,他开始有了五官,有了更加接近人的轮廓。

“快点!”九尾狐厉声喊道:“九成了!”

我把江辰推到了龙棺中心,阵法中间的位置,一把抹下了自己的血,盖在了他的额头上。

我的血压住了真龙骨——上次,真龙骨在他额头上,没停留多长时间。

这一次,他已经有了神气,回到了黑龙的时候,加上了我的血,会融合更长时间。

他死死盯着我,忽然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对付我。”

心头一震。

脑海之中,许多记忆同时翻滚了出来。

我用鞭子抽打过他,我用刀子剔除过他的黑鳞。

他恨我,想取代我,总有原因。

他怕我。

天河里,一片澄澈的水被染的鲜红,上面漂浮着触目惊心的黑鳞,一柄利刃从身体里穿过,是他在背后给了我一刀。

我为什么要伤他?

“玄英将君,有一个秘密……”

“他的父亲,是你的父亲……”

江仲离跟我提起过,上一世,也是这样。

那个在草亭子里生下景朝国君的母亲,是从国公府里逃出来的婢女,而玄英将君,是国公府嫡出的世子。

苏寻跟我说过,真龙转世的父亲,不会是普通人。

到底,是他在跟我抢,还是,我在跟他抢?

生生世世,自相残杀,一次又一次。

“弑亲之人,能有多好的下场?你会有报应的。”

他忽然大笑了起来:“这不光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

难不成——剧痛跟记忆一起翻滚了起来,我不是第一次杀他?

祟的眼睛,能看到其他人的结局,却看不到自己的结局。

我已经把他摁在了阵法最中间。

是命,我就认。

整个龙棺爆发出了碎裂的声音,在祟的力量下,撑不住了。

我站起身来,转过斩须刀,抬起头看着越来越强大的祟,那种血红的真龙气,再一次炸起。

以前能把你踩在脚下,现在,就一样能。

风声厉厉,祟的力量,全部奔着我炸过去来,根本退无可退。

身上的金龙鳞滋生了出来,但不过是转瞬之间,“啪”的一声,全部炸开,顺着秽气,楔到了棺板上。

身上一身剧痛,几乎像是被千刀万剐。

可我迎着这个力道,一步也没有退缩。

祟死死盯着我,他的五官越来越清晰,眉目依稀可见。

跟我和江辰相似——带着野心和侵略性,是个英挺的面目。

像是,光和影子的关系一样。

我吸了口气,那股巨大的力量从手头上炸出,一片血红的真龙气,奔着那一片黑暗,直接碾压了下来。

血红的真龙气,裹挟住了黑气,那道刚凝聚出的黑影,瞬间分崩离析!

“江采菱!”

江采菱反应过来,看向了一个位置——似乎,她想起来那个位置有什么了。

之所以只能动一半,是因为,另一半机关,需要另一个人。

江采菱和江采萍,就是这个隐藏机关的钥匙。

下一秒,她奔着那个位置就过去了。

江辰是能跟真龙骨融合,但时间极为短暂——就跟上次,江夫人取走全部真龙骨,嫁接到了他身上的时候一样。

只要能在真龙骨重新从他身上脱落之前,机关启动,江辰的身体会定格住,会代替我,以真龙的身份,重新镇压住祟。

“有人等着你,”江辰嘴角勾起:“兄长。”

他沉到了那一片虚无之中。

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两个字来称呼我。

祟拼尽全力,想重新凝聚起来,可因为血红的龙气,那些黑影四面分散。

整个真龙穴的机关,轰然响起,再一次被启动了——这一次,是全部启动。

它的声音,暴怒,而又难以置信:“你吃了那么多苦,还为那些人卖命……”

因为我和你,不一样。

管那些尖酸刻薄干什么——我不是为了他们才保护三界的。

他们自有后果,也不用我来脏手。

我是为了,那些值得我保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