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49章 你的阶梯

周遭“咣”的一声巨响,四周围的棺材板子,全部裂开,这种血红色的真龙气,比金色的更加锋锐。

整个真龙穴像是起了一阵旋风,所有的黑色秽气,对着这里席卷而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风。

这些旋风里,裹挟着绝望,恐惧,不甘,悔愧,曾经多少命被搭在这里了?

逝者已矣,我能做到的,就是让那些人,不要白死。

祟的身体,在拼命挣扎。

我想起来了,这个祟的来历,似乎是开天辟地的时候,天地之间的浊气形成的。

能吞噬万物为己用,更可怕的,是它能改变人心。

这个东西真的要是出去,三界,果然是要天翻地覆了。

祟的身体残损,想重新凝聚起来,可四相局的机关启动,四相也重新开始运转,巨大的力量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冲了进来,死死的压住了那一大片的黑影。

东方的青色,西方的白色,南方的赤红,北方乌黑,交错汇聚,成了一副前所未见,辉煌灿烂的奇景。

这是真正的,神迹。

祟挣扎着,穷则思变,那一片被血色龙气压住的黑色,四散爆发——想从龙棺上,被它打出来的空洞里钻出去!

四面八方,全是空洞,我立刻掀起血色龙气,阻隔住了一部分,可它的身体四散,我分身乏术,没法全部阻挡!

眼看着,一抹黑气,奔着西边一个小窟窿,就要钻出去。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橙色的屏障忽然炸起,直接挡在了那个位置上。

九尾狐。

“咣”的一声巨响,祟的力量是何等的大,霎时就把那个屏障,撞出了一道蛛网似得裂纹,九尾狐的身体倏然后退,就是一个踉跄,可她屏气凝神,哪怕是出现了裂纹,那道屏障,也坚挺的立在原地!

两道力量这么一撞,势均力敌,祟和九尾狐,各自后退了一步。

九尾狐光洁的脖颈下,就是一道血痕。

九尾狐侧脸看着我,一脸晦气:“跟你结灵——倒了八辈子霉啦!”

我忽然想笑——上次跟我雷祖,也是这么说的。

祟最好的机会,被九尾狐给挡住,只能对着其他的位置冲出去,可前面的孔洞,早就被天师府龙虎山的人给挡住了。

它的身体分散,力量自然也分散了。

而且,它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四个方向来的四道气,越压越死,依稀之中,还能看出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形状。

这个地方,好像就是为了它量身打造的。

它出不去了。

一片黑色像是不肯放弃希望,勉强着还想从龙棺里逃出去,可已经被我一脚踩在了地上。

就跟壁画里,绘制的一模一样。

“哈哈哈……”

忽然祟发出了一阵笑声。

“这个东西,修的不容易,你把我压在了这里——你怎么办?”

我心里忽然一阵发紧。

“他的意思是……”江采菱转过脸来:“这地方,本来就是你回去的阶梯。”

没错,如果这一次重新封上了,那我,怎么回去?

现在的我,只是商店街李北斗——当初万人之上,能号令天下的景朝国君,也是倾尽全部力量,才修建成了四相局,这个机会一旦失去,我是不可能再造第二个四相局的!

“李北斗,你给你自己想想!”江采菱立刻说道:“祟是压下去了,你怎么办?”

九尾狐歪着头看着我,张嘴满不在乎的吐出一口血:“好不容易回到这里,不光是把祟压住,这么简单吧?你要是回不去,那个坑害你的人,可就得偿所愿了……”

是啊,黑手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我回去。

“现在——你把机关重新打开,”祟的声音,跟我之前的声音一样,带着说不出的诱惑性:“还来得及,踩在万龙升天柱上,让四相局成为你的梯子——你不想回到你来的地方吗?”

我当然想。

可如果我回去,是要以其他人的苦难作为代价,那我做不到。

当年那些修建四相局的工匠,那些冤死的大臣,那些长眠在此的四大家族——谁都不能白死。

头顶上医一声叹息。

现如今的五感,已经比九尾狐还要敏锐——我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是安大全发出来的。

听上去,已经十分虚弱。

他作为镇神,也付出了许多。

“快来不及了!”祟的声音一提:“你回不去,就只能做一个凡人——生老病死,样样逃不过,几十年后,灰飞烟灭,谁也不会记得你,连代替你被压在了这里的黑龙都不如!”

如果不能回去,那个黑手的高度,我永远也够不到。

可是……我抬起了头看着祟:“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祟的声音一凝。

我听到了外面机关倾轧的声音,程星河也听见了转脸一看,大声说道:“七星,外面的四个大雕像,已经全部转回来了,这地方,也……”

话音未落,这地方开始了剧烈的颤动。

“七星,赶紧出来!”

我倒是想,可这个时候,七重龙棺轰然倒塌,残损的木料,劈头盖脸就对着我们砸了下来。

身上的龙鳞刚才受到了重创,这才感觉出了一阵剥皮般的剧痛来。

这可是七重碧落黄泉木,压在了这底下,也只好给祟陪葬了。

我立刻对着九尾狐所在的方向喊:“九尾狐?出去!”

可九尾狐答道:“管好你自己吧。”

她的声音,还在原来那个位置上。

她的本事,确实不用我操心,可是——她为什么不动?

我心里一沉,难不成——刚才挡住煞那最后一下,让她也受了重伤?

哪怕是名动天下的九尾狐——她才刚从九雷锁大江里出来!

我立刻奔着九尾狐所在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就把她往外拽,九尾狐转脸瞪着我:“不是让你管好你自己?”

“我是灵主,还是你是灵主?”

九尾狐瞬间就被那个气势给压住,说不出话来了。

“要走一起走。”

我拽住她,奔着一个空洞就冲过去了。

可谁知道,不偏不倚,一大块木板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我们前面,把空洞直接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