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53章 搬到救兵

枯大先生显然有几分不满,却被荣大先生给拦住了:“反正还能多活一阵子——徒弟还能再找。”

枯大先生很不高兴的甩开了荣大先生:“徒弟不是桌椅板凳,是人。”

是人,就有情,哪怕枯大先生这种人。

我看了叶大人一眼,他们自然也是要来找我算账的,可出乎意料之外,我倒是没从他身上,感觉到当初谢长生身上那种戾气。

他对我的态度,比齐雁和还捉摸不定。

说起来,齐雁和呢?

自从进了真龙穴,事情一桩接着一桩,让人觉得疲于奔命,很多重要的事情,都还来不及梳理消化。

卜老人带着我到了一边,低声说道:“我知道,李先生这些年了,受了许多的委屈,已经到了该清账的时候,先恭喜李先生。”

我早就看出来了:“得多谢卜先生。”

卜先生扬起眉头,还是一副狡黠的样子:“谢从何来?”

“狐狸尾巴。”

卜先生一笑,并不意外:“原来李先生早就觉出来了。”

没错,一开始,从灵魁那里拿到了狐狸尾巴,荣老人就交给了我。

当时荣老人只是拿着这个真龙转世的身体来“寄存”,保证狐狸尾巴有一个安全的着落,当时他是请示了卜老人之后,才这么决定的,自然是卜老人的意思。

而我之前靠着狐狸尾巴救了几次命,算不过来,单说这一次——那个幕后黑手,跟阴间主人借来了九玄重钉,是能锁住龙气的,要不是有狐狸尾巴上的妖气,我什么结灵术也用不出来。

更何况,就因为有了狐狸尾巴和万行乾坤,才能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九尾狐。

卜老人明面上,镇压了九尾狐,其实暗地里,已经安排好了怎么放九尾狐自由了。

一开始,他就安排好了事情的走向。

我低声说道:“佩服。”

卜老人一笑:“不不不,可不能算是我安排的,你知道我的能力——我这只不过,是顺应天意。”

卜老人,能预知一切。

我吸了口气,看向了卜老人:“我心里都明白——多谢。”

这件事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越是能看穿未来的,越不能泄露天机,千眼玄武就是一个例子,卜老人有这种本领,也绝不可能轻易使用,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找你,可不为了你谢我,”卜老人眯着眼睛。

“我知道,”我答道:“您是真正的,为了三界众生。”

他做这一切,应该就是为了防止祟真的泄露出来,就因为我和幕后黑手的相争,导致三界重新水深火热。

不愧是三清老人,不愧是天师府。

卜老人一笑,转而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不用我说,李先生也知道,现如今李先生已经把该走的路,都走了一遍,大概只剩下最后一步了,这一步,李先生万万小心,我只能送李先生四个字,喜木,忌水。”

我点了点头:“记住了。”

其实,我想问卜老人的有很多——我三舅姥爷还有救吗?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我和潇湘河洛之间,到底是什么恩怨,当初螭龙顶罪,沙漠坠龙,又是为了什么?

可我心里清楚,这些事情,只能我自己找——问卜老人,只会把他也缠裹进了这个因果之中。

这对一个一心挂在三界平安上的老人来说,太不公了。

横竖,这是最后一步了。

卜老人转脸看着真龙穴,叹息了一声:“可惜了。”

是啊,这个地方当初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那么多人的人生,埋葬了那么多的恩恩怨怨。

如今,龙棺已经整个坍塌,这地方,接近一片废墟。

这个升天的阶梯,终究是折断了。

不过,一阵风不知道从哪里灌入,把衣服和头发全部吹起,我吸了口气,四相局终究发挥了功效,三界依然还是平安的,景朝国君,这么大的力气,没有白费。

剩下的那些秘密……我转过了脸,看到了藏在暗处的江瘸子。

他这一次,终于不打算走了,他自己也知道,欠我一个交代。

卜老人接着说道:“能拦住你的,已经不多了,只不过,你身上牵涉的因果,实在过于巨大,剩下几步,更是危机重重,祝你此去,凯旋而归。”

“谢谢。”

一切皆为天命,失去,获取,也全是天命。

叶大人咳嗽了一声:“李先生,话说的够多了,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也不大好。”

而这个时候,程星河摸出了一个东西,在他面前晃了晃:“你见过这个吗?”

叶大人看向了程星河手里,镜片后的眼睛瞬间一亮:“这是——所谓的游戏机?”

程星河那个不知道几手的旧货。

啊,对了,听说叶大人,最喜欢人间的东西。

“你要是这一次放七星一马,这玩意儿我送给你,”程星河摆了摆:“这是我们人类智慧的最高结晶,多少人,有了这个,神仙都不换。”

哑巴兰也凑了过来,一听这个露出满脸问号:“你管这个叫人类智慧最高结晶……”

话没说完,脑袋就被程星河推开了。

叶大人眼睛一亮,可后头的仙官伸手就拉他:“叶大人,咱们九重监,可有九重监的职责,您可别跟前几次一样……”

叶大人眼里的光一熄,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旧事莫重提,咱们的规矩,我还是懂的。”

可说是这么说,他耳朵微微一动,也在听游戏机里超级玛丽顶蘑菇的声音,显然极感兴趣。

但一看我过来,立刻摆正了脸色,闲适的看着我:“这一次的事情,咱们得好好细算……”

结果刚说到了这里,有人来报信儿:“有一位姓李的城隍来了,说是有要事求见。”

叶大人一皱眉头:“该不会是——三脚鸟那个?”

“还能有谁呢!”

“他也掺和进来了……”叶大人想了想:“先见见他。”

姓李的——我忽然想起来了,李茂昌是说过,江夫人那个家族叫窥天神测,出了一个首席天师,还出过一个大城隍。

我因为割舍不掉的血缘关系,也被他们认成是家族成员,不过,那两位李家杰出人才,辈分貌似比我还低。

这个时候,一个天阶冷笑了一声:“我们老板出马,事情妥了。”

老板——说话的,就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北派大先生。

这个大先生不笑还好,一笑起来,满口的锯齿牙,看上去森森可怖。

“老王,可多谢你了,”池老怪物也来了精神:“这个救兵,是你搬来的?”

“那是自然。”被称为老王的北派大先生答道:“不过,我们老板,早就知道这件事儿了——都是亲戚嘛。”

我则趁着这个机会,看向了在场的人,尤其——是老头儿。

老头儿被安置在了一个板子上,表情还是跟在贵妃榻上没区别,似乎下一秒还能哼唱出个“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

心里猛然一痛。

苏寻和哑巴兰浑身是伤,但蹲在一起,犹如一对看门石兽,笑的倒是挺灿烂的。

杜蘅芷还没醒过来,许多熟悉的人,都还躺在地上。

“门主。”师父蹲在一边,也在抽烟,对我摆了摆手:“大家都没什么大事儿,你且放心。”

可师父一张嘴,我心里也是一沉。

他嘴里,掉了两个门牙,说话开始漏风,一条胳膊垂下去,显然是折了。

那么惜命的师父……

老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过,生人气还在。

师父奔着老头儿所在的位置点了点头:“快过去吧——那一位,可等了你挺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