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58章 惊天之计

到了真凤凰命降世的那个时间,江瘸子果然找到了进四相局的线索,厌胜门老二,也确实靠着预知梦,得知了江瘸子的事情,前来抢夺开局钥匙,而十二天阶,和四大家族也都牵扯进来了。

最终,四相局被打开了,江天带着真凤凰命江夫人进来了,景朝国君,靠着江夫人的身体,成了现在这个李北斗。

每个人,全是棋子。

在场的,全是聪明人,可包括师父在内,每一个人,都如遭雷击。

四相局,不光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局,这里面,还包括着,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计谋。

师父张大了嘴,漏风的牙露出来,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极为悲凉:“这么说——我们厌胜,也只不过是……”

“成大事者,必然要有所取舍,”江瘸子淡淡的说道:“万人之上,之所以站的那么高,只有一个原因。”

我心头一震。

是因为——踩在了其他人的尸身上。

有句话,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在他看来,这些厌胜门的后代,和所有四相局后代,都不过是小节而已。

这一切,就一个目的——把景朝国君,从四相局的镇压之中,放出来。

程星河转脸看着我,像是第一次认识我。

我心里一窒,四大家族和厌胜门追寻了这么久的真相,归根结底——是落在了我自己身上。

江家二叔就更别提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浑身发抖。

每个人其实都是棋子,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真相。

江年大口呼吸,蹲在了地上,眼里露出了恐惧。

秀女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事情还是不大对劲儿——改局和破局,这两件,本身就是矛盾的,既然要破局,当初,又为什么要改局?”

“就是啊……”乌鸡也反应过来了:“又是骑龙葬,又是滴水石,花了这么大代价来重新开局,那相比之下,他一开始不要改局了,直接把国君送回去不就行了?”

“没错。”不少人应和了起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既然几百年之后,他拼尽全力的破局,只能说明,当初的改局,是迫不得已。

我看向了江瘸子:“那个时候,景朝国君,是不是非死不可?”

江瘸子转脸看我,并不意外,而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乌鸡忍不住了:“四相局耗费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国君已经走到最后一步,就差踩着万龙升天柱归位了,怎么就非死不可了?”

我环顾着整个真龙穴:“这恐怕,要从祟和荧惑守心开始说起了。”

是有极高权威的谁,想让景朝国君,不得超生。

江瘸子答道:“没错,那个荧惑守心,绝非偶然,国君以前,得罪过不能得罪的存在——那个星相,就是为国君而来的天罚。”

以前,也就是——那条真正的五爪金龙。

真龙骨里的记忆,苏醒的差不多了。

提着斩须刀,请凌尘仙长来杀我的人,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

真龙骨被剔除了之后,景朝国君跟以前的我一样,成了一个普通人。

有好处,就是消除了神气,追兵发现不了他。

也没好处,没了真龙骨,他也就没有那个起风乘雷的能力,忘记曾经的一切,甚至,他的来处。

景朝国君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拯救乱世万民。

我记得,那一年大旱,国君只是个小孩儿。

庄稼地里,连稗草都被抢夺一空,田埂上有个跟国君差不多大的小孩儿,瘦的肋骨全翻了出来。

他蹒跚着过了干涸的水田,水田头来了几个男人,一升米,买一个人。

那个小孩儿是国君的朋友,国君问他去哪儿?

他说,我去个好地方,以后不用挨饿了。

国君高兴,说我也来。

“你别来!”小孩儿对国君笑:“人够了。”

其他小孩儿说那个瘦小孩儿不够意思,有好事儿,不拉兄弟一把,把国君拉走了,去刨大户人家的老鼠洞,有粮。

国君回头,看到那个小孩儿小心翼翼的抱着一升米,给了自己的娘和弟弟,掸了掸衣服,跟上了那几个大汉。

“那不是收两脚羊肉的吗?”

几个大人路过,叹气:“可惜了,才七岁。”

国君心里猛然一窒,两脚羊,是人。

小孩儿不用挨饿,是因为他挨不了了——那几个大汉,收人,是为了人那几十斤的肉,他用自己换了粮。

国君追回去,追不到了,想起那个笑容,心里明白,那个小孩儿未必是不知道。

可世上,总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国君盯着另一头的高门,小伙伴们挖出了一个鼠洞,里面有一升小米。

有钱人家的老鼠,都买得起一条人命。

国君觉得这个世道不对。

再后来,有逃兵,抢夺本地的少女——那个少女,已经定了人家了。

已经成为少年的国君阻拦,逃兵叱骂他多管闲事,要把他也砍倒,可大部分人,敢怒不敢言,谁会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姑娘,送了自己的命?

每个人都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鬼,眼里没光。

因为祟的影响,人不再像是人。

国君认定,这个世道得有人改变——没有别人,自己来。

他大喝了一声,反手对着那些逃兵冲了过去。

那些逃兵不知道为什么,全被震慑住了。

在他的带领下,身后麻木不仁的人,忽然像是见到了燎原的第一颗星火,呼啦啦全起来了。

有亮光,就有方向。

那些人跟着他,打败了溃兵。

那个时候,有一种突如其来的记忆——自己,似乎就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

要把这个世道的阴霾撕开,让光照进来。

他就这样,一路逆流而上,坐在了最高的位置上。

他想起了那个目的——改了这个世道。

他也终于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来处。

地上的事情做完了,他得回去。

完成这个目的,非四相局不可。

后来虽然遇上了不少的艰险,但四相局终于建立起来了,祟也终于镇压下去了。

可这个时候,出现了荧惑守心。

这个星相一出,是天罚的意思,国君要么以身赎罪,要么,把罪过推在了别人身上,牺牲其他人。

说好了,是假死的……

可江仲离只留下了一句:“剩下的,交给我。”

就把他困在了棺材里。

难不成,这件事情的真相,景朝国君都不知道?

我看向了江瘸子:“玄英将君和谢长生,当时跟你说了什么?”

江瘸子答道:“国君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

除非,玄英将君和谢长生,想让江仲离改局,把我镇压在四相局里,永世不得超生。

江仲离未必答应,他们应该,以某种东西,威胁了江仲离,让他不得不答应。

他盯着我,答道:““荧惑守心”的灾祸,是上头下的,四相局挡不住,我知道玄英将君和谢长生的意思——要趁着你还没借助四相局归位之前,利用荧惑守心把你给除掉。”

荧惑守心,要么害君主,要么害百姓,景朝国君,一定会选择牺牲自己。

比起白白让国君牺牲——江仲离既骗了国君,也骗了玄英将君。

他答应了玄英将君害死国君,所以改局,又骗国君假死,其实,是在改局之后的四相局里动了手脚,让国君留下一息星火,等在几百年后真凤凰命现世之后,重见天日!

“这件事情,不能泄露出来,除了你和监工的夏季常,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我盯着他:“包括国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