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61章 成全自己

可话说到了这里,真龙骨又是一阵剧痛。

我记得,这是真龙骨里埋的最深,最不愿意回想起的记忆。

这一次,痛的急而锋锐,我大口呼吸了起来,想把这个痛感给压住,程星河一把扶住了我:“你有伤,先缓一缓——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真龙骨,又被削掉了一层。

不过,能把祟给压住,也值。

而且,这个最不想面对的,到时候了。

江瘸子看着我,眼神一暗:“你得,先让龙骨长全,咱们再做这最后一步。”

是啊,这是棋局最后一步了。

五爪金龙为什么坠落,螭龙为什么顶罪,阿满和九尾狐,为什么被贬谪?

九尾狐,已经到了身边了。

答案就在眼前了。

还想说话,可真龙骨这一次的痛,就是停不下来!

白藿香早冲上来了,一张药巾糊在了我额头上:“都让开,还有什么事儿,等他恢复好了再说!”

视线被挡住,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想起来,小时候最怕吃药,可现如今,药味闻着,只觉得温暖又安心。

而这个时候,我听得出来,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这种空灵,是我得到了血色的真龙气之后才感觉出来的——叶大人他们。

白藿香一点犹豫都没有,转身就挡在了我面前。

周围空气也瞬间凝重,虽然隔着药巾没看到,但观云听雷法也知道,许多人,陆陆续续,围在了我前面。

叶大人的声音和缓的响了起来:“九重监已经把事情调查的差不多了,这件事儿闹的不小,四相局变动,祟重新出现,都是因为骑龙葬,惊动了上头,无论如何,也得给上头个交代……有些事儿,还得细审,李北斗,江仲离,你得跟我们走一趟——当然了,还有九尾狐,身负天罚,竟敢擅出,该当何罪?”

九尾狐冷哼了一声,像是根本没把叶大人放在眼里。

乌鸡倒是高兴了起来:“也好,我师父,是应该上去要个说法,万龙升天柱没了,这个阶梯来的及时!”

我心里却清楚,哪儿有那么简单?

黑手就是上头一个位高权重的。

我这一去,又是前往九重监,到了黑手的地头,恐怕就是赶赴鸿门宴。

不过,乌鸡说的对,风险虽然大,这是个机会。

可这一瞬,一个东西在我手心里搔了一下。

轻灵,柔和,似曾相识——九尾狐的尾巴!

那个尾巴稍在手心里划出了两个字:“不去”。

我心头一震。

不去——这可是上头的九重监!

哪怕这一次能逃出去,可三界之中,哪儿还有其他容身之处?

我没什么,可我不想连累身边的人,成了过街老鼠。

“我是可以跟你们走,”这个时候,江瘸子的声音响了起来:“骑龙葬是我下的,真龙穴是我打开的,四相局的变动,也是我引起来的,唯独有件事情不明白。”

叶大人似乎对江瘸子的认罪态度很满意:“说。”

“这件事儿,跟李北斗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关系,为什么要他上九重监?”

江瘸子的声音,掷地有声!

叶大人声音一凝。

“没错,李北斗不过是被江瘸子给利用了,从头到尾,他做什么了?”

一个没听过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像,是龙虎山的伸手人之一。

他们,一心都是三界的安稳,现如今,我是三界的不稳定因素,可他们——也在帮我?

“没错。”其他声音也陆陆续续的响了起来:“九重监是上头的仙官,更应该明辨是非黑白,不要授人以柄,坏了名声!”

“叶大人明镜高悬,总不能折在这件事上头。”

能站在这里的,都是处于人间最高处的,上头的力量来源于信仰,而眼下这些人,偏偏是最能决定人间信仰的势力!

叶大人声音一提:“胡闹!你们那儿来的胆子——敢质疑九重监?”

“可我们,愿意以身作保,”几个声音却毋庸置疑:“李北斗,不该被抓上九重监!”

我心里猛然一热——他们,都这么信得过我?

“好!”程星河高兴起来,拉了我一把:“你老说,种善因得善果——这一次,还真应验了,感情你之前干的那些费力不讨好的蠢事儿,是他娘搞投资呢?值!”

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显然是叶大人那个方向来的,他怕是动了气。

可在那个泰山压顶一样的气势下,护在我身前的人,岿然不动!

“算啦,早就跟你说过,”一个十分清越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老叶,我们李家出来的,都是不好啃的骨头。”

这个声音我没听过,但是,有异常的亲切感。

我们李家?

“老板!”北派大先生的声音高兴的响了起来:“你可算是来啦!我还以为,这次……”

北派大先生感情丰富,竟然带了点哭腔。

老板——我心里一震,这个,是李茂昌跟我提起来的那个“千树哥”,窥天神测李家的大城隍?

那清越的声音答道:“王德光,你吃苦了,死鱼眼叽叽歪歪,给了老……我一堆东西让我干,这次四相局的事儿终于浮出水面,我丢下那些屁事,全不管啦。”

叶大人咳嗽了起来:“你管苍生,叫屁事?”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丢下,那陆先生……”听着北派大先生的口气,那位陆先生似乎十分可怕,像是个洪水猛兽。

“管他呢,被老……我关茅房了。”清越的声音不以为意:“都说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说着,那声音像是对着我:“表叔公好——哎,不要撩开药巾,因为某种原因,咱们不能见面。”

我记得,神灵是不能见尘世之中的亲人的。

他是,活人城隍。

不过,这个表叔公喊的我也是十分别扭,首席天师李茂昌跟他叫哥,那他比李茂昌还大。

程星河一吸气:“妈耶,首席天师和大城隍是你晚辈——这什么家庭啊?”

这是借了江夫人的光。

我想起了江夫人,心就沉下去了:“也许,我没资格当你们李家人……”

“那怎么没资格?”李千树的声音一提:“血脉至亲,谁也改不了——不瞒表叔公说,咱们李家的坟地,都因为您的缘故让人刨了。”

还有这事儿?

“算了,都是细节,不提了。”那个声音靠近,接着低声说道:“我过来,跟表叔公说一声——这件事情的牵扯,实在是太大,这一次,绝对不要去九重监,不然……”

哪怕是神灵,也不能轻易泄露天机。

看来,九重监还真有什么等着我呢。

“多谢你。”我吸了口气:“可这件事儿,得有个交代。”

“是得有个交代。”江瘸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还伴随着掸衣服的声音:“我去。”

我终于知道,这一次,他为什么不跟之前一样,躲避离开了。

不光是因为真龙骨终于长成了,他是知道上头不会无视这件事,下定了决心,要来来顶这个罪!

他为我做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抓过去!

而江瘸子的声音也在我耳边靠近:“国君,这条路,是臣下自己选的,臣下大胆,拿着以前的功劳,换一件事儿——请国君务必答应。”

“你说。”

能为你做到的,我自然要做到。

“请国君,斩断一切阻碍,继续往前走!”

我心里猛然一动。

江瘸子的声音,从容的像是准备了很久:“臣下付出这么多,就为了国君平安,为了国君能做到想做的事。成全国君,就是成全臣下自己。”

“不行。”我声音一厉:“这是命令。”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下面的路,我带你一起走!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现在,轮到我了。

可江瘸子声音一低:“还有一事,国君听臣下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