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64章 灵骨为祭

江采菱本来不爱理她,可江采萍拿出了一样东西:“咱们两个捉迷藏,我藏你捉,你捉住我,这个给你。”

那是江采菱一直想要的那串琉璃白玉铃。

不就是玩儿个游戏吗?谁怕谁呢?

江采菱答应了下来,先说好了——要是说话不算数,活不到院子里那棵桃树,结果子的时候。

江采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江采萍蒙上眼睛数数,江采菱高兴的去找地方躲藏,她看见了一个枯井。

要是藏在枯井里,江采萍肯定找不到!

不过,怎么爬上来呢?

她探出身想看,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身后就有一双手,把她直接给推下去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跌到了井底下。

她站起来要呼救,可惊恐的看着一块大石头,压在了井口,挡住了全部的光。

光线消失的时候,她只听见了一个动静——那串琉璃白玉铃的响声。

是江采萍把她推下去的!

她挣扎着就想上去,可这个枯井的井壁全是苔藓,极为湿滑,她拼尽全力,也上不去!

枯井有潮气,所以有许多喜欢阴暗潮湿的东西。

四周围,都是绿幽幽的眼睛。

许多小爪子,往她身上抓!

她把那些不知名的东西摔成了肉泥,四周围全是腥臊的气息,她冲着上头就喊:“死妖女!你放我出来!”

可这地方,本来就荒凉,现如今又被石头给盖住,她的声音传到外头,估摸着比蚊蝇的声音还小。

她声嘶力竭,继续叫。

一开始,她是愤懑的,自己上了那个死妖女的当!那个死妖女,现在肯定在外头笑呢。

等上去,跟她没完!

可时间再长一点,那块石头却一直没有被人移动的迹象。

她的嗓子,也逐渐叫不出声音来了。

她开始抓了井底的石头子,往上头扔,一开始,能在封井口的大石头上砸出点动静来,可时间长了,石子抛不上去了——她没有力气了。

而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什么庆典。

她似乎,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紧接着,有声音靠近,她精神一震——来找她了!

但没想到,江采萍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里我找了,没有。”

“国师说,现在很要紧,非得找她不可!”

“谁知道她上哪儿去了,我去吧。”

江采萍的声音,还是一样,甜美又柔和。

她想起来,国师曾经说过,她和江采萍,是关于三界的,很重要的存在。

周围那些绿幽幽的眼睛,再一次围了上来。

她想赶,可也没力气了。

那些东西围绕到了她附近,越来越近,像是,要啃啮过来。

一股恐惧弥漫到了她的心头。

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有了一种感觉——江采萍,不来了。

她要把自己,丢在这个地方,等死!

这地方极黑,黑的没有一丝希望。

要是死,她为什么不痛痛快快给自己一刀?

那些绿幽幽的眼睛靠近,肌肤上一片麻痒,这种死法——太可怕了。

哪怕到了现在,江采菱一提起了自己当年那个回忆,脸色还是惨白,额头上还会淌下汗水。

白藿香忍不住蹲下,给她一片药巾:“你歇一歇再说。”

江采萍接过药巾,却摇摇头。

在井底看不到日月轮转,她不知道自己在底下呆了多少天。

只记得,石头被掀开了,光照了进来。

她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江采萍——她得让她,也知道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

可被人按住了。

她脑子里只有江采萍,根本没心情去感谢救了自己的人,挣扎出去,撞到了窗棱,她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摆渡门。

她回头问把自己救上来的人:“江采萍呢?”

“死了。”

她脑子里白了。

“怎么死的?”

“你还是别知道的那么清楚了——国师的府邸,起了大火,什么也没留下。”

“那不可能!”她大声说道:“国师是什么人,他神机妙算,前五百年,后五百年,没有他不知道的,他能让自己的府邸起火?”

“不信,你可以去看——不过,得把伤养好了。”那人看着她,眼神温和,却藏着点怜悯:“只要活着,能做的就有很多。”

江采菱大口喘气。

救她的,是摆渡门一个有身份的人,她问自己是怎么来的,那人回答,是你命不该绝。

伤好了,她要下摆渡门,那人说,你随时可以回来。

她望着那个初见之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缘分。”

“什么缘分?”

那人没回答。

她下了摆渡门的山。

凭着记忆,跌跌撞撞的到了地方,她几乎疑心自己记错了。

松柏和何首乌还在,可它们,不再跟以前一样井然有序,而是攀附在了一片残垣断壁上。

这地方,成了一片废墟。

她去找,什么也找不到,哪怕那口井,也已经消失了。

这种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的感觉,简直跟烂柯人的故事一样。

她四处打听,知道景朝已经易主,国师跟着国君殉国,这个天下,换了一个名字。

而这一切,跟四相局和真龙穴有关系。

有人说,国师带着江采萍,去了真龙穴。

真龙穴——为什么,不带我?

她盯着这个荒芜的人间,忽然浑身发冷。

她被姐姐抛弃,被国师抛弃,被这个人间抛弃了。

偌大天下,无处可去。

那个人忽然又出现了:“跟我回摆渡门吧——摆渡门的明灯,万年不灭。”

她想起了人间的黑夜,忽然一个寒噤,是啊,这是唯一的选择了。

这个怕黑的恐惧,是个解不开的心结,她永远也克服不了。

“我想把自己治好。”

“心病还须心药医……”那人说道:“也许,真龙穴重新打开之后,你的心结也打开了。”

“怎么打?”

“真龙穴里,你会遇上一个你想见的人,得到你想知道的答案。”

既然如此,她要找到真龙穴,找到国师,找到——当年的一切。

就这样,她找了很久,久的自己都忘了多长时间。

她觉得,自己要找的,是国师。

国师不会就这么死了,国师不会抛弃她的。

也许,国师也只是被困住了。

慢慢的,她发现,自己有了摆渡门的仙气,也获取了长生。

这些年,她做到了很多事情,一想到自己能做到,江采萍却什么都没有,她高兴的不得了。

可真龙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找来找去,就过去了几百年。

而她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再一次见到了江采萍!

江采萍,成了鬼仙,跟小时候一样,还是比她强。

她忍受不住,想方设法,要报这个仇。

打不过,怎么打?对了——真龙穴。

据说,真龙穴里,藏着极大的力量。甚至,能让人成仙。

如果进了真龙穴,自己就会变得更强大,打江采萍一个魂飞魄散!

这肯定,就是那个人当初跟她说的答案。

她找金杯,定穴位,到了今天。

她看向了薄如蝉翼的江采萍。

哑巴兰吸了口气:“哥,这江采萍平时看着温柔和顺,是这样的人?”

“你傻啊!”程星河一把推开了他的脑袋:“江采萍去压井口,八成,有其他原因,比如……”

他看向了我。

我也早听明白了。

比如——那个灵骨祭。

她们俩,跟赤玲一样,是阴生子,而且是更难得的,带着灵骨的双生。

做四相局这个大阵法的不二人选。

江仲离当初养大她们俩,说是对三界至关重要,也只有这一个原因。

要她们俩,来做灵骨祭,启动四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