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065章 一丝龙气

所以,龙棺之中那个机关,只有她们俩,能够启动。

现在听上去,江采萍为了嫉妒,推了江采菱下井,导致她自己成了灵骨祭。

可她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对江采菱说了那么一句——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江采菱是听了那句话,才明白过来的。

做了灵骨祭,永世入不得轮回,无法超生,所以,江采萍才靠着激活四相局的力量,成了鬼仙。

江采萍为了让江采菱能活下去,才把她推到了井里,自己去当了灵骨祭。

江采菱盯着江采萍脖子上的痕迹,笑了起来:“什么事情,她都要抢着做——她算是得偿心愿了。”

可她的眼睛里,滚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这么说来……”哑巴兰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个枯井,是唯一能藏江采菱的地方,而后来那个摆渡门的人,说什么受人之托,什么有缘,难道,是江采萍之前安排的,就为了在她牺牲之后,救出江采菱?”

程星河看哑巴兰张嘴,一只手习惯性已经悬挂在了哑巴兰头顶要打他,可听了这话,一怔,放下来,跟摸狗一样安抚了一下哑巴兰柔顺的头发:“你最近是不是吃了挺多的核桃?脑子补的还算是到位。”

而那个摆渡门的人,也只能是夏季常了。

托付他的,未必只有江采萍,江仲离的头脑,不可能不知道。

为了四相局,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人了——也许,他改变了心意,少死一个,算一个。

可想而知,真龙穴被江采萍作为灵骨祭启动了之后,失去了生命,成了鬼仙,被厌胜门认定是立了大功,封成了圣女。

江采菱跟江采萍是双胞胎,双胞胎往往是由无法解释的心电感应的。

江采菱在井底的恐惧,江采萍躺在祭祀台上流光最后一滴血的恐惧。

恐怕,那个时候是交织在一起的。

再后来,江采萍被送到了朱雀局。

江仲离怕是一早就知道,她能帮上我的大忙。

为了我,全是为了我。

我蹲下,握住了江采萍的手。

她看上去,也深恨江采菱,欺负江采菱的事,也不像是假的,前些日子,口口声声说要杀了江采菱,现今想来,也只是过过嘴瘾。

是因为,她早知道,江仲离在私底下,偏宠那个“蠢笨”的妹妹?

这些,等她醒了,愿意说再说,最重要的是,她一定得醒过来。

江采菱看向了白藿香,十分艰难才吐出一句:“她……还有救没有?”

因为很怕听到让人恐惧的答案,她一直没敢问。

白藿香吸了口气:“难说。这也多亏是在真龙穴里,有真龙穴强大的力量,要是在外头,怕是早就——我已经给她稳住魂魄了,多在这里停留一会儿,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

我也希望。

白藿香帮她安灵,我却看出来,江采萍的面相上,气色越来越衰弱了,简直,被日光晒褪色的老照片一样。

心里猛然一揪,这样不行。

她的魂魄,马上就要散开了!

可这已经是世上灵气最强大的地方了,没谁能想出更好的法子。

江采菱也看出来了,忽然一把抓住了我:“你想想法子啊!”

白藿香拉住她:“法子我来想——他身上也有伤!”

我当然要想出法子来——刚才就已经在想了。

这一低头,我就发现,自己看到了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江采萍的魂魄,跟拼图一样,逐渐向外扩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冲淡了。

如果,能把魂魄重新聚集起来……

我倏然想起来了。

蹲在了地上,一把抓住了江采萍的手。

程星河一愣:“七星,你干什么?你不是不知道,你的气这么强大……”

太过强大,是会把弱小的魂魄冲散。

但是……我屏息凝神,用上了之前从安大全那里学会的法子。

把气——化无形为有形。

然后,融会贯通!

把我的真龙气,转到了她身上。

“这样不行!”老黄一步迈过来:“北斗小兄弟,我知道你是想救她,可是,这种法子,适得其反……”

何有深却一把拉住他:“放着不管,也是会逐渐消散,有区别吗?”

白藿香也说道:“没错,让他试试!他,什么都能做到。”

老黄一下梗住了。

我什么也没想,只把气息凝结汇聚,灌到了江采萍身上——好比,把气息凝聚成线,将她的魂魄,重新汇在一起!

血色的龙气亮起。

所有的人,全被那个气息震慑住了。

我知道这个颜色——代表凶残和凌虐。

就在那一抹血色汇聚到了江采萍身上的时候,她的身体,跟浸入到了水里的画一样,最后一丝颜色也没有了。

我心里猛然一沉。

“坏了……”哑巴兰眼圈再一次红了:“江采萍也……”

江采菱屏住了呼吸,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

“姐!”

这一声,撕心裂肺。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叫酸了鼻子。

来不及了?

白藿香拉住了我:“你别难受,这不是咱们能主宰的……你已经尽力了!”

脑海之中,恍然想起来了江采萍跟我说过的许多话:“相公,其他的不用想,有妾呢。”

“相公,妾上次就看见这个衣服好看,相公穿上,更英俊啦!”

“相公,好好活着!”

心像是被人生剜下去了一块,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给你做!

可这一瞬,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你们,快看!”

我立刻抬起头,瞬时愣住了。

只见江采萍淡薄的身体,倏然笼罩上了一层金气!

她的魂魄,重新聚拢,而且,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真龙气……”

何有深叹了口气:“这个鬼仙,因祸得福啊!”

果然,江采萍的身体凝聚起来,气息上,夹杂了一丝金气,比以前,更强大!

江采菱直了眼。

我一颗心,这才落下去——失而复得,简直比新得到什么,还让人兴奋!

看来,是她命不该绝——上次水天王救我的时候,也是用了相似的法子。

“太好了!”

周围程星河他们,一片欢呼。

我忽然想起来,江瘸子走的时候,并没有跟我提起这两个姑娘的事情。

哪怕,一句“帮我照顾好她们。”

为什么,漠不关心?不,不对——他是觉得,这两个姑娘,在这几百年的光阴里,已经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江采菱一把拉住了江采萍:“你这个死妖女,我……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可没想到,江采萍盯着她,眼睛一闪而过,就是陌生:“你是……”

她的魂魄,之前被江辰抽走了一丝,现在,还没回来。

江采菱眼神一凝:“你……”

白藿香摇摇头:“那个魂魄被扣住了,除非,找打那个残魂,可是……”

可是,抽走她魂魄的江辰已经被压到了真龙穴里,替我镇压祟,再也问不出来了。

我想了想:“有个人也许能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