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2066章 观看星轨

白藿香看着我,也反应过来了:“白九藤?”

虽然白九藤贪生怕死,可哪怕江长寿和黄二白也说过,他是现在最厉害的鬼医,据说连神灵都能医治。

如果连白藿香都无能为力,白九藤怕是唯一的希望了。

说话间,江采菱和江采萍你看我,我看你,空气重新紧张了起来。

江采菱:“你是真忘了?不是为了撒娇,让李北斗多关心你?做了妾,还一肚子花花肠子,搁在以前,要被大房用烙铁烙的。”

江采萍看着江采菱,目光懵懂:“妾……”

但她指着我,眼神坦然:“他会保护我的。”

江采菱一下炸了毛:“你看见没有,还说什么她没了魂——她肯定是装的!从小到大,她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可江采萍盯着她,忽然抬起手,就要打她。

江采菱翻身越过,眼里有了凶光:“怎么样——她哪儿有什么人心?”

“说不出来为什么……”江采萍缓缓说道:“看见你,我就想打。”

江采菱气急指着我:“你不是爱惜他妈?你打我一下,我打他两下!”

江采萍平和的说道:“你若是打他两下,我便打你四下。”

白藿香眼圈还没红完,忍不住又笑了。

有的人,哪怕一母同胞,也还是相生相克。

江采萍确实不是装的,有些反应,简直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你先别管别人了,看看你自己。”

这一下,我才觉出疼来。

一低头,浑身血迹斑驳,也像是刚受完了一场凌迟。

血一片一片洇湿,因为祟的气息极为强大,又沾染着秽气,没能跟之前一样迅速恢复。

白藿香也过来了,吸了口气,满眼都是心疼:“你什么时候,能学着多关心关心自己?”

因为有其他人,比我要紧。

白藿香把我摁下,上药,吸了口气:“这次找到了白九藤,把他那的金翅连环甲要来。”

上次我们找到了龙女山的金翅药龙小七,她给了我一些能治疗龙族的鳞甲,增长真龙骨,可现在,连着真龙骨,带满身金麟,全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摸了摸额头,一阵剧痛。

这是当初那个神君,唯一给我留下的东西。

可为什么,总有一些不愿意回想起来的记忆?

“别想了!”白藿香立刻拉住了我:“慢慢来。”

抬起头,满目疮痍,数不清的人命,不光是黑手造成的,根源还在我这里。

“对,咱们这一路上,东奔西跑,就没有什么闲着的时候,”程星河也坐在了我身边,长长出了一口气:“真龙穴,终于告一段落了。”

哑巴兰也靠了过来,忽然露出了一脸迷茫:“咱们四大家族,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吗?”

兰老爷子,尸解仙,程廉贞,数不清的四大家族的人,还有——老头儿。

他们把一切,全搭上了。

“还不算,”摸龙奶奶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带着自己那个留辫子的小孙子,站在了我们面前:“剩下几个局,被动过的风水,全得改回来。四大家族的苦,该受到头了。”

是啊,相局欠他们的,实在是太多了。

我点了点头:“理所应当。我会……”

“用不上你!”

何有深也带着乌鸡,气定神闲的过来了——他一身休闲西装上,全是窟窿和尘土,花白头发和胡子,也各自烧焦了一块,可他拄着拐杖,斜斜一站,绅士风度,不减反增:“这些小事儿,正好让我们活动活动筋骨。”

“没错。”池老怪物也凑了过来:“就当去跳广场舞了。”

乌鸡也点头:“师父,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早该回去休息,实在想参与,我嘛……”

他眼睛落在了白藿香身上:“我可以带上白医生。”

程星河一瞪眼:“这他娘什么逻辑,你能想出来也是个奇才。”

这个货对白藿香,还真是一往情深。

不过,白藿香从来没用正眼看过他。

“愿意改局的,多着呢!”

不少先生都跟着应和:“又见世面,又长本事,又攒功德,又还人情——谁不愿意!”

“那就太好了。”程星河也高兴了起来,但一皱眉头:“哎,那我们这二郎眼,阴阳身什么的……”

“给你留着,”摸龙奶奶答道:“咱们四大家族,为了四相局付出了这么多,这点好处,那是论功行赏!”

那就太好了,去除诅咒,得到能力,这是他们应得的。

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

这些事情他们替我来做,我就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找那个黑手上。

只要能找到了那个黑手,就可以救出江瘸子——得知一切真相。

关于,那个神君的真相。

这地方的先生其实都受了重伤,不过有白藿香在,大家逐步缓过来了,开始清理这里。

“都小心点——谁也别对这里的东西起贪念,当心遭报应。”

程星河一脸“你不如念我身份证号”的表情,暗暗压住了自己的口袋。

江采菱和江采萍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开始打起来了。

不过,江采萍现在身上带着金色龙气,江采菱之前又受了伤,跟以前一样,还是处于劣势。

夏明远要上去劝架,我摇摇头:“每一对兄弟姐妹相处的模式都不一样,权且当她们,打是亲骂是爱吧。”

“相生相克,相爱相杀,”夏明远摇头叹息,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哎,跟你和江辰……”

我心里倏然一疼。

江辰……

可还没等夏明远说完,程星河一把将夏明远的脑袋推开:“他们俩就算了,没有相爱,只有相杀。”

他是怕触动了我的伤心事。

真龙,只能有一条。

我站起来,看向了对面:“杜蘅芷怎么样了?”

刚才,我就惦记着杜蘅芷。

她在真龙穴,为了我,也受了重伤——明明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名门闺秀,她这辈子吃的苦,几乎全是为了我。

我看到了杜大先生的背影,正蹲在了一个位置上,奔着那个方向就过去了,可身上一阵剧痛,差点没扑地上。

哪怕能承载真龙骨,毕竟这具身体,也不过是肉眼凡胎。

甚至,到了现在,依然没到天阶。

白藿香扶住了我,叹了口气:“不太好。”

杜蘅芷在琼星阁,已经在齐雁和手下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才醒过来,这一次,根本是强撑着的。

新伤和旧伤一起发作,哪怕她是个天阶也撑不住。

杜蘅芷躺在一棵金玉树下面,厚重的睫毛压下来,面无血色。

杜大先生盯着杜蘅芷,转脸看着我。

我心里一疼:“对不住。”

“这是命中注定。”杜大先生和缓的说道:“谁都会有几灾几劫,过去就好了。”

还好,杜蘅芷的面相上,虽然黑红交加,可灾厄宫上,出现了一个小伤口。

如果是我以前看,会认定这代表不祥。

可现如今我看出来,这个伤口,代表不破不立,把灾厄宫的黑气破开,会否极泰来。

这说明她这个劫难过去之后,有贵人相助,有惊无险。

自从有了红色的龙气,和祟的眼睛,能看到的,比之前更多了。

“再说了,这个星轨,是她自己选的。”杜大先生说道:“她从小就有主见,认定了,不会变。”

星轨……

忽然想起来,上次杜大先生就说过这样的话。

我跟现在的心上人,虽有交汇,不可重合。唯独杜蘅芷会跟我一路到底。

我盯着杜大先生:“能不能,请杜大先生,再帮我看看星轨?”

杜大先生一笑:“跟蘅芷的?”

“跟——我心里那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