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69章

我发现了,少了齐雁和。

说起来,齐雁和来的很怪。

他一开始,跟江辰的目的一致,就是想用十二天阶把我引到了这里来,再重启四相局,重新把我给镇到了这里,为此,不惜释放出祟。

可一旦看我占了上风,他毫无留恋,立刻对我倒戈,反而过来帮我。

“那货看上去,就是个精致利己主义者。”程星河说道:“你说,他到底什么目的?”

他想要四相局的某种好处。

可到底,是什么好处呢?

齐雁和的身份,也是个谜——他跟我和江辰一样,在投胎成人之前,还有其他的身份。

屠神使者……他这一次,因为谢长生被抓,自己成了屠神使,却没带屠神使者来。

我一直有一种猜测,这齐雁和,跟五爪金龙坠地的事情,肯定也有关系。

现在不在,过后早晚还能重逢——说不定,就是我踏上下一段旅程的时候了。

横竖,我早晚要把自己想知道的,全弄清楚。

“哎。你看这是什么?”

有个先生像是发现了什么:“有一种没闻到过的香气。”

程星河一听见,立马凑过去了:“是不是什么值钱的?”

那是一大排柜子,里面装满了瓶瓶罐罐。

而那些瓶瓶罐罐的口子上,都被泥和符纸,封的严严实实的。

“你可得小心点,听说过魂瓶吗?”哑巴兰说道:“保不齐,里面装着什么妖魔鬼怪。”

“这地方最大的妖魔鬼怪就在我身边呢,我怕个屁。”

程星河凑过去,就抱出了一瓶子:“封的这么严实,还有香气?”

说着,就拿出来了一瓶子。

确实有一股香气,醇厚香浓。

这些瓶子……我忽然想起来了。

“这是,琼浆玉露酒。”

真龙骨里有了记忆,很久很久以前,我跟许多人坐在一起,围着大片的篝火,很多人在笑。

这是取了圣灵山的泉水,加上了异果酿制出来的,也叫神仙酒,说是喝了一口,飘然成神仙,给你金丹都不换。

是打败了北戎,缴获来的战利品,在他们,专门用来祭祀神灵,我拿了之后,是用来劳军的,剩余的放在这里,是记录当初的文治武功,宛如军功章。

我拿了一瓶子——出去之后,用得上。

哑巴兰要处理兰老爷子的身后事,苏寻留下来帮忙,厌胜和十二天阶继续整理真龙穴和四相局的善后工作,还有老头儿的事儿。

白藿香给我们做了迅速补充精神的药,我们几个,也就先带着江采萍和杜蘅芷,还有老亓等人,一起出了真龙穴。

这一出去,越过了石像生,现如今是个响晴的白天,外面一片光明,石像生们挺立在原地,坚实的石料上,爬满了藤。

他们,一直在等着我。

我站在了神路最中央,抬起头看着那些高大的石像生:“大家辛苦了几百年,多谢你们——今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也放大家一个自由。”

一早,我就跟手底下的人说好了,真龙穴的事情平了,第一件事儿,就是把石像生给拆开,还有,把真龙穴里殉葬的所有军士,全部迁葬。

离开了真龙穴,他们才能有自由。

这么多年,总该到了退役的时候。

“我来晚了。”

说着,我拿了琼浆玉露酒,拍开了泥封,撒在了神路中央。

“最后敬你们一杯——一路好走。”

酒香猛然炸开,香气四溢,一闻几乎就能醉倒。

琥珀色的液体,飞快的渗透到了神路之中。

程星河盯着那些石像生,叹了口气:“全是忠臣,景朝如果能建立起来,是个什么样的盛世?”

我展望过,不过——展望也没用了。

贺兰昭,各位大统领,今日一别,永生难见,这件事情完成了,盼着你们,能得到属于自己的人生。

转过头,刚要离开,忽然赤玲大叫了起来:“爹,你看,你看呀!”

“怎么了?”

“那些——动了!”

果然,一回过头,所有的石像生,都转移了方向,像是,在送我。

我心里顿时就是一热。

这个国君,终究是没有白当。

江采菱也跟着,一方面她也有伤,一方面,她自称要看看江采萍能不能救回来,会不会变成赤玲那样的傻子。

似乎之前那个撕心裂肺喊姐的,根本不是她一样。

白藿香盯着杜蘅芷和江采萍,神色不大好看。

“你没事吧?”我看着她:“是不是累了?”

这些人,全是她救的,却没见她休息过——我看出来了,她手指尖上,都是长时间用针磨出来的伤,却没给自己处理。

她摇摇头:“我是在想——要是我更强大一些,像白九藤那样,你就不用在这个时候,还要勉强出门了。”

这跟以前的白藿香,似乎不大一样。

以前的白藿香,心高气傲,是行当里的天才,根本没正眼看过同行。

“可别这么想,”我答道:“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再说了,这么比,根本就不公平,白九藤活了多久,你才多大?”

“那又怎么样?”白藿香倔强的说道:“我一直是行当里最好的,很多事情,理所当然要做到,年龄怎么了?”

“对对对,你用用功,迟早能比白九藤强,”程星河凑过来,撞了我一下:“七星,你他妈会不会聊天,聊天就得说点人家爱听的。”

是我想多了,她属实没变,有才能的人都这样。

“不过,上次白九藤走的匆忙,也没留心联系方式,”程星河问道:“怎么找?”

“好说。”我看向了老亓:“你在南三条有认识的吗?”

老亓一拍大腿:“你找不才,那是找对了,别说南三条了,琉璃厂,潘家园,什么地方的人不才不认识?”

“那你在南三条帮我打听打听,一个叫白九藤的。”

“好说!”老亓把个胸脯子拍的山响:“别说有名字了,是个有腿的我就能给你找到!”

上次在龙女山,白九藤就提起过这个地方,他是这的常客,老亓又有广大人脉,一找一个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