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2072章 水下之物

原来,那天下着大雨,人不多,秃头胖想上二奶那吃火锅,打算把铺子给关上。

可没想到,刚要把防盗门给拽下来,一只手就挡在了上头,哗啦一声,把秃头胖吓了一大跳。

来的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渔民打扮,浑身水腥气,抱着个东西,神神秘秘的问:“你收东西不?”

秃头胖看到了这人手上的皴裂和指甲里的黑泥,倒是真来了兴趣——这在业内叫上门甘蔗。

也就是门外汉的意思,这种人一来不懂行市,二来东西往往是意外所获,什么起坟刨出来的呀,从哪儿捡来的呀,不光来历干净,东西还不掺假。

吃了他的好处,还能再吃客户的好处,两头甜。

不过自然也有假甘蔗——比如内行造假大师,随便找个在路边竖着“什么都干”牌子的杂工,冒充成甘蔗来兜售,就是利用你贪便宜的心理,也得擦亮眼睛。

秃头胖眼珠子一转,就把他让进来了:“谁介绍的?”

那人小心翼翼的把脏鞋的泥水擦在了门垫子上:“进街口一个人给我指进来的,说你卖海货。”

秃头胖顺着他说的方向一看,并没有看见人。

那人已经把东西给展开了:“你看看。”

秃头胖一回头,被这美不胜收的织锦,直接震慑住了。

秃头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可一看这东西,也知道是个好货。

“哪儿来的?”

那人局促。

秃头胖知道这是个压价的好处,刨根问底:“你不说,我收不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走了,麻烦找我身上,我跟谁说理去?”

“不麻烦,不麻烦!”渔民像是受了天大的冤枉,急了,立刻说道:“干干净净,水里捞上来的!”

“怎么个捞法?”

倒是看出来,渔民像是隐瞒了什么。

渔民支支吾吾:“是我外甥子弄来的。”

原来渔民的外甥子暑假跟着他上船帮忙,捕捞梭子蟹,可有天半夜忽然就叫醒了渔民,说水里有东西。

渔民说废话,水里没东西,咱们来吃屁?

外甥子坚持说那东西不对劲儿,可渔民一起来,外面黑沉沉一片,什么都没有。

渔民气的给外甥子来了一下,那外甥子委屈的不得了,非要自证清白,渔民回去睡觉,结果第二天发现孩子不见了。

渔民吓的魂都飞了,哪儿还顾得上梭子蟹,立马在附近水域找人,可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这把他急的,回去怎么交代?

正着急呢,忽然就发现,网子沉了一下,像是捞到什么东西了,他揪上来,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

外甥子被套在了渔网里,眼睛还是瞪着的,人已经不行了,瞳孔刚散开。

渔民哭天抢地,忽然发现外甥子怀里,抱着个没见过的东西。

打开一看,就是这个织锦。

当时这织锦一出,完全是新的,一道光芒泛起,美的跟万丈云霞一样,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东西。

美中不足就是这个织锦上头有个污渍,不知道怎么弄的。

他也纳闷,这外甥子丢了几天,可才刚死,真下了水,怎么在水里呆了这么长时间?

难道,外甥子真看见了什么?

他也后悔自己当初啥也没问,现如今想问,也来不及了。

回到了岸上,该交代还得交代,活蹦乱跳一个孩子,成了一具尸体,你个当舅舅的罪责难逃。

刚好外甥子几代单传,姐夫那头的老人肝肠寸断,全进了抢救室。

姐夫家也没多少钱,更是雪上加霜,红着眼睛叫他给说法,不然捅死他姐再捅死他,大家一起给外甥子黄泉作伴。

他说人命天大,他愿意出医药费,给补偿。

卖了房子卖了车,数额也不怎么够,他愁的睡不着觉,一闭眼就梦见外甥子抱着这个织锦哭。

一寻思,寻思到了这个东西上头,知道这地方卖海货,就送过来了。

这对秃头胖来说,意味着两点,一来这是个真货,毫无疑问,二来这上头带着露水,大凶。而这种文化瑰宝,那是孤品,这一错过,这辈子难相见!

不过,这渔民老实,竹筒倒豆子一说,那肯定是能压价的,于是秃头胖趁火打劫,两万块钱就把这东西弄到手了——说着东西不值钱,就算是给你募捐了,不信你上其他几个店子问问,他们不识货,这沾着露水的东西,二千块钱都不给你,你去吧,不过再回来不是这价了。

渔民一听,哪儿还敢上其他店,收了钱就走了,走的还千恩万谢,祝愿老板发财。

秃头胖心里有谱,这东西至少几百年光阴了,转手十倍百倍都不成问题,就挂在了家里。

不过也怪,这东西一挂,他晚上老听见一些奇怪的动静,加上家里两只母老虎互掐,店里不开张,万事不顺,各种烦心事儿全来了。

他倒是没往这个织锦上头想,只知道自己也急缺钱,这不是看见哪个顾客都得拽进来撸一把。

好不容易碰到了我们,就想着着急出手,十六万委实要的不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近倒霉就倒霉在这上头了。

海里……

我立马问道:“那渔民,是在东海捕鱼?”

“对对对,”秃头胖挑起大拇指:“小,不,大师真是神了!”

“东海什么地方?”

“莲花港,”秃头胖立马说道:“您打算去看看?”

这地方能出水神织锦,是不是,能找到关于潇湘的其他消息?

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她跟河洛,到底怎么样了。

“大师,那这个织锦……”

我回过神来:“我要。”

可没想到,蛤蟆镜一只手也摁在了织锦上头:“小哥,先来后到。”

“我先来的。”

这蛤蟆镜也怪,刚才明明听见这东西多邪了,还要买?

“可价格是我先问的。”蛤蟆镜有些得意的说道:“十六个,我出。”

秃头胖盯着蛤蟆镜,表情也不大自在,试探着问道:“只要这东西出手,就对我有好处,是不是?那我这……”

蛤蟆镜二话没说,已经奔着店里的二维码转了账:“不好意思,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