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8章 烧白虎星

他们在十字路口上摆了一个很大的铁桶,正在往里烧纸扎,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

再一看那些祭祀品,也是五花八门,都是纸扎的聚宝盆,摇钱树什么的。

最奇怪的是,那些祭祀品里,还有一个长头发女纸人。

白藿香跟着我的视线往外看,顿时有点纳闷:“一般人烧纸,那不都得是童男童女吗?这怎么就一个童女?”

我也有点纳闷,远远一看,那个女纸人做的还挺精细,一身红色纸衣服,一头长发,乍一看跟真人似得,我就告诉白藿香,也有可能这个祭祀是给未婚男死者的。

车驶近了,小黑无常下车问路,这里黑烟缭绕,一股子汽油味儿,熏的我直擦眼泪,可这个时候,白藿香忽然一把抓住了我:“不对……你看看,那个纸人……好像动了一下!”

我倒是让她说愣了,大白天的,纸人还能作祟?

我立刻望气,这一望气我立马就傻了——那特么不是纸人,是个真人!

但是她浑身都被绑住了,嘴里应该也塞了东西,眼瞅着自己要葬身铁桶,正在拼命挣扎。

可她浑身都捆的严严实实的,又被几个祭祀的人抓的很牢,根本挣扎不开。

不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这地方看着也不像什么闭塞小城,怎么还有这种当街谋杀的事儿?

要不是周围也没有摄像机,我几乎以为这是演戏呢!

我一下就把车门推开了,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已经被几个人推到了大铁桶边缘,眼瞅要扔进去了,我翻身上去,一下把那几个人拦住:“你们干什么?”

那几个人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吓了一跳,手一松,就把那个女人给摔地上了,这一摔,倒是把那个女人嘴里的东西给摔出来了——是一大团子红豆粘面。

红豆粘面——是驱邪压行尸口的。

我心里一提,她是行尸?

不对,我还不至于连活人行尸都分不出,果然,那一口红豆粘面一出口,她立马大叫:“救命啊,小哥,救救我,这帮人要烧死我!”

白藿香赶过来,就把那个女人给护住了,抬头冷冷的望着那些人:“你们不怕坐牢?”

那些人见状,立马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外地的懂个屁,管你们屁事,识相的给老子让开,不然连你们一起烧!”

我入行这么久,见过的怪事儿也不少,可真没见过这种事儿——王法被你们当粮食吃了还是怎么着?

而那些人二话不说的冲过来,就要把我给抓住。

我反手把七星龙泉抽出来,寒光一闪,直接把铁桶拦腰削断,顿时火星子四溅,烧红的炭火滚的到处都是,那些人没想到七星龙泉这么厉害,被我这么一吓唬,赶紧往后退:“这小子好像不是什么普通人……”

“他是不是会气功?”

我还会庐山升龙霸呢。

这下子他们也不敢往上跟我硬刚了,纷纷看向了身后一个人。

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出来了一个模样很猥琐的鲶鱼须,看样子四十来岁。

鲶鱼须抱着胳膊看着我,摇摇头:“竖子无知,别一时糊涂,学人家英雄救美,实话告诉你,那个女的,是个妖孽。”

谁竖子了?

那个女的也骂道:“老娘爹生妈养活了二十四年,谁妖孽了!”

我就问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鲶鱼须抱着胳膊,跟我歪了歪头:“妖孽犯天条,当然要天祭。”

所谓的天祭——是把非人的有灵之物烧了,献祭神灵求保佑。

可那个女人——怎么看,也就是个普通女人啊!

而那些祭祀的本地人都跟着插起了嘴:“你是谁啊,这么多管闲事,我们这再出了事儿,你担待的起吗?”

鲶鱼须叹了口气,露出了个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看这小子拿着的剑,像是个风水剑,搞不好,他跟那个人,是一伙的。”

那个人?是什么人?

这话一出口,那些人看着我的眼神更愤怒了:“难怪呢!”

立马有人就问我:“你是看风水的不是?”

我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是倒是,不过你们……”

“那就没错了!”忽然有一个老头儿抓了一把石头就砸在了我脑袋上,吼道:“砸死这些狗日的骗子!给我家老钱报仇!”

我立马站起来护住白藿香,因为不能行气,没有平时那么敏捷,好几块石子砸在了脑袋上,还特么挺疼。

骗子,到底什么情况?

一个挺胖的妇女也跟个炮弹似得从人群里面冲了出来,对着我又撕又咬:“小贼,把我闺女的清白身子还回来!”

不是,我更是目瞪口呆,怎么又跟清白身子有关了?

我眼角余光就看见,小黑无常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挺胖的妇女忽然也不对我发王八拳了,躺在地上就打起了滚,碾了一地暴土扬长。

其他人顿时都傻了:“三婶,你这是干啥?”

我倒是看出来了——那个三婶身上隐隐约约,像是跟一个人影重叠上了,三盏命灯也黯淡了一半,是鬼上身了。

其他人以为这个三婶是撒癔症了,想把她弄走,又有几个人要过来扑我,可不出意料之外,靠近我的全中了邪,有乱蹦的,有四处爬的,还有嗷嗷哭的。

这下子,他们再傻也知道不对,没人敢上前了,倒是都往后退了不少:“这小子会邪法!”

我会个屁的邪法,回头一瞅,果然,程星河过来了,正在抱着胳膊冷笑。

他平时要多不着调,有多不着调,可一旦真惹他急眼,他确实也是辣手无情——显然,他是醒过来,看见这帮人要欺负我,把本地的孤魂野鬼招过来,引那些人身上了。

鲶鱼须似乎见过几分世面,知道我们不是善茬,这才外强中干的说道:“你们想怎么样?”

程星河嘴角一勾,眼神也邪了起来:“不想怎么样,就想问问,你们凭什么欺负人?我哥们最近倒了霉,我都舍不得欺负他,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阿猫阿狗了?”

话说的冠冕堂皇,我都快信了,可一细想,平时给我添乱最多的就是你。

鲶鱼须脸色滚过几分惧色,这才勉强说道:“你们……你们这些看风水的,把我们这可害惨了,骂你们两句不应该?”

“就是!”有几个胆子大的也跟着说道:“骗财骗色,罪大恶极!”

“我们发誓了,再看见看风水的,见一次打一次!”

天底下看风水的多了,你们被骗了,就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这时那几个中邪的闹腾的更欢了,他们的家里人害怕,就求程星河收一收神通。

程星河这才抽出一个辣条吃了,缓缓说道:“那你们就把你们这里发生的事情说一遍——我考虑考虑。”

论装逼你还真是个老师傅。

那些人互相看了一眼,这才说道:“一开始——是貔貅山闹鬼的事情闹的……”

貔貅山?我立马反应过来了:“白玉貔貅?”

这帮人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难以置信的就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原来,杜蘅芷来的,就是这个地方。

这里的人失踪了不少,家里人都梦见他们哭诉自己是被白玉貔貅给吃了,这些人一寻思,肯定是貔貅山闹了妖异了,这不是把杜蘅芷他们给请来了吗?

结果杜蘅芷他们也黄鹤一去不复返,他们寻思着这事儿不能不解决啊,又凑钱找了外地的风水师。

那个外地风水师一来,盯着这里的地势两眼发亮,跟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得。

接着煞有介事的,说这边犯了什么青牛开口煞,张嘴要吞人,所以才失踪了这么多人,讲的头头是道,把本地人说的一愣一愣的。

之前失踪的小德子他爹,感觉来了希望,就请那人帮忙找找小德子。

那人上了小德子家,说你们家东南角有凶煞啊!

从那里起出了不少的老钱——小德子他爷爷生前收藏的,据说挺值钱。

小德子他爹连忙问这怎么整?

那人说不打紧,这些东西给我,我免费给你解决。

而王美丽她哥王英俊也失踪了,那人过去一瞅,说问题出在了王美丽这,晚上要从王美丽身上驱邪——结果第二天一看,那人不见了,王美丽脸红红的,还说那人技术真好。

不光这两家,那个看风水的几乎把全村丢人的家庭都看了个头头是道,不是骗人家财,就是骗人家色,第二天呢,骗个盆满钵满之后,也不见了。

本地人这才知道是遇上了骗子,尤其小德子他爹后来才知道,那些老钱一个能卖一万块钱,王美丽茶不思饭不想盼着那个人再来一次,把村里人气的,说以后再有看风水的来行骗,见一次打一次。

别说,这地方的人也真是够倒霉的——闹邪不算,还遇上骗子。

眼瞅着现在失踪的人越来越多,这个鲶鱼须就想出了法子——说这事儿怎么找人也解决不了,不如就用一下前辈的老法子。

原来,在旧县志上有记载——以前貔貅山,也出现过吞人的事情,那是因为本地出了一个白虎星,才引来山神震怒,把白虎星烧死,其怪自败。

说着,鲶鱼须就指着我们身后那个打扮成纸人的女人说道:“经过大家多方排查,发现她就是我们村的白虎星,烧了她,是为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