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2075章 八珍牡丹

“好么,”程星河不听还好,一听就暴跳如雷:“我说这个老东西跟咱们抢金翅药龙呢,感情后头还有主子,七星你赶紧把他给扣住,他肯定也是那个黑手的狗腿子!”

白九藤连忙把手举起来:“话不能乱说,我,我怎么成了狗腿子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救死扶伤,不挑病人……”

“我看,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江采菱把头转过来,将手腕子活动的卡啦卡啦作响:“李北斗,这货嘴硬,我给他揉软和了。”

白九藤的脸一下就绿了,他也看出来江采菱是从哪儿来的了,对她的本事并不存疑:“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不好……”

白九藤不光贪生怕死,还很怕疼。

说着,毫无征兆的,忽然一抬手就是一把白沫,转身就要从花窗后面翻过去——跟在权贵江大宅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凤凰毛一出手,啪的一声越过白沫,直接缠在了他腰上,把他拽了进来,这一瞬,我还看出来了,他的身体有常人达不到的灵活,直接就从凤凰毛里挣脱出去,仿佛没有骨头似得!

传说之中,黄大仙和狐狸大仙套不住,没想到白九藤竟然也有这种本事。

程星河一句娘没骂出来,凤凰毛还要出手,可忽然啪的一下,手就没了准头,身后吭的一声响,显然是老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了。

那些粉末的效用。

白九藤有些得意,还要走,可一回头,斩须刀已经明晃晃落在他面前了,他瞳孔一缩,也一跤跌在了地上。

我蹲下:“大家都是文明人,好好说。”

看得出来,那粉末能让人暂时神志不清。

不过那一瞬间,我倒是长了心眼,金龙气化无形于有形,笼罩在了身上,跟镀了一层保护罩似得,对我没起作用。

白九藤看出来,眼睛一亮:“哎呦,这才几天没见,李先生可又长进了——不愧是,真龙转世。”

身后一阵桃花香气,一道粉色的药末子把刚才的白药末盖下去了,程星河几个喷嚏下来:“这家伙比泥鳅还滑,千万别让他走了!”

白九藤叹了口气:“得了,我知道,我走不了啦!”

他这才缓缓说道:“你们也看见了,我这人没什么坏毛病,就是胆子小——江辰叫人抓我看病,我敢不看吗?”

果然,上一次他在江家大院看到了我的本事,就知道江辰怕是要输,自己先跑了。

他一个做“私家医生”的,本来就理亏,结果跑出去一段时间,就让江辰的人给抓回去了。

他拿了江家不少好处,这算是临阵脱逃和背叛,江辰把他手砍了,在行当里也没说的。

他自然求饶,江辰说可以,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他当时一看江辰那个伤势就知道——本来这个身体肯定是扛不住了,但因为早先跟灵魁结灵,背负天罚,这才死不了的。

要让身体恢复,也只有金翅药龙这一种方法。

他立马自告奋勇,前来找金翅药龙,谁知道再一次碰上了我。

他叹了口气:“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是非黑白也知道,可别的不怕,就是怕疼——江辰的能力是何等的大,下次再抓住我,我这小命就……”

程星河一乐:“医生还怕疼?”

“医生也是肉长的,怕疼不犯法。”

别说,每次去看病,要打针输液什么的,医生总说“这点疼也受不了?”搞得人人都觉得医生是钢铁侠,怕疼的医生,倒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白九藤接着说道:“那刀针戳在别人身上,跟戳在自己身上哪儿一样呢?”

“行了,”我把话头扯回来:“你直接说,江辰的帮手是谁?”

上次江辰已经被雷劈了,受了重伤,绝不可能自己抓人。

而权贵江,也因为江天丧命而土崩瓦解。

帮助江辰找白九藤的,肯定就跟那个黑手有关系。

白九藤连忙说道:“我是真不知道,我就是个看病的,又不是狄仁杰,哪儿看得出来……”

“白藿香,”我说道:“上次你从琼星阁拿了个叫八珍牡丹的药,还有?”

白藿香盯着白九藤,幸灾乐祸:“管够。”

白九藤一听“八珍牡丹”这四个人,整个人顿时就给木了:“别别别,有话好好说!”

八珍牡丹这个名字,是很好听的,让人想起传统的吉庆图案,实则不然——这东西是一种剧毒的药,跟鹤顶红差不离,不过这东西不是让人见血封喉的毒,而是让人浑身慢慢溃烂,疼痛钻心的慢性毒,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皮肤如果接触上了,会直接蜕皮,腐烂,骨肉翻卷,一片潮红,溃烂的痕迹,跟喜庆画上的牡丹一样,鲜红而灿烂,大朵大朵的开遍全身。

这毒还有个名字,叫没牙毒——中了这种毒,是一种酸,痛,痒,麻汇合的感觉,像是被一千个毒虫啃咬,一抓,就溃烂的更大,痛苦难忍,生不如死,而且没有解药,真要是被这种毒给折磨死的人,嘴里的牙床子全是秃的,人忍受不了这种痛苦,牙都得全咬掉了。

白藿香说分量合适,再配上其他药材的话,对风湿骨病倒是有奇效,所以给老头儿特意带回来的。

一想到老头儿,我心里又是一疼,他到底还没看到厌胜门沉冤昭雪那天。

这件事儿我心里依然过不去,也对那个黑手,恨意更大。

白九藤这么怕疼,哪儿敢接触这玩意儿。

于是他立马说道:“我看是看见了——那些给江辰帮忙的,像是从东海西侧来的。”

“从哪儿看出来的?”

“他们身上,都有黄胶灯芯草的香气,”白九藤立马说道:“那种草只在东海西侧有,当地人用来熏香的,其他地方很少有人知道,”

还说不是狄仁杰,你观察的不也挺仔细的吗?

这么说,那个幕后黑手,栖息在东海西侧?

“哎呀,你还问我!”白九藤的视线,落在了那个织锦上,忽然大声说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怎么说?”

“你那个织锦上,描绘的不就是东海西侧?我认识那几个岛!”

程星河早把手机地图拿出来了,给我一指:“你看。”

莲花湾。

线索,全都指向那个地方了。

那个幕后黑手,也跟东海有关?

“河洛?”

河洛固然也做过什么,但是这一次,河洛不可能从东海跑到了真龙穴去害我。

潇湘为什么去东海?

表面上,是去跟河洛争夺当年的水神之位,可我心里清楚,她是为了牵绊住河洛,为我扫平了前往真龙穴的一切障碍。

“那江采萍的残魂呢?”我盯着他:“不会,是你抽出去的吧?”

白九藤犹豫了一下,白藿香伸手就要把一个瓶盖子给打开,白九藤变了脸色,立马说道:“别别别——是我,是我。”

果然是他。

白藿香一早就跟我说,取走江采萍残魂的手法极其娴熟,也极其艰难,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八成,是个比她还要厉害的鬼医。

比她厉害的鬼医,我们只知道黄二白和江长寿,还要一个,就是白九藤了。

这货演技倒是挺好的,什么时候都把事不关己演绎的这么真实。

他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那残魂,就被那些有灯芯草香气的带走了,估摸,就是带到那地方去了,你们找他要,要回来,我给她安回去就行了。”

取魂引魂,说的跟拧螺丝似得。

现如今,杜蘅芷的伤可以放下心来,江采萍的残魂也有着落,那地方看来是非去不可了。

这次,终于能见到潇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