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77章 沉冤昭雪

“他要是回来,大概能带咱们一程。”

是,引路童子的声音。

他们认得我!

我立刻回头去看,只见几个小小的身影凑在了人群后头,似乎正在盯着我。

我转身就要过去,可十字路口正亮绿灯,哗啦啦连车带人就过去了,等再散开,那边又没有人影了。

“七星,你看什么呢?”程星河拉了我一下:“赶不上车了。”

这一次回去不能误点,是老头儿的大事儿。

我只好回过头,跟他们继续往前走。

白九藤来了一句:“要是有缘分,早晚能见着,要是没缘分,跟你鼻子碰鼻子,也说不上半句话。”

这白九藤说是鬼医,我看比我还像算命的。

来到了厌胜,四面一片白,宛如万里飘雪。

还来了许多穿白戴孝的人。

有的是真正的三舅姥爷的旧部,有的是蒙受过我的恩惠前来帮忙的,还有的是跟厌胜素日有往来的朋友们。

见到我来,许多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上前致意,我一一点头,有几个岁数大的先生摇头叹息:“不愧是厌胜门,这个排场,整个风水行,有几个能比得上的?”

“当初齐大先生几位天阶,也没有这种盛况!”

“那也不奇怪——李先生在业内,那是何等的地位!年纪轻轻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的,几百年了,没见过!”

“哎,你们看,那是……十二天阶?”

一回头,果然,摸龙奶奶,何有深,池老爷子,北派王大先生,甚至一直咳嗽着的玄老爷子,全来了。

“嘶……就连十二天阶,也全到齐了?”

“你看,池老爷子和玄老爷子——当初齐大先生的丧事都没来,今天,齐整整,好大的面子!”

我迎上去——按着规矩,上丧事上来的贵客,主家要行礼。

杜大先生第一个挡住了我:“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

后头响起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小子,真龙穴那事儿,谢谢你了。”

地板震颤了起来。

这是——一抬头,啊,是上次在西派见到的那个胖先生。

现如今正冷,可胖先生还是满脸红光,满头大汗。

“多谢胖先生上次给我的万行乾坤。”

要不是从胖先生那弄到了万行乾坤,在真龙穴里,谁生谁死,还真说不好。

一切看上去,全是机缘巧合,偏偏缺一不可,这就是解释也解释不清的命数。

胖先生摆了摆手:“也没准——老天给我那东西,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交到你手里,还没捂热乎,就让你给弄去了。”

说起来,我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还是公孙统让我要的。

“给你也没什么用。”杜大先生缓缓说道:“你知道的好东西,本来也没多少。”

胖先生这脾气,据说是一点就着,唯独对杜大先生没辙,陪着笑脸:“谁说不是呢——早知道那东西有朝一日能救你,我早给他了。”

我还来了兴趣:“胖先生,那个万行乾坤,是你从哪里弄来的?”

胖先生眯着眼睛:“跟人打赌赢来的,说起来,来的也怪……”

胖先生还没说完,后头又是一阵问礼的声音——所谓的问礼,是丧事上帮忙的,在门口喊来宾的名字,好似上次杜大先生寿宴上,喊出来宾和礼物的人一样。

这次,那个人又来帮忙了,是听说了我的事儿,主动赶来的。

“摆渡门长老到!”

说曹操曹操到,刚想起了公孙统来,他也来了。

当然,皇甫球他们,也一个没落下。

“摆渡门——仙山?”

“好家伙,第一次听说,他们能跟咱们山下人有交集!”

公孙统来了,装成了没看见杜大先生的样子。

杜大先生一笑,也没多话,转身到了灵堂里面了。

江采菱说的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

“门主!”师父也过来了:“到时候——送别了。”

这一刻心理准备了很多回,真到了这一刻,心里还是疼。

四相局牵扯了太多的人,也死了太多的人,那些人,本来不用死的。

总得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看着老头儿的遗像——老头儿还是乐的灿烂。

我在丧葬一条龙没少打工,任何仪式器具,全都门儿清,甚至我拿到七星龙泉那个盒子,还在想老头儿百年之后可以用来送他。

不过遗像一直没准备,心里就是抵触,这一张,是老头儿生前自己准备的。

灵桌上摆满了茯苓糕,茯苓糕后头的遗像上,他的耳朵里,还真的支棱出了白毛。

可惜的是,我还不知道,他的真面目。

“哎,又有人来了,那是……不会吧?”

天师府。

李茂昌带着金麟眼他们,亲自来了。

“表叔公,节哀。”

我点了点头:“多谢。”

周遭的人几乎愣住了:“厌胜和天师府,斗了几百年!”

天师府都亲自来到了厌胜,就说明,跟厌胜已经和解了。

这么多年的沉冤,终于昭雪。

老头儿心心念念的事情,终于做到了。

我盯着他的遗像,希望老头儿的在天之灵,能看到这一切。

“一己之力,把厌胜门这个以前的“歪魔邪道”抬到了这个程度,不愧是真龙转世。”

在厌胜门,乃至整个四相局上,老头儿做的实在太多了,他配得上这个盛况。

从此以后,厌胜终于能光明正大,成为风水行里的一员了。

送葬队伍极长,蜿蜒的像是一条白色巨龙。

白花花的纸钱在瓦蓝的天空下扬起,宛如一片飞雪。

我举起了瓦盆,“啪”的一声砸了下来。

这个仪式,是后代才能做的。这个瓦盆,还是老头儿当年搬回来的,说是看风水的时候,在路边捡来的,办丧事的时候摔正合适。

我说不吉利,他让我少管,说是跟这个东西,有这个缘分。

一代传奇落了幕,真正的二宗家——一路走好。

可瓦罐这么一摔下来,里面炸出来了一个东西。

脏兮兮,皱巴巴的,像是,一封信。

信封上的字迹,赫然,是老头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