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2078章 隔墙有耳

瓦盆底下有个夹层,显然老头儿是不想让人知道,才会放在这里的。

我不动声色的把信装了进来。

“高升!”

到了下葬的时候了,棺材吊起,被放在土坑里,遮在了宽大的孝服下,我打开了那封信。

“小王八蛋——终于到了这一天啦!老头儿再也吃不到茯苓糕了,悲夫,你要是长点人心,给我上坟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备上这个,街角王老九手工滚的就很好,关系我早打好了,终生成本价。”

眼泪已经把眼睛蒙住了,可看见这个还是想笑。

我说他怎么那么爱上王老九家坐着呢。

茯苓糕,放心吧,这辈子不会忘。

“早先我装疯卖傻的骗你,不知道你恨我不恨——我知道,好几次,你差点把小命都给搭上了。”

这倒还真是——想起来,哪怕潇湘从潜龙指上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坚持着不肯把真相说出来。

我也生气过,可现在,差不多明白了。

“你要恨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嘛,老头儿还是得给自己争辩一句,我知道,自从你进了杨水坪,那你的这个身份,就不是我能罩得住的了,你毕竟不是地上的人,把你埋地里,你也能滋出芽来。”

从江家的蛟被婴儿时期的我吓死的时候,老头儿心里就清楚我的来历。

他就想着靠着我报仇。

可后来——人总是有感情的,他舍不得我死。

所以,让我上学校念书,也不肯多教给我多少风水行的知识,更不许我跟业内的人来往——一方面,是怕拆穿自己身份这个西洋镜,还有一个方面,他想让我过普普通通的一辈子。

老头儿自己,就是出生即巅峰的人才,他再清楚不过了,生而不凡,平安是最大的福气。

只可惜——高中退学,大学也没得念,又没别的门路混饭吃,兜兜转转,还是只能吃阴阳饭。

很多事,早就注定了,人力改变不了。

“我看见了潜龙指,多少,也猜出来一些东西,你的身份迟早捂不住,既然这样,比起把你护在壳子里,不如让你出去闯荡——你是跟我长大的,什么资质什么命数,我心里清楚,水神娘娘跟你的关系,绝不一般,有她在,你死不了,既然死不了,多去闯荡,你才能学到更多的本事,我知道,这具身体,撑不了多长时间,护得住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

我自然清楚,就跟江仲离的意思是一样的,真龙骨,得让我自己去生长,谁也替代不了。

这种安排,我心满意足。

自己学到的本事,才真正属于自己,谁也抢不走。

“你不是凡人,也好,也不好,你这一趟来,又要紧事要做,我也都明白,至于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你,是我发现了一件事儿,怕隔墙有耳。”

事儿?

“自从你的潜龙指生效之后,你身后,就多了一些东西——不是天师府那帮,是另一种,吃香火的东西。”

我心里猛然一沉,我一直都有一种感觉,觉得背后有人,那个时候,正巧赶上李茂昌派了天师府的人来保护我,所以也没多想,到了现在,这个感觉越来越甚,原来,老头儿一早就知道了。

“我看得出来,那些吃香火的,不想人知道,所以我也没动声色,用了一点小法子,查出了那些吃香火的来历。”

不愧是厌胜门二宗家,连吃香火的也能查?对了,厌胜的养鬼术,三界闻名。

“那些吃香火的,都从东边来——东海。所以,你这几生几世,可能都跟东海有关,你现在还是肉眼凡胎,所以,哪怕真龙穴被你破开,也不是那个想害你的对手,你要查,就从东海开始查,我养的小鬼看到,那些吃香火的,消失在莲花湾附近。”

又是莲花湾。

“你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老头儿已经没法陪着你往前走了,不过,对我来说,真龙穴如果破开,那厌胜,必然已经沉冤昭雪,所以这一辈子,老头儿该做的都做完了,也没什么遗憾——就是这具身体,胳膊腿的不中用,眼睛发花,用着没意思,也该重新开始了。”

老头儿不愧是老头儿,一步一步算的都对,快赶上江仲离了。

“这一次,我给你卜算了一下,到了东海,也正是你命中忌水的时候——不过,我知道你还是会去的,这是命数,改不了。记得用我给你留下的东西,最后,还是那句话,万事小心,老头儿等这你回来,送茯苓糕。”

东海……

“送别!”

我把信放好,拿起了锄铣,第一把土,落在了老头儿的棺材上。

老头儿,一路走好——剩下的,我替你好好活,好好做。

香烛漫天,身后一曲凄厉唢呐,新旧接替,世界依然在轮转。

一切整理停当,我告别厌胜,回到了门脸。

老头儿那个湘妃竹的摇椅,还在原来那个位置上,午后三点的阳光精准的射在了椅背上,老头这个位置挑的,比做实验还精准。

我坐在了摇椅上,盯着商店街,这些年来,商店街已经越来越萧条,门脸一开始关了一半,现在,关了一半的一半。

金黄色的阳光温暖柔和,开了收音机,是听了一万遍的沙家浜。

“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祥不周祥……”

门口的风铃一响,古玩店老板进来:“我都听说了——节哀顺变,活着的,总还得好好活。”

谁说不是呢。

古玩店老板熟练的往厨房拿了一瓶酸梅汤,撬开瓶盖:“人这一辈子,真快。”

世间万物,唯有时间公平。

“那个时候,你们祖孙俩来,还像是在昨天——那个时候,麻子家哨兵五毛钱俩!现在,两块啦!你那会儿不爱哭,不爱笑,老师直眉瞪眼,望着头顶,看云彩,一般小孩儿哪儿有看云彩的,我寻思,莫不是蛤蟆头胎?不,金蟾大仙……”

古玩店老板的絮絮叨叨里,我半闭上眼睛,金色阳光从眼皮上半透过了,我在老头儿的位置上,过一天老头儿的日子。

原来,他每天是这么过来的。

我睡着了。

隐隐约约,像是到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极为光亮。

不像是人间,这似乎是一个仙境。

一个背影立在了前面,潇湘!

她还是倾国倾城,只是,脸上有了倦色,让人心疼。

转过脸,她看着我,微微一笑:“你回来啦?”

我回来了。

我很高兴,可我忽然觉察出来,她盯着的,不是我这个人。

而是我额头上,那个旧伤疤。

她靠近,抬起手抚摸在了伤疤上。

眼神忽然一凛。

我觉察出什么来了。

斩须刀猛然出鞘——是她,从我身上拔下来的。

一道煞气炸起,那道锋芒,对着我就削了下来。

毫不迟疑。

我眼前一白。

脑子里,跟做了多重梦境一样,想起了那句话。

“我早晚,要亲手杀了你——让你永不超生!”

斩须刀在她手里,轻而易举的削破了新近靠着金翅连环甲滋生出来的龙鳞,一股热流涌出,天旋地转,我跪在了地上。

地面上,是个流光溢彩的织锦地毯,红色的,看上去极为喜庆,隐隐约约,还包含着许多的喜字。

这是,婚礼上才有的装饰。

我的血,跟耀眼的红色交织在了一起。

接着,眼前逐渐发白,什么都看不到了。

身体极为轻灵,这不是我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了。

潇湘从潜龙指出来的时候一次,三清盛会上一次。

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