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79章 附身神君

“北斗,北斗!跟你说话呢,你怎么睡着了?”

古玩店老板的声音。

我猛然睁开眼睛。

这就是,老头儿在信上,让我用的,他给我留下的东西。

预知梦。

心里是一种巨大的不舒服的感觉。

我是难受,可我早有心理准备,真龙骨里关于潇湘的记忆,一直都不是太好。

杀戮,流血,万劫不复。

她跟景朝国君一样,以暴戾凶残闻名于世。

我忽然反应过来,哪怕跟她有一生之约,可我其实并没有真正了解她。

她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她跟我,有什么纠缠?她不光认识我,也认识景朝国君,甚至,那个五爪金龙。

她要嫁给我,是为了哪一个我?

“北斗,北斗?”古玩店老板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你是不是睡魔怔了?”

可他的手凌空被一只手挡住:“打了他,当心天打雷劈。”

是个柔婉妖媚的声音,谁听了,浑身都要发酥。

不用抬头也知道,祸国妖妃。

古玩店老板一瞪眼,手顿时就不知道往哪里撂了,眨巴了眨巴眼睛,不由自主就站了起来,可站起来脚也不知道往哪块地板上放,别提多窘迫了:“这,这是……”

这是大部分男人见到了祸国妖妃的反应,很正常。

更别说,祸国妖妃的眼神刚才变了一下,摄魂夺魄,不知道对古玩店老板下了什么勾心咒。

“我来说句话,”祸国妖妃对着门口飞了个媚眼:“要不,你帮我们把把风?”

古玩店老板跟被牵了线的傀儡一样,不由自主就转身到了外头。

祸国妖妃坐在了古玩店老板刚才坐过的位置上,身上飘散出了一股子脂粉香气。

“你猜我是来干什么的?”

“为了九尾狐?”

祸国妖妃的狐狸眼一眯,是个绝美的笑容:“真龙转世知万物,果然聪明。”

话音未落,忽然对着我就是个大礼。

我早准备好了,一只手把她托了起来:“犯不上——九尾狐也帮了我大忙。”

金龙气隐隐闪现,已经不是祸国妖妃能抵抗的住的,她不由自主就坐回到了座位上,满眼惊艳:“这么短时间,你回复这么多了?”

“伤口磨多了还会变成老茧呢,人之常情。”

我心念一动,盯着她:“你怎么谢我?”

祸国妖妃似乎也想好了,凝脂似得身体斜倚在了我身上,脂粉香气大作:“我人在这,随你。”

我一只手把她推了回去:“你是我名义上的外甥,江总那个败家子的媳妇,我还能为老不尊?”

“那没关系,”祸国妖妃不死心:“早离婚了。我跟他结婚,也不过是为了……”

“我都明白。”

这几百年,她可能跟很多人结了婚,目的,全是为了救出九尾狐。

“不是这种,我想问你一些事儿。”

祸国妖妃一怔,显然有些意兴阑珊,还侧脸看向了身后的一个黄铜大镜子,像是确认自己的颜值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才回头看向了我:“什么?”

“你跟九尾狐,什么关系?”

她给九尾狐卖了几百年的命。

“那还用说?”祸国妖妃吸了口气:“那位大人,救过我的命。”

原来。当初九尾狐受了天罚,被贬谪到了地上,伴着天雷。

本来九尾狐应该落在某个地方,她的本事,受不了太重的伤,可那个时候,祸国妖妃刚好闯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为了不伤到她,九尾狐自己撞到了别处。

她当时就愣住了,问九尾狐,为什么为了一个小妖精,自己冒这么大的险?

九尾狐说,正因为你是小妖精——我死不了,可你会死,命是很珍贵的,能活着,就别死。

我心里一动,这句话,听了很多次。

我记得,九尾狐之前的名声,也不算好——虽然贵为妖神,可出手狠辣,睚眦必报,谁也不敢得罪她。

哦,对了,祸国妖妃跟她是同族,她对自己人是不错的。

而九尾狐盯着地上的血,歪了歪头,慵懒的说,这些糟蹋也是糟蹋,便宜你了。

我们上次在赤焰蟒那遇上了一个兔狲,就知道,如果灵物吃了大灵物的血,对修行极有帮助,血主的身份越高,血的能力就越强,更别说,这是传说之中的万妖之祖九尾狐了。

祸国妖妃一下就被触动了,她看着九尾狐那个惊世绝艳的模样,和慷慨仗义的做派,迷上了九尾狐。

她绝美的脸上,一分潮红。

当时她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报答九尾狐。

可后来,九尾狐出了事儿——为了开启真龙穴,被关在了九雷锁大江里,她大吃一惊,疯了一样四处想法子,要把九尾狐给救出来,可她一个小妖精,哪怕吃了九尾狐的血,算是比一般灵物强,可也绝对不是天师府的对手,一闹事儿,就是个死。

她没别的法子,忽然想起了旧时代的某些女人。

那些女人跟丝萝一样,自己是没有安身立命本事的,但是靠着外貌,可以让比自己强大许多的存在,给自己提供一切。

她也有这个条件。

靠着这个条件,她的能力跃升,财富积累,获取了很多东西。

只是,也许还是不够。

她看向了我:“那个时候,我就想过依靠你,可惜……”

她的视线落在了我右手食指上,露出了几丝恐惧。

对,她在赵老爷子的宅邸,就对我伸出过橄榄枝,不过我没接——潇湘那会就在潜龙指上,哪怕真有那个心,也绝不敢接。

我接着就问:“关于九尾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她当年,为什么被贬谪下来,又为什么去开四相局?”

祸国妖妃眉头微微一皱:“这个……”

“真想谢我,就说出来。”

祸国妖妃略一思忖,下定了决心:“为了报恩——就告诉你吧,我听说,当年上头,出过一件大事儿,有一位主神,出了大事,闹的上头,一片不宁,那位大人,就是那个时候被连累的。”

我心里一动:“什么事?”

祸国妖妃盯着我的眼睛:“那个主神——被邪神凭附了。”

“邪神——祟?”

祸国妖妃点了点头:“就是祟。”

整个四相局,不就是为了那个祟吗?

他的能力,毋庸置疑——这一次,并不是我打败的他。

哪怕有血色真龙气,我也没有那个能力。

一个是因为他被关了这么久,全部的力量,还没有释放出来。

一个,他的眼睛,被神君夺走,封在了真龙骨里。

最重要的,是借助了四相局的力量。

这是天时地利人和,要不是江辰代替了我,想压住他,必须得把命再一次搭上。

那个东西的能力,极其可怕,是我见过,最强大的。

如果当年它的全盛时期,又有那么多的信仰,把整个三界搞个天翻地覆,并不奇怪。

“哪个主神?”

“是地位最高的主神之一,上头的事,我就知道的没那么清楚了。”

“我记得,有一个神君把祟给压制住了,是这件事情之前,还是之后的事情?”

“你知道的,也不少啊!”祸国妖妃眼睛一亮:“被附身的,就是这个神君!”

心里一沉,果然不出所料。

“这个神君把祟压制住了之后,剥夺了祟身上最强大的东西,还把祟赶出了三界,按理说是个皆大欢喜,但是没过多长时间,那个神君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变化。他从一个神君,变成了一个灾祸,上头已经容不下这种神君的存在了——神灵是三界的表率,这种神灵,已经开始连累上头了。”

真龙骨开始一丝一丝的痛,像是被弦锯在割,可我没动一点声色。

跟那些不愿意回忆的记忆,越来越接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