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80章 独门消息

灾——许多人说,我是个灾!

他们冲着我扔石头,他们说,要我永世不得超生……

“李北斗?”九尾狐看出什么来了:“你脸色不好,要不,改天……”

“说下去。”我无视真龙骨里愈演愈烈的疼痛,面不改色。

九尾狐被我的视线震慑住了,愣了愣,这才继续说道:“神君既然成为灾祸,那就没资格再做表率,更别说,最强大的神君,被最强大邪神附身,想也知道有多危险——一旦酿成了祸端,谁也收拾不了,那个神君哪怕地位高,也不可能再留在上头了。上头得想法子,消弭掉这个灾祸。”

九尾狐作为妖神,临危受命,要把那个主神给抓回来,谁知道,事情不顺利,失败了,所以受了重罚。

难怪,九尾狐是被我给连累了。

“那她上真龙穴……”

“那位大人是冤枉的,那里头肯定出了某种差错,上真龙穴,料想就是要寻找自证清白的证据,”祸国妖妃叹了口气:“可惜,反倒是又被天师府的以破坏四相局的罪过,压到了九雷锁大江里——我们大人冤枉!”

要说冤枉,那个神君,也是一样的冤枉。

被凭附,不就是为了三界平安?

为众人抱薪,却冻毙于风雪。

难怪,总有人问我,值得吗?

“我多方打听,也就打听出来了这么多。”祸国妖妃看着我:“剩下的,如果我们大人愿意说,你可以去问她。”

我点了点头。

“我们大人,”祸国妖妃满脸希望:“怎么样了?”

“很好,”我把九尾狐的事情说了一遍:“等她睡够了,我把你的事情转告给她。”

祸国妖妃一听,别提多高兴了,眼里像是有了星星,连忙点头道谢。

终于不再像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妖艳美人,而像是一个兴奋的小女孩。

似乎所有人,都有人在翘首等待。

唯独我——没人想让我回来。

门口一阵响:“七星,起来!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接东西来啊!”

“你小点劲儿,铃铛让你撞烂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

“你是我就好了,铁汉柔情。”

“我看你是铁汉弱智。”

程星河和哑巴兰回来了。

程星河看见古玩店老板站在门口,还有点纳闷:“你在这扮演石狮子呢?我们不给开工资啊!”

哑巴兰一看屋里有个美女,眼睛一亮,把满手的西瓜搁在了玄关桌子上,手就往裤子上蹭,看意思想过来握手,可看清是祸国妖妃,眉头一皱:“她怎么来了?”

祸国妖妃一看哑巴兰的打扮,噗嗤一下就笑了,这一笑,笑的哑巴兰眼冒金星。

现如今,十二天阶,四大家族,摆渡门,厌胜门,大家合力把真龙穴的风水给调整好了,程星河他们靠着四相局的力量,能力稳定了下来,诅咒已经消失了。

哑巴兰终于换上了梦寐以求的男装。

不过换上男装是换上男装了,就是品位不太行——拿今天来说吧,帽衫配西裤,脚踩尖头皮鞋,腰上是个虎头腰带,反正什么显得阳刚他就穿什么,搭配出来匪夷所思。

唯独一头长发没剪,说是到了理发店,又觉得不习惯,程星河说也好,本来他就没多少脑子,头发再剪了,一点坠着的重都没有,哪天风大别把脑袋给吹下去。

可谁让他长得好看,哪怕穿身化肥袋子上街,也不少姑娘窃窃私语:“这小哥哥还是小姐姐?”

“像是模特。”

“要个微信?”

“我不敢,肯定不给!”

哑巴兰为此闷闷不乐:“都说要微信,我等了半天也不来,怎么她们净骗我。”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程星河往往一边打游戏一边说:“要不你别喜欢女的了,喜欢男的吧。”

“那不行,女人是老虎我也喜欢。”哑巴兰义正辞严:“她们有曲线,男的没有。”

“你懂个屁的曲线,屁股不也是曲线?谁还没个屁股?”

苏寻最后一个进来,看见古玩店老板很高兴:“师父,留下吃饭,买了帝王蟹。”

古玩店老板回过神,眨了眨眼,似乎自己也忘了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了,一脸迷茫。

祸国妖妃站了起来,歪头看着我:“那我就不打扰了,下次再见——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西山白亭子叫我。”

西山白亭子,没错,那地方传说是住着狐仙。

九尾狐出来,她再也不用为九尾狐奔走,太好了。

四相局的事情结束,大家都得到了新的人生。

“你还愣着呢!”

程星河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我手都勒红了!”

我扫了一眼:“你说的不对,这是爪。”

程星河气的跳脚,还要打我,被我躲开,他每次打不着都炸毛,追着还要打,外面隐隐滚过了一丝雷声。

祸国妖妃这一走,古玩店老板是彻底醒过神来了:“哎呀,旱天雷!别是雷公爷又要劈什么了!”

程星河虎躯一震,把手给拿开了,忌惮的看了我一眼,白藿香也从楼上下来了:“手疼?我给你扎两针。”

“管用?”

“剧痛能把微痛压住。”

程星河倒吸凉气:“我还是微痛吧!”

哑巴兰凑上来:“什么微痛?男科手术?”

程狗素来欺软怕硬,没打在我身上那只手,打在了哑巴兰头上:“给你做个男科手术!”

古玩店老板还叨叨呢:“要是有雷击木就好了,进货贼贵……”

金毛也跟着白藿香从楼上下来了,闻到了香气,奔着玄关就扑。

我笑起来,不管其他人等不等着我——这几个人会等着我。

也就足够了。

“吃帝王蟹?紫苏叶洗好了吗?”

“洞仔那呢,别管紫苏叶了,你把砂锅刷了,上头画着大白鸡的那个。”

“哪儿来的砂锅?”

“上次在老亓那顺来的。”

我叹为观止:“你是时迁吗?”

他还洋洋得意:“放屁,老子怪盗基德。”

积点德吧你。

“哎对了,老亓把那个织锦送回来了,”程星河说道:“不过可惜的很,上面那个东西,怎么也擦不下去。”

古玩店老板耳朵倒是尖,一听说,立马就把那个织锦给拿过来了:“清理文物还得看我,你们真是守着鲁班找木匠,我看看……”

结果一打开,他愣了一下:“这是——水神岛的东西?”

我也一愣:“你也知道水神岛?”

古玩店老板一副受到侮辱的样子:“谁把你带进古玩门的,翅膀硬了,不认师父了,我当然知道了!”

他把声音压低:“前几天,才得到的独门消息,你听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