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2081章 露出神迹

我们几个迅速拉了板凳,围在了古玩店老板身边,程星河还抓了一把瓜子。

古玩店老板一看这个架势跟开讲座一样,颇为得意:“那我就告诉你们——听说最近,东海一处地方,露出了神迹!”

我们几个大眼瞪小眼,神迹?

程星河撞了我一下,把瓜子推过来,我抓了两个,跟他一对眼,就知道肯定想到了一处去了。

潇湘之所以上东海,就是为了牵绊住河洛,好让我进真龙穴。

难不成,是潇湘和河洛打起来了,打的厉害,让人给看见了?

古玩店老板接着咳嗽:“一开始,是本地的船只出了事故,卡在了礁石里,有人去救援,船挪动出来的时候,发现礁石的夹缝里,出现了什么东西,捞上来了一箱子,好家伙,古物财宝!”

现在信息这么发达,那东西一出了水面,引起了本地人的轰动,奇怪的是,自此之后,陆陆续续就有怪东西飘到了海面上来,本地人都说水神娘娘露了神迹,是给本地人奖赏,约好谁也别说出去。

可还是有好事之徒偷偷传到了网上,立马吸引来了各种专家,明里暗里都有——明里的自然是搞科研的,暗里的,翻山客,提篮子的,那就说不清了。

我们熟悉的琉璃桥的赵老教授就亲自去了,琉璃桥下手买了那些东西,赵老教授一研究,乖乖不得了——赫然是他最喜欢的课题,景朝的物件!

再一研究,这些文物上都有一个信息,叫“水神典”。

谁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推测像是某个时候,这地方有过某个岛屿,举行过盛大的庆典——是神和神之间的庆典。

那个年代的人制造了许多供品来祭祀神灵,寻求保佑,不过沧海桑田,这人文地理都出现了变化,谁也不知道什么水神岛。

很多人存疑,说“景朝”这东西,真的存在吗?不过这倒是并不耽误东西值钱,不少人闻讯,已经赶过去收东西了,因为也有学者认为,那地方有可能,存在一个消失的文明,打捞出来什么东西,极有价值,说不定能添在历史书上。

“也有人推测,这地方以前有过某个岛屿,但是突然有一天消失了,哎,说洋气点,亚特兰蒂斯,你们听说过吧?”

哑巴兰抢着说道:“知道,海王!”

古玩店老板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那个织锦说道:“你这个显而易见,就是那个水神岛的东西——别看有瑕疵,这东西你给我,转手十倍价,利润咱们对半开。”

说着就要把织锦给拿走。

程星河松开瓜子一把抓回去了:“那不行,这东西我们还有用呢——哎,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传闻没有?”

古玩店老板跟到嘴的肉被叼走一样,十分失望:“那谁知道,我又没去过,你们要去就过去看看——哎,给我带点纪念品来。”

神与神之间的庆典,这一趟,说不定,就是关键了。

给老头儿过头七,这一晚上我没睡着——权且,当最后陪老头儿一次。

可到了凌晨两点,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感觉。

门口有人。

心头一动,回煞?

传说之中,人死头七,晚上会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走一圈,算是彻底跟这个世界告别,在地上铺满香灰的话,甚至能看到死者的脚印。

不过,后代绝不能跟死者见面,否则大不吉——轻则影响运势,重则,自己也会被阴差给拉下去。

摆了满桌子的酒水——一方面是祭祀死者,一方面要慰劳阴差。

果然,一阵铁链子的声音,隐隐响了起来。

传说之中,为了放着死者溜走,阴差都是要用铁链子拴着死者的。

我避到了香案底下。

但是从幕布的缝隙里,看到了玻璃上的剪影,赫然,是个菱角分明的侧脸。

二宗家?我素未谋面的二宗家。

但那个身影,也只闪了一瞬,就消失了。

老头儿不肯回来?

不对,我眼里顿时一热,他知道我肯定在这里,才不肯进来的——他怕跟我碰面,带来祸殃。

这个时候,还为了我着想?

我想追出去,想见他最后一面,可是我摁住了自己的冲动。

人死不能复生,三界有三界的规矩。

老头儿,一路走好,这是最后一程。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

是被一阵开门的声音,和哑巴兰程星河的声音吵醒的:“卧槽,这什么东西?”

“回煞!”

“叫你哥起来看看!”

眯起眼睛,我还躺在香案下面,外面阳光刺眼,天已经亮了。

程星河刚要回头,我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倒是把他给吓了一跳:“你啥时候学会瞬移了?”

学会就好了。

门口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是香灰的痕迹——一个圆形,上面有一道缺口。

哑巴皱着眉头:“好像是个被拿走了一块的披萨。”

程星河也皱起眉头:“看来下次不光要给老头儿送茯苓糕,还得弄点披萨。”

老头儿昨天过来,是为了给我留下这个?这什么意思?

白九藤也出来了,看着这个痕迹,眼里有了一抹忧虑。

“你认识?”

“我哪儿认识。”白九藤把手摇的跟风扇一样:“我就是胆小,有人放屁都得找地方收惊。”

江采萍飘然出来,也盯着那东西,不过她什么都不记得,更不用想问她了。

江采菱抱着胳膊,也有点好奇,苦思冥想了起来,可惜也没想到什么。

“都准备好了。”这个时候,楼梯一阵响声,白藿香下来了:“走吧。”

她提着一个很重的箱子。

之前就说好了,等老头儿过完了头七,我们就要上莲花湾去了。

以前碰上的对手,是各种邪祟,最高是屠神使者,迷神,可现在——可能是吃香火的。

好在,真龙骨逐渐成长,金龙气也越来越强大了。

查清楚真相的时候,终于来了,老头儿,到时候,我一定还你个交代。

这一次要下海,所以程星河准备了不少东西——找老亓买了不少水灵芝草,叫记在我的账上。

人也是前所未有的多,除了我们我们四相局小分队这五个人一个金毛。

跋山涉水,来到了东海。

东海是非常大的,这一次来的莲花湾,不同于兴隆宫和上次遇上蜃龙的岛屿,对我们来说,是新的临海小城。

这地方跟旅游胜地,新兴港口城市不大一样,还保留着比较古朴的气息,沿着海岸边缘,是一排一排白石头搭建成的房子,家家户户门口都有很大的匾,里面晾着虾米和鱼干,门口跟北方的柿饼和辣椒大蒜一样,成串的挂着撑开的鱿鱼,有一种很特别的海味。

这地方经济不甚发达,大多是本地渔民,看着我们还有些好奇。

街边有很热辣的香气,是个小摊子——也是本地人自己在家门口支的,石锅热油,鸡蛋跟小海鲜一起翻炒,撒大量的鱼酱和辣椒,红红黄黄的颜色交织在一起,引得人食指大动。

几个小孩儿捏着毛票,眼巴巴在等。

程星河一下就走不动了,拉着我坐在了摊位边上:“老板娘,来五份!”

哑巴兰数了数人头:“小分队就五个,江家姐俩,白九藤,金毛……程狗,你怎么这么抠,只给咱们自己五个点,不能让客人看着吧?这不是得要九份吗?”

“谁跟你咱们了。”程星河不耐烦的说道:“要吃自己点,我一个人吃五份。”

我有时候就疑心,这货是泔水缸投胎吗?

老板娘高兴了起来:“莫急,都有都有的,要辣子香菜不要?”

这是本地小吃,叫鱼汁煎,便宜量大,焦香可口,本地人都喜欢吃,正是午饭时间,来来往往很多人,我们才吃着,就听见两个人窃窃私语:“又出事了。”

旁边的人皱起眉头:“哪里?”

“麻愣的船,叫他莫去,他贪心。”

那人担心起来:“人呢?”

“你说呢?见水神娘娘去咯。”

鱼汁煎老板娘不由叹气:“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