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2083章 拉船之手

不对啊?

我问:“一个?不是说触礁被救了吗?怎么会只有一个?”

“鬼——水里有鬼!是他们把我们的人都吃了,他们还追我!”里头那个癫狂的声音,显然也听到了我们说话,立马喊道:“你行行好,放我出来,他们来了,他们马上就来了!”

“他们?”

旅店小哥显然怕招惹了麻烦,就想把我们推进了自己房间里去,可早让程星河给拦住了,我靠近大门:“他们是谁?”

“是水神的人——吃人!饿鬼,是水底下的饿鬼!”里头那个声音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他们还会来的,你救救我,他们追我!”

“他是回来报信儿的,”旅店小哥没了法子,只好说道:“就回来了他一个,可他——疯了。”

在门内人支离破碎的叙述,和旅店小哥的讲述之中,也组织出来了,原来,当初晨星号触礁,就怪的很。

那个时候,他们全体船员,测绘附近的水文,就发现前面一处海域不对——跟地图上,对不上。

那是个晚上,月明星稀,隐隐约约,见到水面上凸起了一个巨大的岛屿。

他们觉得奇怪,就上前靠近,发现这片水域,跟本地人传说的一模一样。

他们都还挺兴奋,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新的水文情况,可刚靠近,大家就觉出不对,船上的各种设备,竟然集体失灵了,根本没法跟外面取得联络。

他们正纳闷呢,有观测人员就大喊了起来,说水里有东西。

往水下一看,所有人都愣住了——水底下,出现了数不清的手,和脸!

他们哪儿见过这种阵仗,全愣住了,而那些水下的东西,跟恶鬼一样,拽住了巨大的船,就往下拉。

下一秒,咣的一声,船上传来了巨大的震颤,触礁了!

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有一个岁数大的最为冷静,放下了救生船叫大家快跑,又抓住了这个船员,给他丢下了一个备用的小船,还给他让他赶紧找救援,记住了,千万别回头。

那个岁数大的,对本地民俗有研究,显然是知道什么说法。

这个船员赶紧驾上了小船就往外跑,可这一跑,他心里放心不下,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可这一眼,他就看见了奇怪的东西。

他直接被吓疯了。

后来小船漂到了莲花湾,本地人一看他躺在了船上,吓的不得了,弄醒了问他出了什么事儿,可这个船员直接就疯了,什么也讲不出来,结结巴巴,就说恶鬼,恶鬼抓他肩膀什么的。

幸亏小船上有个紧急录音装置,渔民们弄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儿,感觉派人去救人。

到了地方,就看见晨星号触礁,还卡在原地,船上的人全消失了。

照着录音内容,应该是逃生了,可刚巧凌晨起了风暴,小船要是离开大船,也极为危险。

大船出事,救援的时候,这才发现,底下露出来的东西。

“他们追过来了,危险,危险,放我出去!”

我绕到了走廊,能隔着窗户,看见那个门里的海员。

心里一沉。

哪怕那么远,也看得出来,他身上,有森森的煞气和邪气。

肯定是遇上什么了。

“小哥,你要干什么?”

旅店小哥看见了我动作不对,就要喊我,可我身子一矮,直接翻了过去。

小哥嗷的一声就喊出来了:“寻短见啦!”

可我已经一只手抓住了窗台,翻身落在了上头,盯着那个海员。

他的脊背上,出现了大团乌青。

不是普通的乌青——像是某种图案。

被衣服遮住了大半,看不大清楚。

不过,像是某种活物的尾巴。

东海的水,果然是深。

旅店小哥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神仙啊,我还以为——我的店要成了凶宅了……”

海员转过脸,忽然抓住了封死的窗户,又摇又喊:“他们来了,他们就在后头……鬼船!鬼船!”

鬼船?这又是什么东西?

翻回去,让小哥开门,好让白藿香进去,给他看看。

小哥不肯:“真要是放走了,担不起这个责任……”

“里头那人有危险,不让医生看,出了人命,你这变成凶宅怎么办?”

这一下像是捏住了小哥的命门,他这才小心翼翼的把门开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开了门,那人跟疯了一样,就往外冲,劲头极大,我和程星河刚要拦住,几根针精准的飞过去,直接把那海员扎翻在地,一下就不动弹了。

旅店小哥直了眼,盯着白藿香:“你是……”

白藿香还以为他认识自己这手绝活,禁不住有些得意:“见过点世面,你也知道安魂针……”

“李莫愁!”

白藿香的得意一下凝固在嘴边,程星河捂着肚子笑出了猪叫,白藿香拉着脸,对他也是一把针。

那个海员被白藿香安魂,看上去精神好多了,不那么恐惧了,不过还是木呆呆的,照着白藿香的说法,应该是受到了强大的刺激,魂魄散了,吃了安神药,一炷香功夫就好了。

江采菱在一边叹气,看着无忧无虑的江采萍:“这个疯子要是也有这么好治就好了。”

她说是看热闹,其实,也是为了找到了那个黑手,好帮江采萍恢复记忆。

正等着这海员恢复记忆呢,忽然一个声音就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哎呀,李大师,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不枉费我在这,等了这么长时间!”

一回头,是上次在南三条的海货店,看见的那个蛤蟆镜。

江采菱也想起来了:“这不是上次那个——不露头,我就忘了这码事儿了。”

蛤蟆镜还是打扮的十分富贵,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人民币的光芒,连忙说道:“小哥,我都把船准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起航啊?”

旅店小哥一瞪眼:“这一阵子,咱们这有规矩,外地人不能下水……”

“谁说外地人了,”蛤蟆镜往身后一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已经找到了好向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