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89章 拦路之船

程星河一愣,立马抓住了对讲机:“你他娘放的什么歪嘴屁?什么叫走不了了?一会儿等着让海浪给卷沙子底下去?”

“不是我说的。”蛤蟆镜的声音显然也有些发抖:“是二妹娃说的——她说,船怕是有点问题。”

刚才还好好的,能有什么问题?

程星河皱起了眉头,看向了二妹娃,又看向了我:“不会是——二妹娃不想走,故意找个借口吧?为了自己的男人,拉咱们一个船陪葬,可不怎么厚道。”

赵老教授也知道了来龙去脉,叹了口气:“这姑娘也是情深义重,小孩子嘛,心智不成熟——顺轩。”

他一个小元宝手的徒弟立刻过来了。

“叫咱们船上的船工上他们那边看看去。”

被称为顺轩的小元宝手立刻下船舱找人,上了小白腿上。

现在已经三点五十了,再回不去,怕真就有点危险——毕竟水文先生的预测我们都看见了,一秒都不带差的。

程星河摆着手指头算了半天时间,算的跟酱豆腐一样,我让他没事看看幼儿园教材。

他正要还嘴,对讲机就响了起来:“老师,咱们船工也说,确实是出问题了,这船走不了了。”

蛤蟆镜一下就急了,他有钱是有钱,这个船也不是一般的船,谁也不可能就这么扔海上。

说着就看向了二妹娃,显然疑心这船出问题,是二妹娃动了手脚。

不过二妹娃面无表情,一声不言语,似乎这地方的一切,都跟她无关,她只看着那片埋了麻愣鞋的海。

我回到了小白腿上,就劝他,命比财产重要,搭赵老教授的灰船回去算了。

有钱人都惜命,蛤蟆镜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下来,一帮人挪到了灰船上,哑巴兰还挺庆幸:“幸亏咱们这还有一个备用的船,不然就真交代在这里了。”

唯独白九藤表情还是不好看。

安顿好了,灰船上顿时就拥挤了不少,船工去开船,可半天也没动静。

程星河一个劲儿看表:“不是,他到底磨蹭什么呢?”

不长时间,那个叫顺轩的上来了,脸色已经白了:“老师——咱们的船,也坏了!”

赵老教授一愣:“你说什么?”

那个顺轩看向了被我们强拉过来的二妹娃,脸色顿时涨的通红:“你!是不是你?弄的你们小白腿走不了,还把我们的船也弄坏了——你想死自己下海,别连累我们!”

二妹娃冷冷的看了顺轩一眼,忽然一转身,就要从灰船的船舷上跳下去。

我一把抓住了她,程星河也是:“姑奶奶,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以死明志?”

赵老教授也被惊住了,张口就想劝二妹娃,可这一瞬,赵老教授自己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一只手,死死抓住了自己那条被六指抓住的腿,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就往下滚。

白藿香看出来了,立刻给赵老教授扎针。

可白九藤在一边事不关己的说道:“这是锁魂印,治不好的,别白费劲儿了。”

那个叫顺轩的徒弟立马问道:“这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抓他的,迟早要把他给拉下去呗。”白九藤盯着这两艘船,眯起眼睛:“不好,不好,很不好。”

我立马看向了顺轩:“你先说说,船是怎么个坏法?”

顺轩反应过来:“两个原因都差不多——说是启动不了,像是发动机被什么给缠住了。”

缠住了。

我把避水珠含在了嘴里就下去了。

不长时间。程星河也跟下来了。

我们一到了船底,顿时都皱起了眉头,互相看了一眼。

人脸藤。

两艘船底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人脸藤!

果然,世上就一种东西,能短时间之内长这么大,足够把巨大的船给困住。

而那些人脸藤,面色红润,眼睛微微睁开,显然是刚喝饱了养料。

这可不是二妹娃能做到的,是底下的东西,舍不得让我们走。

我甩开了斩须刀,对着那些人脸藤削过去,哪怕人脸藤坚韧,可在真龙气之下,啪的一声,炸的到处都是。

程星河很高兴,给我比了个大拇指,可我看出来,没这么简单——船底下的木板里,还有人脸藤的根须。

这玩意儿一丝根须就能活,不搞干净了,半路遇上什么海里的灵物吃饱了血,还是会抛锚。

我没法子,只好剔除了起来。

两个大船,工作量不小,把哑巴兰他们也喊下来帮忙,这才弄干净了。

再一上去,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果然,白九藤已经盯着自己的表说道:“快五点了!”

离着风暴起,就还剩下一个多小时了,而我们得花三个小时返航。

还能怎么办,赶紧呗!

上了甲板,船工开船,二妹娃一开始有些不情不愿,她一双眼睛光看着我,显然还想管我要避水珠好下去救人,不过她也知道,一船人的命在她手里,一言不发,就去开船了。

船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不过一返航,就看见一个很大的轮廓靠近了。

也是一艘船。

说起来,今天跟我们一起到了这种远海的渔船几乎没有——都听见了水文先生的话,生怕七点之前赶不回来。

对面那个船极大,颜色发乌。

他们要是这个时候,上水神岛水域,也会倒霉。

都看见了,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我让二妹娃尝试跟他们取得联系,可程星河一把抓住了我:“联系个屁——你瞎啊,没看到那个船上头是什么?”

这个时候,海面上已经升腾起了一层白雾,越过白雾,我看到了那个船的桅杆。

帆船?但是再仔细一看,我也皱起了眉头。

那个船有寻龙角,凤凰头——绝对,不是这个年代的船。

像是,古装剧里穿越出来的!

二妹娃转过脸,看清楚了雾霭重重里的船,吸了口凉气。

她处变不惊,只露出过两次失态,第一次,是看见了麻愣的鞋,第二次,就是现在。

“走不脱了。”她喃喃的说道:“这是——水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