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90章 女人歌声

这东西,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片海域出现了。

很久之前,本地人就开始在雾霭茫茫之中,见到这种奇怪的船。

当时本地人就觉得不对劲儿,这船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莫不是遭了难?

总有好事的想上去看看,可这一去了,就不回来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吞了一样。

远处的渔民见到了,要回去搬救兵,可救兵再一来,连着怪船,带附近好奇的渔船,早就没有踪影了。

不光如此,这船一出现,当年必定会发生灾祸,总要死不少人。

时间长了,本地人找到了一个规律——一旦这种船出现,那必定是来索命的,跟它沾边,绝对没有好下场。

程星河看了我一眼:“幽灵船呗。”

关于幽灵船的传闻,古今中外,都没有少过。

哑巴兰也跟着掺和:“又是水神岛,又是幽灵船,这东海怎么这么不太平?”

大海一直就是喜怒无常的代言词,有什么传说都不奇怪。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蛤蟆镜也紧张了起来。

“还能怎么样,”程星河一幅过来人的模样:“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不过,我倒是隐隐有种感觉——这个鬼船,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它肯定要干点什么?

跟水神宫有关吗?如果,靠近那个船,会不会有水神宫的线索?

我倒是很想上去看一看。

只可惜,今天会有大风暴,不能拿着两船人的命来趟雷。

那艘巨大的船在雾霭之中,逐渐靠近。我们这两艘船也不算小,但是那个船巨大的宛如一个怪物,几乎能把头顶的光给遮住。

有些人是有巨物恐惧症的,有个原因,就因为太过巨大的东西,给人强烈的压迫感,让人觉得自己是别人鞋底下的一只蝼蚁。

我抬头盯着那个巨大的轮廓,忽然想起来了。

刚才泅下水去的时候,也见到了一个巨大的,没有实物的影子。

好像——跟这个极为吻合!

这个时候,云雾漫上来,遮住了整个天空,我们往回赶,是要跟那个大船擦肩而过的,可没想到,那个大船忽然偏离了本来的航线,到了我们面前来了!

我们几个心头都是一沉。

二妹娃吸了口气,手一直在抖:“水神娘娘要来收人了。”

本地人说,隔一段时间,水神宫的使唤人手不够,就会拍出鬼船来收活人,所以每次鬼船出现,才会死这么多人,都是被拉到了水神宫去了。

说是这么说,谁也不能坐以待毙,二妹娃也着急,还想把船开到了另一边躲避,可那个大船轻松的跟着过来挡住,个头那么大,轻捷的却跟纸糊的一样!

这个时候,我们跟鬼船,已经越逼越近,抬起头,巨大的船越来越清楚。

我们看见的船头沾满了贻贝,像是一张一张吐舌的嘴。

果然,一个人也没有。

程星河指着一个地方:“你看!”

那个位置上,挂着一个破烂至极的帆,帆上有一个很特别的符号。

是个风水符,半面太阳,半面月亮,具体是什么字,不得而知,但——确实是“生死轮转”的意思。

赵老教授盯着那个旗帜,喃喃的说道:“生死船……”

我隐约想起来了——景朝的时候,是有这么种东西。

跟海里的冤死鬼有关。

“怎么个意思?”

“景朝的时候,有过海战,”赵老教授告诉我们:“这种船,是专门给死在海里的人收尸超度的,可是,可是……”

他的表情,越来越惊惧了:“可是,这船应该是纸扎的,为什么……”

纸扎船,下海就沉,为什么,能漂流到了现在?

“时间可越来越不够用了。”蛤蟆镜不住的去擦头顶的汗,喃喃说道:“咱们来不及了。”

这个船出现的目的,就是要挡住我们,等暴风一起,把我们给卷下去。

我吸了口气,二妹娃和船工,已经是尽力全力,可谁也没法让船长翅膀,从鬼船头上飘过去。

蛤蟆镜一个劲儿的催:“你不是莲花湾开船最好的吗?你倒是过去啊!”

二妹娃脸色惨白,忽然说道:“也许——是麻愣,过来接我了。”

她遭受了强大的精神打击和惊吓,能继续开船,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下,所有人全看向了我,把我当成了主心骨。

我一寻思,看向了程星河:“凤凰毛借给我用一下。”

程星河一下就明白了,等着大船逼到了我们跟欠,凤凰毛一甩,就勾住了那个大船。

蛤蟆镜和赵老教授全愣住了:“你要……”

过去看看。

二妹娃盯着我:“你——这不是找死吗?”

找死也比等死好。

哑巴兰也激动了起来,要跟着上去看看,我让苏寻和哑巴兰看船,自己顺着凤凰毛,轻捷的翻了上去。

程星河紧随其后,背了个袋子。

“你要收麦子还是怎么着?”

“幽灵船上肯定有值钱的,不拿白不拿。”

上了甲板,船上果然空无一人,但有一种极其压抑的气氛,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好像一些门洞子后头,都藏着些什么。

先看看驾驶这船的,是个什么东西,如果有,灭了它,如果没有,把它开走。

我和程星河下了梯子,这个时候,云雾越来越浓郁了,一股子糟朽的气息,程星河捂住了鼻子:“死气。”

没错,就是死气。

楼梯下面一片乌黑,我跟程星河一起走进去,觉出脚底下横七竖八,躺着许多东西,天花一亮,我们都屏住了呼吸。

白骨头。

那些白骨头身上,还套着腐朽的衣服,看鞋子能看出来,是渔民的鞋子。

那些消失在船上的人。

而这些尸体的腐坏程度和衣服的样式,可以看出来,有一些区别,说明死亡时间不一样,时间跨度很大。

说明,这么些年来,一直不断有人上来,死掉。

这个时候,程星河一把拉住了我:“你听。”

一片幽暗之中,我也听到了一个动静——是歌声。

女人的歌声。

这声音,是从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