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91章 调虎离山

传说之中,能唱歌的灵物,都需要好生提防——那哪儿是唱歌啊,那是迷魂咒。

鲛人就会唱歌,唱歌的目的,是把人引过去,吃了。

而那个歌声,轻灵飘逸,虽然是听不懂在唱什么,可此情此景,谁也得瘆得慌。

我们奔着那个方向过去,走廊上有很多黑乎乎的东西,像是船上的某种用品,不过时间长了,全都糟朽的不成样子,看不出本来面目。

一边走,我伸手想摸一摸这是什么木料,不过,触手就是一种极为滑腻的触觉,像是上头蒙了什么经年不化的污渍。

越往里,那种歌声也就越清楚,我听见,里面有这么两句:“高高起云髻,低低下雨廊,妆罢无人看,凭栏盼我郎。”

跟在白老爷子那作怪的春雨,唱的差不离——春雨以前,在东海跟过潇湘。

这歌声哀婉凄切,让人鼻子发酸。

不过,今天不是来欣赏的,只能唐突佳人了。

到了地方,我一脚把门踹开,斩须刀已经出鞘,程星河赶在我后头,一个天花飞起来,可我们俩同时“嗯”了一声。

这地方,竟然一片空空,什么人都没有!

我和程星河一对眼,心里同时咯噔一声。

这情况,不用解释——里头的东西,是故意唱歌把我们给引进来的。

我和程星河同时转过身子,对着外面就跑了过去,可这么一跑,立刻就觉出来了,这个船不知道哪里,变了。

跟我们来的时候,不大一样——乍一看没区别,还是累累白骨,可那些白骨,都没有鞋。

我们下来的时候,分明还看见,其中几个白骨,穿着渔靴呢!

这在风水上,叫覆海移山。

也就是启动机关,把你从一条路上,不动声色的移动到了另一条路上,从而产生鬼打墙的效果。

果然,到了我们记忆之中下来的位置抬起头,头顶一片漆黑。

出去的旋梯,不见了。

程星河吸了口气,就看向了身边那些骨头:“难不成,这些人……”

也是下来之后走不出去,被困死在这里的?

程星河的脸白了。

他不跟江采菱一样,对黑暗有恐惧症——他对“饿死”这件事有恐惧症。

“怕什么,有我呢。”我抬起头:“天花,凤凰毛,能照亮的,全点起来!”

这地方顿时亮如白昼。

我抬起头,就看向了这地方的构造。

龙……

来的时候注意力全被歌声给吸引住了,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也雕刻了许多的龙。

乍一看,这些龙跟真龙穴里十分相似,可我看出来,这里的龙有一点不同——四爪的,而且,角极小。

外头还有一船我们的人,先不想这个,我仔细的看了看这里的构造,没错,就是厌胜的法门,“覆海移山”。

这东西,八成也是景朝的产物,厌胜亲自造出来的。

亏了我这个身份,换了别人,还真未必能走出去。

我立马去拆机关——这种机关跟骨牌一样,摸出来,没了连续性,立刻就会失效。

不过,一边拆着,我心里还是一紧,这东西我是能解开,但需要不少时间。

外面还一船人等着我们呢。

黄杨木板,苦柏木板,后头应该还有个“珠联璧合”的设置,掏到了“桃花芯子”,这机关就破了……

“啪”的一声,底下忽然一声响。

“怎么了?”

“不用管,你手头上东西要紧。”程星河说道:“底下的有我。”

不用他说,我也听出来了,底下一片“沙沙”的声音,像是蔓延了许多的爬虫。

转头一看,皱起了眉头——好家伙,人头水蚤!

这玩意儿类似跳蚤,却比跳蚤大,有乒乓球大小,翻过来,肚皮五官俱全,活像是一张人脸,

传说之中,是找不到轮替的淹死鬼化成的,专吃活人血,一个两个好对付,这么多……都是死在船上的冤魂变的?

凤凰毛一燎,一大片海浪似得人头水蚤被直接掀翻,噼里啪啦,声音像是在爆炒黄豆。

程星河啧了一声:“这玩意儿溜光水滑的,炸一炸可能好吃。”

歌声是来引我们入瓮的,这些人头水蚤,是来拖住我们的。

这个船,犹如一个巨兽,是把人吞进嘴里吃!

有程狗在,底下那些玩意儿我也不怎么担,可这个时候,程星河一吸气:“妈的,这玩意儿会飞!”

话音未落,嗡的一声,好几个东西对着我就瞎鹰似得撞过来了!

我头也没回,斩须刀一甩,真龙气震出,身后一片四分五裂的声音,撞在了粘腻的板子上。

可就这一下,我就辨别出来,其中一块人头水蚤尸骸撞上去的声音,跟其他的不一样。

那块板子不对劲儿!

斩须刀对着那玩意儿一削,啪的一声,那地方顿时四分五裂。

这一裂,头顶上大片大片的板子滑落,光线就流泻了下来。

找到出口了“走!”

我们俩窜出去,就听见对面一阵吵嚷的声音:“那到底是什么?”

“快把那玩意儿弄下去!”

还有一阵,速度极快,爬行的声音。

我们的船上,果然出事儿了!

可现在,云雾更加浓重,可见度极低,程星河一凤凰毛撩出去,云雾倏然被打散一片,当然,很快就合拢了回去,可就在那一瞬间,我们俩就看见,船上多了许多身影——鱼尾巴的海居士!

他们不能见光,有了云雾,就爬出来了!

对亏苏寻和哑巴兰留下守船,白藿香江采菱他们也帮了大忙,不然就真交代了。

我们赶过去,麒麟玄武令没用——这些东西见状,反而愈发凶狠,我知道,这些是河洛的补下,认出是潇湘的人,更不会善罢甘休,于是我下了狠手,斩须刀上真龙气一炸,那些东西显然对真龙气极为畏惧,啪嗒啪嗒一响,转身就坠入到了水里,跟下饺子差不离。

这些东西,认识真龙气。

“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哑巴兰别提多高兴了——他的花衬衫,被那些东西抓出了数不清的六指窟窿,布条儿子挂身上招摇,很有乞丐风,但是身后的人,谁都没伤着。

他护住了所有人。

原来,我们一走,云雾更加遮天蔽日,没了光,那些东西就跟壁虎一样的爬上了船,要把他们给带海里去。

我算是长长松了一口气,终于解决了:“赶紧走!”

可蛤蟆镜盯着我,喃喃的说道:“来不及了……”

云雾里,他手表上的夜光指针十分清楚——快七点了!

坏了。

二妹娃立刻要开动船,可这个时候,指针跳到了七和十二上,“呼”的一声,这片水域,平地就起了一阵大风。

船上所有的东西,全部开始东倒西歪,脚底下一会儿高一会儿低,比海盗船还刺激,加上甲板湿滑,好几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下一瞬,船下的海浪拔地而起,像是要把这两艘船举高了,再重重的摔下去!

“咱们完了……”二妹娃盯着这片雨雾,和那个巨大的水鬼船:“是水神娘娘,要把咱们留下……”

程星河就更别提了,一歪头就吐了,哑巴兰也一样,他们俩晕船。

我转脸看向了那个巨大的黑船。

出人意料之外,海浪这么汹涌,可那个黑船,却跟焊在了水面上一样,一动不动。

“哄”的一声,又一道浪头打了过来。

船工哆哆嗦嗦的说道:“咱们的船,保不住了……”

我吸了口气:“大家想法子——上那艘水鬼船。”

一听我这话,他们全愣住了:“你说什么?”

“你们没看见,水鬼船那么稳当?”

我大声说道:“大家跟着我。先上去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