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01章 卧榻之下

“外头带进来是有,不过叫什么名字谁知道,”那个海罗刹陪着笑,把我们引进去:“大人要找,我带你看看。”

这一进去,里头隔着不少栅栏,栅栏后头许多垂头丧气的——叫人来说,不像人的多,可称之为“海怪”。

有的像是个胖头鱼,偏偏伸出了四只人手,有的是人的上半身,海鳝鱼的下半身,乍一看跟美人鱼似得,不过肤色青灰,脸颊是伞蜥蜴一样的两个大鳃,别说美了,倒是有点吓人。

不过这些东西一看见人来,眼巴巴就靠在栏杆上,但不敢吭声,不说可怕,倒是有点可怜。

“都是为什么关起来的?”

“有偷吃富贵鱼的,有走错地方的,都没什么大本事。”

这水神宫的富贵鱼,是一种类似吉祥物的东西,类似陆地上的花圃。

再一听,鸡毛蒜皮,按理说犯的罪过都不大,也至于关一关?不过这地方的海罗刹表示,没有律法,管不住这些东西,它们得翻了天,小惩大诫,这是以儆效尤。

河洛把东海治理的很严格。

进到了最后头,有个大石头门,海罗刹往身上摸钥匙——揭开身上一件黑皮,里面挂着数不清的白钥匙,跟圣诞树一样,丁玲桄榔的。

打开门,灵气就更盛大了,一眼我就认出来了,这地方关的,都是我认识的水族。

跟着潇湘的那些部下。

这一进去,里面就是一阵怒吼:“你们把水神怎么样啦?”

“水神是正统,现在篡位的,怎么拿走的,就得怎么还回来!”

“啪”的一声,更有甚者,吐出了黏糊糊的东西,对着我们就喷射了过来,青绿色,密度比海水大,直接奔着我们面门就过来了。

程星河一凤凰毛挡住:“都怀了小鱼了还是怎么着,说吐就吐?”

“这些东西,冥顽不灵!”海罗刹低声说:“要不是得靠着它们问出白潇湘的下落,早把他们咔嚓了。”

说着赔了个笑脸:“当然了,我们无能,大人是水神娘娘的亲随,问出白潇湘的下落,就靠您了。”

我学着电视里的领导,大模大样的点了点头:“你去吧,我单独审。”

那个海罗刹犹豫了一下:“这个……”

“叫你去,没听见?把门给我看好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那个海罗刹没法子,只好出去了。

那些水族身上,累累的,都是极其严重的伤痕。

“河洛的狗腿子!”

“想让我们说,门儿都没有!”

我也不着急,凑近了蹲下,把七星龙泉拍在了地上。

这一下,周围那些水族就安静了下来。

“他想吓唬咱们!”一个水族喊道:“咱们不怕!身受水神娘娘大恩……”

“啪”的一下,有一个水族打了那个水族脑袋一下:“你忘了那是什么东西,是谁的了?”

“是——水神爷爷!”

“认识就好,”我接着说道:“那一次,我拿这个打了煞虎,你们看来还记得。”

那个时候,煞虎为害,追杀他们,是我用七星龙泉赶走的,他们也认出了我是那个“神君”。

“真是的神君!”

“我们早就知道,神君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快请神君把我们给松开,咱们找回水神娘娘,抢回东海!”

二妹娃在我们身后瞪大了眼睛,捏了自己的肉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到底是……”

程星河一笑:“他就是商店街上给人看风水的,没啥大惊小怪。”

“看风水?”二妹娃喃喃的说道:“不像。”

“我就是为了潇湘来的,”我接着说道:“你们谁知道她的下落?”

那些水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向了其中一个水族。

那个水族看上去岁数很大,一头白毛在水里飘散着,眼睛半闭半睁,宛如老僧入定。

我靠近了:“你知道?”

那个水族低声说道:“知道是知道,恐怕,隔墙有耳。”

隔墙有耳?

怎么,难不成,我们身边还真有什么奸细?

剩下的水族一听,都开始七嘴八舌了起来:“管他什么奸细不奸细,现如今神君来了,还怕水神娘娘救不出来?”

“白老道,你说出来就行了!”

“对,最后,是你跟水神娘娘在一起的,就你知道!”

原来,这个漂白毛的,是因为掩护潇湘,才被抓住,是个大大的忠臣。

“一帮莽夫。”那个飘着长发的转脸看向了那些水族,表情有几分不屑:“我告诉你们,要是想让神君去救水神娘娘,咱们就得在这里再老实待会儿——不然一片大乱,水神娘娘就救不出来了。”

那些水族不服,纷纷骂白毛狗眼看人低。

但很快,白毛低下了声音:“去光照不到的地方。”

这个声音极小,加上被水族的声音淹没,除了我,没人听见。

而这个时候,外头一阵乱响:“就在这里呢,自投罗网!”

“抢了咱们的东西,假冒近卫,好大的胆子!”

这地方没法久留了。

我立马摸到了一个锁头上,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开了:“你们赶紧躲起来——能活着,就别死。”

白毛被我放出来,一瞬间,它头顶上的白发,根根竖起,跟活了一样,插入到了数不清的锁头上。

“咔哒”一声齐响,所有的锁头,一瞬间全开了!

“神君尽管去吧——这里,我们挡着!”白毛的声音,沉静又自信。

“对,我们挡着!”

那门一开,海罗刹涌入,刚要来抓我们。数不清的水族就扑上去了。

我们要离开,可二妹娃没走,她坚定的说道:“我要找麻愣。”

放她自己在这里,当然不可能放心,可她那个性格,谁劝也不会听,人各有志,横不能绑了她带走,也只能祝她顺利平安了。

出了人夫地,后头就是水神宫了。

程星河立马问道:“上哪儿找去?”

就一个地方。

白毛说,光照不到的地方,那就只有一个——灯下黑。

什么是灯下黑?河洛找遍整个东海,唯独,不会搜查自己卧榻之下。

潇湘,就在水神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