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03章 囚中之物

蛤蟆镜也看出来了,捅了我一下:“李大师,整个水神宫这么严防死守,那些干活的也不敢靠近,说明那是重中之重啊!没准,传说之中的宝贝就在里面,走一趟不虚。”

我转脸看着他:“说起来,你对这地方这么多怪东西,一点也不害怕?”

没见哪个行外人,对这些东西熟视无睹的。

哪怕二妹娃,有了心里准备,又救麻愣心切,也是做了很大的心理建设才接受的。

蛤蟆镜把自己的蛤蟆镜往上推了推,有些得意:“我一直相信,水底下有另一个世界,早就猜出来了,怕什么。”

“你上次说,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宝贝?”我盯着蛤蟆镜,镜片倒影自己的身影:“具体是什么?”

蛤蟆镜神神秘秘的一笑:“我听说,东海有东西,能让人长生不老,心里就一直痒痒,上次跟你说来着,你忘了?哎,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过去看看。”

我往后看了看,程星河为了掩护我,自己没能进来,就不等他了,反正他鸡贼又怕死,能照顾好自己——说起来,很多次遇上危险,他都在拼尽全力的照顾我。

有他们在身边,总觉得,其实也没那么倒霉。

这蛤蟆镜说的也没错,其实刚才我就看出来了,那扇门里,有一阵微弱的神气。

潇湘的神气我认识,哪怕微弱,也极其锋锐,可这个神气,被压的气息奄奄的。

说起来,潇湘会不会以这地方的神气为掩护,躲在里面?

是得进去看看。

这个时候,几个海居士捧着个盒子,就过去了。

不过那几个海居士一到了那扇门前面,就嘀咕了起来。

按理说那个距离我们听不清,可靠着观云听雷法,也听出来了,它们全不想进去。

“这次偏偏轮到咱们了——怎么进啊!”

“上次马二他们倒是来了,不过……苦哇,出来的时候,就剩下半截身子,成了两做鱼啦!”

“里头那东西那么凶,水神娘娘养它干什么?”

“上头的事情,咱们哪儿知道呢?也别猜了,早死早超生——小三,你去。”

“我不去,我还八十老母三岁小儿呢,老五,你光棍一条,你去。”

“你说的是人话吗?我老婆还没娶上一个,我才不去。”

是个苦差事,才互相推诿。

我过去,一只手按在了他们肩膀上,装出了天真无邪的样子:“几个前辈,我新来的,不懂规矩,有什么帮忙的,我愿意去——只求几个前辈记着我,以后有事儿,多提点着点!”

一听我这话,那几个海居士别提多高兴了,眉花眼笑的说:“哎呀这小子满机灵的嘛!”

“不敢当,”我装愣头青装的很像:“在咱们水神宫,不,在三界哪里都一样,多个朋友多条路!”

“就是这样,这样好!”那几个海居士巴不得这一声,就把一个朱漆圆盒子塞给了我:“你上去敲五下门,三长两短,就是了。”

三长两短,这就不是好兆头。

我答应了下来,觉出这盒子有点重——这还是在海里,要是在外头,一定更沉。

刚要过去,没想到,一个海居士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哎,对了,你是哪个门里进来的?”

哪个门?这他娘可问住我了,我哪儿知道什么倒霉门?

“是三仙门进来的。”蛤蟆镜靠过来:“他脑子不大灵光,极为前辈别在意!”

那几个海居士一听,肃然起敬,接着看了看那个门,跟怕沾染什么晦气似得,摇着尾巴就离开了,摆了摆手,还祝我好运。

我盯着蛤蟆镜:“你怎么知道什么三仙门的?”

“我还知道三鲜面呢!”蛤蟆镜想混过去,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这才说道:“打那头听来的。”

“我怎么没听见?”我也不傻:“你来过这里?”

蛤蟆镜咳嗽了一声:“我——我是听说的,有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来过,可他说出这里的事儿,没人信他,他是郁郁而终了,我就想……”

就想,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帮他作证,还他清白?

“那人谁啊?”

他摇摇头,笑的苦涩。

对他来说,很重要吧?

我这会儿白藿香和丹白也来了,白藿香是淡定惯了,只要跟着我,什么也不怕。

丹白倒是十分紧张,紧张的一个劲儿搓手。

我按着刚才听来的,就去敲门。

果然,声音一起,门开了,不过后头,并没有开门的人。

蛤蟆镜肃然起敬:“还是声控的?”

里面黑洞洞一片,也没人来迎,倒是方便,我们就进去了,这一进去,身后“哄”的一声,那个“声控门”自己又给关上了。

这地方很广阔,但是很昏暗,跟外面的璀璨,简直是判若两人。

也极为安静,死气沉沉的。

把白藿香和丹白护在了后头,就往里迈,这一走,就觉出来了,这地方欠宽后宽,中间收紧,做成了个“八角平安”门,平安门上,还镂刻着许多的符咒,赫然是个“憋死虎”的布局。

好像给老虎戴上了一个枷锁。

河洛难道养了一个特别厉害的宠物?

说起来,我看向了自己手里的盒子。

这是给那东西送的饭。

看看这饭是什么样,就知道吃饭的是什么了。

这么想着,我就把盖子给打开了,白藿香也好奇,伸头看清楚了,我们的心全紧了一下。

篮子里面,是五六个脑袋。

吃这种东西的……

这一瞬间,我们忽然觉出,身边的水波一动——这是旋涡,犹如陆地上的大风!

能造出这么大势头的,小不了!

抬起头,我就看见八角平安门后面,漂浮起了两只红色的灯笼。

不,不是灯笼,跟外面那巨大的海蛟龙一样——那是一双眼睛!

呼的一下,那东西对着我手里的篮子就冲了过来。

但是“咣”的一声,那个头颅,被八角平安门挡住。

两条长须飘过,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头颅,和耀目的鳞片。

关在这里的,也是一条巨龙。

而这个巨龙没有角。

“这是……”白藿香一愣:“螭龙?”

之前在锁龙井替我被锁住的,就是一条螭龙。

可这不是——它头上有伤痕,它的角,是被生生锯断了的!

我抬起手,就把篮子里的东西推了过去,开了口:“你比以前,憔悴沧桑的多了。”

一听这话,白藿香他们全看向了我:“你——认识?”

不光他们,那条龙听见了这个声音,也抬起头看向了我,巨大的,凶光四射的眼睛,一瞬间也露出了几分迷惘。

依稀记得,它以前是高高坐在庙堂上,发号施令的,现在,怎么这个模样了?

这一瞬间,那个巨龙忽然跟认出我来一样,抬起头,对着我就撞了过来,跟疯了一样!

可它一抬头,我才看出来,它的脖颈上,缠绕着一个极其粗大的铁链子,脖颈上的鳞片全没了,皮肉被磨损的全是疤痕!

哪怕这样,它也拼尽全力往我这里挣扎!

丹白立刻拉住了我:“它跟你,是不是有仇?”

我刚想说话,可这个时候,隐隐约约,就听见了一阵音乐的声音。

这是大皮帽子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避开的声音。

河洛的仙乐!

我立马拽住他们往里面躲。

这地方很荒,四处都是水草和珊瑚。

才刚躲好,就听见外面一阵动静,一个人进来了。

河洛。

那个巨龙看见河洛,伏下了巨大的头颅,安静了下来。

我趁机往里看了看——这地方要藏人,确实不错,潇湘会在里面吗?

河洛到了这里,盯着那个巨龙,缓缓说道:“你想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