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09章 固平神君

这一下,所有神灵,全被镇住了。

要说固平神君和河洛的旧仇,这谁都知道,可是固平神君反而来跟河洛讨债,匪夷所思!

当然了,神灵是神灵,总比人要沉得住气,没有开口的,只抬起头盯着河洛。

这是河洛最忌讳的——人心不稳。

高傲如她,肯定受不了其他人的质疑。

说起来,我对她,似乎十分了解。

果然,河洛扬起了绝美的脸,浅浅一笑:“一个废黜了的神君,逃出来也罢了,还敢上这里来寻仇——本神,怎么会欠你的账?水神宫的人呢?给我抓住这个迷神。”

被废黜了之后,没有香火,确实很容易成为迷神。

可也有例外,比如——祟。

原因就是,被镇压之前,他们太强大了。

水神宫那些海罗刹海夜叉全冲了进来——想也知道,这地方防范的这么严,苍龙进来的时候,估计就是一番苦战,现如今,附近执勤的,大概是全来了。

不过,这些最多牵绊住苍龙,固平神君高高站在了苍龙头上,盯着河洛,缓缓说道:“你还没听本君说完,就不许本君继续说了——水神娘娘怕是心虚。”

这一下,一语中的。

河洛脸色更难看了。

而其余的神灵互相看了一眼,显然也是这念头。

“横竖,水神娘娘身边许多东西,来的都不算体面,心虚也……”

河洛锐利的视线,看向了那个一身银白的少年。

那个少年可以说对河洛忠心耿耿,身边水花炸起,人已经离弦弓箭一样,对着固平神君就冲过去了,显然就是不想让固平神君说出那句话。

河洛和固平神君……

我想起了。

“国君,东海灾祸尚未平息——附近的山峦,又生祸端,山崩地陷,民不聊生。”

国君皱起眉头:“又有灾祸?”

“还有人说……”

对方不敢说。

“说。”

“是国君无道,上天降灾……”

“啪”的一声,手底下砸了一个杯盏。

那个年代,跟荧惑守心一样,一有灾祸,肯定是要怪罪到了国君的头上来。

只要民怨丛生,那玖龙宝座肯定就坐不稳。

“国君,咱们得想法子消灾,堵住悠悠众口。不然的话,恐怕……”

那个时候,四相局还没启用,哪怕是国君,也没法保国土平安。

“我倒是有个法子,”一个声音娇媚的响了起来:“但是,帮你办好了,怎么谢我?”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那个笑声,极其好听,可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只是极其不舒服。

后来,河洛亲自出马,许多人见到了一条壮美的巨龙,跟一个硕大的人头相斗。

灾祸平息,那个挑战国君权威的固平神君被镇压,国君问河洛要什么,她点名,要金銮玉带。

那个东西似乎代表着什么,意义重大,可国君没有犹豫。

河洛,取代潇湘,成为了水神。

固平神君抬起手挡住,微微一笑:“可今天,我非得说清楚不可——当初你镇压了我,才立下大功,名正言顺成了水神,你的金銮玉带,不也是这么来的吗?可到了后来,你言而无信!今天,咱们就当着你的这些部属,来算算这个账!那个时候,我并不是有心要降灾,而是你……”

话没说完,那个少年轻捷的扑上去,面无表情,对着固平神君就下去了。

就是不想让固平神君把话说清楚了。

我留心观察那些水系神灵,发现他们都十分谨慎,没有上前的意思。

而河洛的注意力,已经全放在了固平神君身上,煞气炸起我们脚底下,都是一颤。

她动了大怒,想也知道,海平面现在,肯定拨浪滔天。

我对这个惊天八卦,倒是也有兴趣,不过,这会儿我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是抓住固平神君闹事儿的机会,等着河洛从水神宝座前面被引开。

我一寻思,看向了白藿香:“我之前掉过一些碎鳞片,你那有没有收着?”

好几次,龙鳞崩裂,甚至跟倒刺一样,反扎入了皮肉之中,白藿香照料我,跟挑刺一样,帮我挑出来过许多,程星河还嘲笑过我,人脱发,我掉鳞,早晚得秃。

但我记得,白藿香每次都小心翼翼的把那些碎鳞片给收拾起来,程星河问她这玩意儿莫非能卖钱?

她就红头胀脸的说这个是好药材,但具体能治疗什么,也没告诉过我们。

白藿香一愣,立刻就反应过来,贴身拿出了一个小包。

说是“入药”,她却没放在药包里,这东西对她来说,很特别?

那个小包上有一些刺绣,一看就是她自己做的,歪歪扭扭,别提多难看了,五颜六色绕在一起,很像是呕吐物。

不过察言观色,白藿香表情有点别扭,大概不太舍得给我,我就更不敢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了。

这东西也跟头发一样,跌落在外,也就不跟在身上的时候一样,带着生气,所以露不出金龙气。

我捏了半片,手指头上用力,“唰”的一下,就把那个东西在水中弹开。

这一下,水里倏然起了一道白浪,打在了对面。

“哄”的一声,一道柱子,拦腰截断!

“金龙气……”

那一下,把所有神灵的视线全吸引过去了:“是执掌敕神印那位……”

“他也来了?”

金龙气势如飞虹,掠过长空,就连固平神君和那个少年也怔住了,河洛就更别提了,脸上掠过了一丝惧色。

她的身份,是景朝国君敕封的,所以景朝国君这个九五之尊,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褫夺她身份的人。

她不想让景朝国君回来,合情合理。

这个时候本来就是一片大乱,金麟忽然出现,她哪儿还坐得住,往前就是一步。

“金麟,是金麟!”

已经有鱼尾人拿来了那个碎鳞片,河洛不由自主,就从高高的宝座上下来,奔着金麟过去了。

“那一位不是转世成人了,还有金龙气?”

“那一位是什么地位,肯定是脱胎换骨,夺回神骨了!”

等的就是这一瞬,趁着这里一片大乱,我奔着那个十二龙的宝座就过去了。

躲在了宝座后面,手落在了宝座上,就想起来了许多事情。

她跟我并肩坐在这里。

“这地方很美。”

“高处不胜寒。”

我握住了她的手。

这一大块水晶,还是这么冰冷。

逆鳞猛然亮了起来,潇湘,就在龙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