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10章 锯鳞之刀

她现在,伤的怎么样了?

白藿香在一边跟我点头,意思是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一只手,就要把龙椅给掀开。

可这一瞬间,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李北斗,你可算是来啦!”

一转脸,我不由一愣,这是——井驭龙?

他上次跟豢龙氏的董寒月一起跌到了豢龙氏的龙池子里,那地方可有不少怪东西,自此之后,就没了音讯,都说他已经死了。

当初他和江辰是一丘之貉,没少害我,不过他当时人都“失踪”了,我也没再理会,后来他师父枯大先生,还为了他这个“小徒弟”,找我算过账。

妈的,没想到这货根本没死!

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一看他的脖颈,我就看出来了——他的脖颈有一道极其粗大的伤疤,宛如一条大蜈蚣,那个位置,显然是个致命伤。

而现如今,那个巨大丑陋的伤疤之中,透出了一股子神气。

他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冷冷一笑:“这伤,也是为着你来的。”

落入池水,被那些怪物咬了?

“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他声音冷了下来:“我等你等的好苦……你还寒月的命来!”

一道吞天虫,穿过海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我就穿了过来。

好快——他以前,就是枯大先生的爱徒,身手不凡,现如今,就更别提了,跟肉眼凡胎的时候,一天一地。

他脖颈的疤痕里,神气大盛。

我翻身躲过,“啪”的一声,刚才站着的位置,就被生生蛀出了一个洞。

那可是最好的水晶,也被啄的碎屑四溅。

我立马就明白了,当时他落入到了怪物池子里,董寒月以身想殉,可跌入池水之后,怕是董寒月被怪物给吃了,他自己也命垂一线,有人给了他某种能延续生命——不,甚至是能突破生命的神器。

所以,他不仅活了下来,还能在水下生存,甚至,有了人没有的能力。

只是,这个样子,还能算是人吗?

突破生死的,都难以再入轮回。

白藿香一看那个伤,立刻也推测出发生了什么事:“谁救了你?”

“自然是要多谢水神。”他冷冷的说道:“那位,真正是慈悲。”

河洛是我敕封的,所以本事再大,也没法对我下手,只能一次一次的借刀杀人。

“李北斗,你活到了现在,真是不简单。”

他还是那个跟师兄汪疯子一脉相承的疯劲儿,看着我的眼神,阴森森的。

上次闯入到了玄武局的汪疯子,八成也是因为河洛,才从废人,变成了那个样子。

这位就更别提了,号称哪吒转世,专门屠龙,河洛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用他来对付我。

“谬赞。”

我转脸盯着他:“三清老人一体同心。我受过卜老人的恩惠,爱屋及乌,不能不劝你一句,你这条命来的不容易,哪怕为了你师父着想,现在退开,还能留一条命。”

他是枯大先生唯一的徒弟了,回去团聚,皆大欢喜。

可他歪着头就笑了:“我在这里等你,你以为,是为什么?”

吞天虫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对着我就旋了过来。

这玩意儿要养,需要大量的灵物。

当初他就杀过不少,可现在,养的这么大——我皱起眉头,得害了多少海里的东西?

河洛,就由着它吞噬生命?

白藿香机灵,怕我为了保护她分心,早就躲在了安全的地方,我心无旁骛,吞天虫哪怕来得快,我一只手撑住了龙椅上一个龙头,身体斜翻,仍然顺利的躲了过去。

“嘣”的一声,那个龙头倏然断开,咕噜噜滚了下去。

这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可前头因为固平神君,一片大乱,四下里全是苍龙和那个银白衣服少年打斗的声音,和器具碎裂的动静,那些神灵没谁有闲暇看向我们这里。

这个时候,他可以大声呼喊出来,找些帮手,一拥而上。

可他没有。

“我日夜祈祷,盼着你不要出事,活的平平安安,”他缓缓说道:“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亲手弄死你。”

好话劝不了赶死的鬼。

我一只手把斩须刀抽了出来。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你有了新的东西,这很好,我正好,也有些新的东西要给你看。”

他拿出来了一把东西。

那东西也是金属做的,但那种色泽质地,绝对不是普通的钢铁,是天玄铁——某种特殊的陨石锻造出来的。

一展开,是一整片,犹如一个扇面,但是每一个“骨子”上,都有绽开的刀片。

我后心一凉,这东西,我记得。

这是——锯鳞刀。

只要楔入到了龙族身上,一把拉下,没有龙族的鳞片是炸不出来的。

确切的说,是景朝国君见过。

国君曾经征召豢龙氏,捉拿潇湘,镇压在青龙局,这东西跟其他豢龙术一样,在猎捕潇湘的过程之中,帮了大忙,是豢龙氏的传家之宝,平时供奉在高堂,连拿都不肯轻易拿出来。

但是上次豢龙氏遇上了危机,我却没见他们取用过。

我猜测,八成是董寒月把这个东西给偷出来——借给了井驭龙!

“这东西有多好用,你得试试才知道。”

锯鳞刀寒芒一闪,对着我就削了下来,斩须刀铿的一声挡住,虎口一震——这东西,竟然连斩须刀都咬得住!

是跟斩须刀,用了相同的材质,也屠戮过许多吃香火的龙族,煞气极盛。

他上次没用,是刚愎自用——不,也许上次,他还没有驾驭这东西的能力。

难怪潇湘在他身上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他当初,靠着董寒月,学了许多豢龙氏猎杀龙族的能力,身体提升,这些本事也就更能派上用处了。

“那条白龙,就被我剔过鳞。”

潇湘……

我心里一紧。

难怪,河洛说过,潇湘的鳞片被……

一股子火,猛然在胸口炸开。

你好大的胆子。

我盯着他,冷笑。

他神气还是傲然,可他不知道,他的面色,越来越灰败,这是阎王催更相。

他是靠着河洛重生了。可是,他这条命,眼看着,跟燃烧光的蜡烛一样,烧不了多长时间了。

那东西在他手上一转,绕过斩须刀,对着我就楔了过来,我松手避开,在斩须刀落下之前重新接住,煞气一盛,对着他就炸了过去。

潇湘就在这里,我不用躲着了。

一刀横扫,“啪”的一声,锯鳞刀扛不住斩须刀的锋锐,直接脱手。

他身体猛然后坠,盯着我,眼神一凝。

他以为,他现在更强大了,可以报仇了,可没想到——我也更强大了,差距,跟他拉的越来越大。

不甘心,不解,畏惧,在他眼里交织,可最后,那眼神变成了——鱼死网破。

哪怕是这样,也不够。

锯鳞刀打偏。水晶龙椅上的边角,全部炸开,两条龙的头滚出去了老远。

而这一瞬,万籁俱寂。

所有视线全落在了这里。

“那是——执掌敕神印那位。”

河洛也看向了这里,眼神一凝,盯着井驭龙,简直像是在说,你怎么这么没用。

井驭龙哪儿扛得住那种视线,大吼一声,再一次对着我就冲了过来,可斩须刀直接截住他,另一只手,抓住了那个龙椅的背板。

这个地方,是活动的,我记得。

是潇湘告诉我的,世上,只有她和我两个人知道。

河洛立刻就看出我什么目的,眼神一骇,厉声说道:“拦住他!”

那个一身银白的少年翻身,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我则大声说道:“固平神君——帮我拖住。”

固平神君的声音极为愉悦:“乐意至极。”

“当”的一声,那个穿着银白的少年,直接被苍龙爪拍住。

她拦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