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11章 水晶椅子

“咣”的一声,龙气大盛,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一脚踢翻那个十二龙宝座。

隔板被拽下,面前一道柔和的神气乍现。

河洛愣了一瞬,美极了的眼眸火光一闪,厉声说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这是水神宫,那是本神的宝座,拦住他!”

她最怕的,就是在水神祭上闹出乱子,可事与愿违。

井驭龙盯着我,早翻过了身来,对着我就冲。

那个锯鳞刀倒插,对着我旋过来,我要挡住,可与此同时,吞天虫从骨子里的空隙猛然钻出,对着我就咬。

都是精妙极了的豢龙术,要是搁在半年以前,我恐怕真得吃亏。

可这半年的苦,到底是没有白吃。

金龙气翻涌而起,直接把那个力道全部架住,几道束龙锁要缠我的手腕,可还没过来,从安大全那里学来的化气有形升起,那些绳索还没触碰到我,先在金龙气上分崩离析。

斩须刀上金龙气一盛,他的身体,直接飞起,重重撞在了后头。

水中沉渣散尽,他挣扎着还要起来,可他一站起来,还没抬手,忽然就露出了十分迷惘的表情。

他本想拿出锯鳞刀的手,倏然改了方向,摸向了自己的脖颈。

这才发现,脖颈上,似乎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什么东西。

那个,被埋藏在他皮肉下的神气,燃不起来了。

我一眼就看见,是躲在一大丛晚霞珊瑚后面的白藿香,一针过去,缠着银线,硬生生把井驭龙的伤口破开,把那个神器,给“钓”了出来!

井驭龙脖子上,炸出了一圈血。

他往后一倒,发现了白藿香:“你……”

他眼里,有不信,也有不甘——想象不到,自己付出了这么多,竟然坏在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手里。

白藿香却没看他,只看着我,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像是在说——你想做的,只管去做,我就在你后头。

心里猛然一暖。

但白藿香眼神一变,看向了我身后:“小心!”

我已经觉出来了。

身后的海水,开始剧烈的震动。

那些神灵毕竟是在河洛手下的,互相一看,数不清的神气,跟川流入海一样,汇聚到了一起,奔着水神宝座就过来了。

炸出了一道白浪。

这一瞬,那些神气冲过来,几乎围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墙,把我和潇湘隔开。

那道力量,是前所未见的大。

但是——我连祟都见过,这个力量,比不上祟。

斩须刀横起,对着神气削了过去——这是能屠戮神灵的刀,对着神气,简直摧枯拉朽,锐不可当。

斩须刀撩起金龙气,宛如厉风卷过云雾,只一瞬,那些交织的神气,全被荡涤干净!

那些神灵,也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满眼难以置信:“执掌敕神印那位——真的回来了!”

“没错,是金龙气!”

他们全看向了那个十二龙宝座。

水晶椅子,跟歌谣里唱的一样,已经开始倒头栽了。

“元水神……”

他们,没有不认识那道神气的。

“这下子——别管天下,咱们这里,已经开始乱了……”

他们的视线,全落在了河洛身上。

河洛并不意外,她微微咬住了牙。

固平神君趁机在苍龙头上,大声说道:“因果循环,一报还一报——连人都懂的道理,为什么,水神娘娘不懂?”

河洛的怒气正没地方发,忽然转过身,云袖翻卷,对着固平神君和苍龙就过去了。

那个力量,简直能震动五岳,我们脚底下,全是一阵颤,仅存的那些器具,没有保住的,“啪”的一声,全碎成了齑粉!

苍龙想躲,可这毕竟是河洛,根本就躲不开,固平神君一把抓住了龙须,往边上一带,堪堪才躲了过去。

“轰”的一声,他们刚才站着的位置,连着梁柱带地板,全部炸开,澄澈的深水,就是一混。

河洛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固平神君这,转过脸,厉声说道:“都给本神起来,别让那个逆乱出来!”

不敢对我动手,就要抓住潇湘。

那些神灵互相看了一眼,肃然站了起来,也有为难,但是身不由己。

“这……毕竟是执掌敕神印那位……”

“可是,没法子了……”

海水震动,神气还要汇聚。

真龙骨里的记忆,猛然翻涌了上来。

那些神灵,我认识许多。

很久以前,他们拜伏过我。

这地方,是水神宫最高的地方,我居高临下,盯着他们,只两个字:“谁敢。”

两个字,声震山岳。

那些神灵的手,倏然就停住了。

“那位神君……”

河洛更是大怒,但是看着那些神灵的样子,也知道一时间没法命令他们,忽然就看向了身后。

“哄”的一声,又是一声巨响,这地方,登时就染上了一层红色。

是之前,在外头守护的那个,巨大的海蛟龙。

光是眼睛,就有车轮大!

蛟龙在龙族之中,地位本来不算太高,可这么大的海蛟龙,也十分罕见。

而那巨口一张,对着殿堂里就冲了过来。

大如黑洞的口中,满是石笋一样的尖牙,足够把这里的一切,全部吞噬。

固平神君转身,立刻驾着苍龙撞上去,而那个一身银白的少年,再一次对着我扑了过来。

这个少年速度很快,神气很盛,肯定是河洛的好帮手,斩须刀再一次横扫,他巧妙闪避,手里银枪一旋,甚至能挡住金龙气。

他长着一双薄唇,很好看,可难免带着点自负。

这个时候也是一样,他挂上了个冷笑,手里的银枪,奔着金龙气压了下来,像是要把真龙气劈开。

可一瞬间,我手头翻转,金龙气猛然染上了一层猩红。

是对着江辰下手之中,那种屠戮亲族的证明。

那些神灵,全部愣住:“凶祟气……”

少年猝不及防,眼里终于露出了一抹恐惧。

他身体一翻,快的几乎像是一个钻头,可来不及了。

他的身体直接被猩红龙气劈过,重重拍在了墙上,滑落下来。

河洛死死盯着我:“你先等一下,我还有话跟你说……”

“等一下,慢慢说,今天,有的是时间。”

我一只手,已经触碰到了那团白色的神气之中。

这一瞬间,面前那股子神气越发清晰,一个身影凝聚了出来。

那些神灵盯着那个身影,低下了头来:“元水神……”

潇湘。

她睁开了眼睛。

我拉住了她的手。

她眼睛一亮,是说不出的欣喜:“你来了!”

“我来接你。”

可就在握住这只手的一瞬间,心口猛然就是一痛。

像是,再一次被什么锐物贯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