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12章 大红嫁衣

当然,我的胸口是完好无损的。

只是这一瞬,上次受伤的记忆,在触碰到了潇湘的手之后,猛然出现在了脑海里。

我和潇湘坐在一起,她的手穿过来,就在我说完只要你要,只要我有之后。

她要的,是我的命。

为什么,为什么?

可她没有回答,而是站起来。

她外面披着大红云裳,内里还是月白长裙,我和她,都看着她那只形状完美,宛如莲花盛开的手。

血,滴答滴答滑下来,溅的到处都是,那是我的血。

“抓住这个祸害!”

四周围是铁链子的声音。

那些残碎的记忆,终于被串联成了一个整体。

我那个时候,还是执掌敕神印的那个神君。

可某一天,我忽然发现,身边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他们怕我。

当然,他们怕我也理所当然,可以前,他们的视线是敬畏,现在,是恐惧。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而我也没有过多思虑,因为对我来说,有更高兴的事情。

潇湘跟我,要大婚了,我来天河迎她。

天河还是跟以前一样,流光璀璨,可再美的景致,比不上一个人。

她站在天河边,一切都黯然失色,她对我笑。

她穿着一条红色的霓裳,玄天珠,天女绣,纷繁华丽,是三界最美的华服。

那是嫁衣。

“好看吗?”

自然好看。

“只有你配的起。”

她对我伸出了手。

“今日大婚,想要你一件东西。”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你闭上眼睛。”

她在笑,可我觉出来,她眼神跟平时不一样——有绝望。

可我依然信得过她。

直到那只手,贯穿胸口。

铁链子声炸起,天河附近,早有埋伏。

“抓住这个祸害了!”

“给三界消除一灾!”

很多东西丢在了我身上,石头?

为什么?我做了什么?

不是我,我是冤枉的。

我看向了潇湘。

影影绰绰,一个身影走到了她身后,一只手,放在了她肩膀上,轻轻一拍,似乎在鼓励她。

我被铁链子缠绕住,抬不起头,只看到,那个人,腰上挂着一个圆圆的东西。

那个,哑巴铃。

我想抬头,可一个很重的力量砸下来,什么东西碎了,血蔓延下来,浑身剧痛。

“恭喜,您这次立下大功,为三界除害,我们马上,就要称您一声水神娘娘了。”

哦,原来,杀了我,她就能做主神了。

这就是她的理由。

她微微一笑。

“北斗?”

一只手,捧住了我的脸:“你怎么了?”

睁开眼睛,面前的潇湘,跟记忆之中穿着嫁衣的不一样。

她的眼睛里只映照出了我来,看着我的眼神,满是关切。

“那个人是谁?”

她皱起眉头,眼神忽然一暗:“你想起什么来了?”

我看出来,她深潭一样的眼睛里,有不安。

而且,看向了她全身——其实,她并没有受多重的伤。

跟丹白和那些水族说的,都不一样。

“逆乱……”河洛咬住了牙:“你骗我……”

潇湘那个“重伤”,是装出来的。

潇湘却越过河洛,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看向了固平神君:“你来了。”

固平神君两只手越过了头顶,对潇湘就是一个大礼:“托水神娘娘的福。”

“既然来了,那当着这些神灵,把你要讨的债说清楚,”潇湘环顾着所有的神灵:“咱们,都得要争回一个真相。”

所有的神灵你看我,我看你。

河洛厉声说道:“你们还等什么?这是水神宫,这是水神祭——给我把这个逆乱抓住,谁不动,本神褫夺了他的神位,平了他的香火!”

那些水系的神灵有一些很忠心,站了出来,但还有一些,拽住了那些站出来的,答道:“水神娘娘,我们是您麾下神灵,自然应该听您号令,只是,元水神和固平神君既然有话要说,不妨,不然,怎么平人心呢!”

这话有理有据,很服人。

“对,水神娘娘,让他们说完了,也不迟。”

河洛大怒:“我是水神,还是你们是水神!”

固平神君更高兴了:“大家是吃香火的,谁也不是闭目塞听的昏庸,你强压下去,也没什么用——哪怕赢了,这件事儿,谁不说你心虚?”

河洛的脸沉下去:“心虚——本神的心思,谁敢随便揣测?”

话音未落,她身上繁复的飘带,再一次被煞气全部掀起,可下一秒,潇湘挡在了她前面:“说。”

这个字,是对固平神君说的。

河洛死死盯着潇湘,猛然抬起手,一股子发青的神气炸起,可潇湘同时出手,纯白的神气,同时升腾而起,两下猛然撞到了一起,“咣”的一声巨响,水神宫的墙壁,拦腰就是一道大裂!

水神信物回到了潇湘身上,她的全部力量,都回来了。

趁着潇湘牵制住河洛,固平神君厉声说道:“现在,本君就告诉你们真相——当初,河洛是怎么当上水神的!这也是,我要讨的债!”

河洛恨不得把固平神君的嘴给封上,可潇湘身上的神气一绽,她根本就过不去。

所有的神灵,全看向了固平神君。

“这话从头说起——是从那场滔天灾祸开始的。”

“就是,元水神在景朝的时候,卷起的大灾?”

“搞得生灵涂炭,这也是她被贬谪的一大罪状。”

“没错,可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个大灾,是怎么来的。”

他大声说道:“惭愧,是从本君这里开始的。”

说着,他看向了我:“为的,是报恩。”

报恩,讨债,许多事情滚在一起,越来越错综复杂了。

而且,我隐然想起了,这些事,似乎跟我有关。

不,具体来说,是跟那个执掌敕神印的神君有关。

“说起来,”入江口水妃神说道:“我记得,固平神君受过执掌敕神印那位神君的大恩,关系极好。”

固平神君开了口:“不错。”

他看着我,却露出了几分苦笑:“可惜,敕神印神君遇上那件事的时候,本君却没在他身边,是毕生憾事。”

那件事,就是五爪金龙,被贬谪的事。

“所以,在敕神印神君托生为景朝国君之后,本君一直想帮他做点什么,来报答往日的恩情。”固平神君看向了河洛,眼神冷下来:“可没想到,却被河洛利用了——她骗我报恩,实际上,却酿成了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