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113章 还我神位

原来,那个时候,固平神君在敕神印神君坏事儿的时候,在人间有要紧事,没来得及参加天河的婚礼。

敕神印神君在婚礼上被废黜,固平神君丢下一切赶来,就已经来不及了。

这算是他一件憾事,自责不已,他总觉得,如果自己没被那件事牵绊住,说不定,敕神印神君,也不会落到那么凄惨的下场。

过了一段时间,他听说敕神印神君竟然没有灰飞烟灭,还转世成景朝国君,正在修建四相局,十分高兴,就想去帮助景朝国君,也算是弥补当年的缺憾。

而他是守山岳的神灵,平时不能离开吃香火的地方,只能等着景朝国君上自己这里来,景朝国君终于到了他的属地,他正要去见,没想到,河洛先一步出现了。

河洛洞察了他的心意,就告诉他,要想对景朝国君报恩,对固平神君来说,正是天赐良机。

景朝国君某日,会在某地遇上一场血光之灾,有人劝他不要去那地方,可他一意孤行,没人拦得住,但你可以——那一片山脉,正在你管辖的范围之内,你把两道山脉合拢,他过不去,就知道天意如此,也就不会遇上天灾了。

平常人可能以为,对神灵来说,移山倒海都是举手之劳,可其实这些事情,都要按着严格的规矩来——斩须刀那件事情上的老龙王,不就是故意错过了时辰,才犯了天条,得到恶果吗?

可固平神君报恩心切,也就冒着风险答应了。

河洛和潇湘,都是天河之中出生的,跟执掌敕神印的神君关系很密切,他自然不会怀疑——在他看来,河洛根本就没什么说谎的理由,立刻就招办了。

于是,那天他依言而行,可后来才知道,酿成了大祸。

原来,那天,也是水神祭。

许多水族神灵,带着水族,上东海来朝拜。

本来那些水族,素常是从另一条水路过来,跟固平神君移动的山犯不上,可没想到,那天,大队的水族,忽然就改道,到了两山合拢的地方。

那两座山都在海边,山海相连,固平神君不知道这件事,这一合拢,大量从中穿行的水族,死于非命。

血水染红了整个东海。

没人知道其中的内情,只知道那段时间,东海忽然起了前所未见的狂暴海啸,许多人传说,是潇湘为了景朝国君冒犯,一怒之下,降灾来威吓国君,才导致那么多生灵涂炭。

而固平神君,是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个时候,潇湘已经被镇压进了青龙局了。

他弄清楚事情原委之后,认定自己犯了大错,立刻要来找国君说清楚——那些水族,死的冤屈,潇湘被褫夺神位,也冤屈。

可河洛再次出现,告诉固平神君,你酿成大错,就得戴罪立功。

怎么戴罪立功呢?

四相局已成定局,青龙局不能没有镇物,要想补偿,某个山脉下,压着一个恶龙,你把那个恶龙抓来,就能取代潇湘,成为青龙局的镇物,从而把她救出来。

固平神君认为,这事情不难办到。

可河洛却拦住了他:“我给你出谋划策,屡次帮你,你只想跟神君报恩,却不想对我报恩?”

固平神君自然要问,如何报恩?

河洛一笑:“我只是个河神,想往上一步,还需要借力,到时候,你佯装成降灾,我去降服你,你受不了多大的惩处,而我能借此立功,上升一等,可行?”

“这不是小事儿……”

“以后,等我神位上升,一定会偿还你的。”

固平神君答应了。

于是,就在固平神君开山寻找恶龙的时候,山上出现灾祸,山海灾祸不断,民众就对国君有了怨言,说这是无德之君引来的天谴。

而河洛趁机出现,压制住了固平神君,以此为功勋,被景朝国君封为水神。

而固平神君却被景朝国君褫夺神位,坏了香火,压在了底下几百年。

所有的神灵听到了这里,全看向了河洛,满眼难以置信:“这是……”

河洛死死盯着潇湘:“你非要毁了我?”

潇湘声音一冷:“是你,先毁了我——让那些水族改道的,是你,也就是为了寻找那些水族,我才掀起海啸阻拦,到最后……水神这个位置,是你偷来的,偷了几百年。”

这是神灵最大的忌讳。

神灵应该大公无私,应该光明磊落,可河洛踏上神位的踏脚石——全是阴谋诡计。

河洛咬住了牙。

所有的神灵全凝住了,唯独入江口水妃神抬起头:“水神娘娘,他们说的——当真?”

河洛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一派胡言!他们都在胡说!降灾的是白潇湘,是固平神君,他们都是咎由自取……”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来了,看向了潇湘:“是你,去找固平神君,告诉他这件事,把他引来的?”

潇湘一笑:“你说呢。”

她眼里有一抹残忍的光。

这就是潇湘的目的——大概,是下东海之前,已经跟固平神君说好,甚至把固平神君救出来,叫他来东海要账。

而自己牵绊住河洛之后,装成重伤躲起来,就是为了麻痹河洛,等水神祭如期召开,她再出现,一举把之前的事情说清楚。

那个,真相。

这样的话,一举两得,既跟河洛复仇,抢回宝座,又重新把那些旧臣,收归麾下。

她还是极美,风华绝代,摄人心魄,是极其熟悉的,可同时又很陌生,她是潇湘,只是,我这才发现,原来我根本就不了解她的一切。

原来如此。

她的目的,是为了等水神祭。

她前来,想消灭河洛,取回水神的宝座。

她看向了所有水中神灵,居高临下,睥睨众生:“本神回来了——这个位置,是本神的。”

所有的神灵,全议论了起来:“现如今,咱们应该怎么办?”

“如果现在水神的地位,来的不清白,那理应还回,可是……”

“可她是得到敕封,有神位的!”

河洛现如今,名正言顺。

可这个时候,河洛忽然看向了我,大声说道:“你想起来——白潇湘对你做过什么了吗?你当初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亲自褫夺了她的神位,今天,难道你还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这四个字,像是一把刀,剜到了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