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17章 冒名顶替

“那不行。”

国君抽出了自己的手:“我不能为了自己,把你搭上。”

神灵的寿命是永恒的,如果作为一个镇物被压下去,比死亡,要可怕许多。

“我都知道,可我愿意,”河洛重新握住了国君的手,眼里是期盼:“你比我自己,还要重要。”

可这个恩情,太重了。

“对你来说,也许突兀,可对我不是,”河洛把国君的手放在了心口上:“以前的事情,我没有忘记,我小时候,受不得曝晒,鳞片翻卷,奄奄一息,是你取了九天玄星水给我滋补,我就认定你了。后来,你在天河牧龙,我每天跟着你,再后来,祟出现,搅合的三界失衡,你在剿除了祟的时候,身上受了重伤,坏了一大片龙鳞,是我一点一点缀补,用自己的鳞。”

这些事情,确实发生过,隐隐约约,能想起来。

心里有酸又甜,极为怀念。

九天玄星水极为难得,是自己用龙血换来的,天河牧龙辛苦,有一个人,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还有,在某个极为痛苦的时候,她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自己身上的伤好了,可她遮盖住了自己半边身体。

没错,是有那么个人!自己曾经想过,跟那个人永远在一起。

原来那个人,是河洛?

“可是,”国君皱起眉头:“为什么,天河边上,我要娶的不是你,而是潇湘?”

河洛的眼神冷了下来:“千错万错,怪我——你镇压祟的时候,伤的太重,我四处找金翅药龙给你治伤,可找到了药龙,自己也为着一桩意外受了伤,支撑不住,叫那个贱人给你送药,等后来……我的伤好了,你跟她就已经定下了婚约,她把我做的一切,全安在了自己身上。”

国君心里猛然一震。

“你光明磊落,从不疑心旁人。是我糊涂,早该想到这一层了,你是什么身份,哪一个不盼着站在你身边的是自己?”她苦笑:“姐妹又怎么样?她从来都是那个脾性,自己看中,绝不会让给旁人。”

“再说,她地位比我高,当时已经做了东海的海神,身份地位,比我高,姿容能力,比我强,”她低下头:“更糊涂的是,我见你那样喜欢她,倒觉得好,——比起为你做千万桩事,让你歉疚,不如你有一个让自己动心的,可万万没想到,她对你,存的是那样心。我若是知道,死了,也绝不把你让出来!”

她抬起头来,眼神决然:“所以这一次,她故技重施,我就非要让你看穿她的真面孔不可!”

原来如此。

世上能有人为了自己做到了这个份儿上,夫复何求?

“咱们本来,就应该在一处,如果不能在一处……”河洛抬起头,眼睛宛如晨星:“我愿意送你一程。”

谁也不是铁石心肠,国君回过神,河洛已经在自己怀里了,他心里一软,没有推开。

“北斗。”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想起什么来了?”

潇湘。

从真龙骨的记忆之中回过神来,现在眼前握着我手的,是潇湘。

我把手抽了出来。

她盯着我,眼神一点一点暗了下来,有绝望,还有——一丝恐惧。

我第一次见到潇湘露出这种神情。

可那些记忆都是真实存在的——她曾经对不起我!

“你刚才说,是因为固平神君,才有了东海的灾难,”我皱起眉头:“双龙船那一次,又是怎么回事?”

潇湘眼神一冻。

河洛的声音却欣喜的提了起来:“双龙船的事情,你也想起来了?太好了!”

后来,河洛留在了国君身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她甚至愿意替国君做四相局的镇物,唯一的要求,就是在自己不见天日之前,让国君陪伴她一段时间。

国君对她有歉疚,有爱怜,又是个有恩必报的性格,倾尽所有对她好,而且,国君也绝不愿意,让她为自己牺牲。

河洛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站在了国君身边。

那一次,河洛生日,要国君跟她一起去海上观星——那个位置,是人间看天河最好的位置。

可那一天,潇湘忽然出现了。

她盯着国君和河洛,问国君为什么跟河洛在一起。

国君看着她,心里只剩下了刺痛。

河洛大声说:“我和他,两心相许!”

国君没多说,他只想起来,潇湘对那个“天河主”说:“别无二心。”

你能跟别人别无二心,我为什么不能和别人两心相许?

我不欠你什么交代。

潇湘大怒。

她手一抬,疾风猎猎,对着他们就过来了。

河洛护住国君,一瞬间,船上的桅杆,轰然断裂。

国君有种感觉——潇湘的杀气,跟在天河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再一次对自己动了杀心。

船上不光有国君和河洛,还有许多臣子。

双龙船分崩离析,船上的人都该活不成,但河洛自己受伤,也保住了船上的人。

靠岸之后,臣子上奏:“水神白潇湘冒犯国君,没有资格享受景朝的血食香火!”

“应当褫夺神位,以儆效尤!”

国君确实肉眼凡胎,可他是国君,就有敕封褫夺神灵的权力。

毕竟,神灵的力量,来自于人。

谢长生也建议过他——白潇湘既然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不如让她来做青龙局的镇物。

她是主神之一,如果能把她镇压在青龙局,那四相局必成。

最后,江仲离也来了。

“水神在庙里下了神谕。”

神谕是,国君要修建四相局,她愿意献出一条青龙做镇物——官定渡口的河神,河洛。

这叫谁看上去,不是利用国君,铲除异己?

非得有一个被压入青龙局的话,是选救了自己的河洛,还是要杀自己的潇湘?

“国君,得快点决定,”江仲离盯着东海:“这地方,马上要有大灾——将要伤害三界的大灾。”

“敕封我做水神的事情,你想起来了,是不是?”

河洛的声音把我从记忆之中拉了出来。

她看着我,眼神充满了希望:“我承认,为了做水神,是利用了固平神君,可我之所以想做水神,就一个心愿——我想有跟你站在一起的资格!”

我经常被人骗,被人利用,我很怕背叛,但是事与愿违,我经历的,全是背叛。

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

白藿香。

她看着我,极为担心。

潇湘看见了那只手,脸色越来越难看。

而河洛盯着我,凄然一笑,说道:“如果,你还是不信——那你把敕神印拿出来。”

我看着她。

做什么?

“你不想这地方再一次酿成大灾,那水神的位置,只有你能决定。”

所有的神灵,全看向了我。

“把敕神印拿出来,褫夺我的神位,”河洛一笑,跟记忆之中,要帮景朝国君做镇物时一样:“敕封白潇湘来做水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