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118章 水神之位

而潇湘看向了我,抬起眼眸,声音提了起来:“你,想起关于敕神印的事情了?你拿到敕神印了?”

那东西,确实是拿到了,可现在,还是没想起来,应该怎么用。

而且,我清楚的看到,潇湘的眼睛,因为敕神印而亮了一下。

她的目的,跟谢长生,还有那个什么天河主一样,也是为了敕神印?

天河主,天河主,难怪,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敢提起他的名字,只管他叫“那位大人”。

那是,主神之中的主神?

潇湘一把抓住了我:“如果你有敕神印,那有些事情,就好办了,你跟我走。”

她眼里,跟亮起了烟火一样,是难得的热烈。

可我的心里却更疼了。

那个热烈,不是为我,是为了敕神印!

“水神之位怎么办?”我盯着他:“整个东海怎么办?”

潇湘盯着我,声音掷地有声:“你有了敕神印,我这笔账,可以以后再算。”

“是以后再算,还是不敢细算?”河洛的声音立刻提了起来:“是你心虚。”

潇湘转过脸,死死盯着她:“贱人……”

“放肆!”

河洛全身的飘带,再一次因为煞气飘然而起,厉声说道:“我是得到敕封,名正言顺的水神——你一个被废黜下来,连天河都回不去的东西,充其量是个水族,凭什么这么跟本神说话!”

河洛看向了我:“你素来聪明,她见你有敕神印,连水神之位都不想要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反应一直很快,自然能推断,可我不想推断。

也或者,是我不敢。

如果最坏的结果,我接受不了的话。

“难不成……”入江口水妃神却抬起了头来:“得到了敕神印,自然就得到了三界一切,水神这个位置,也就不算什么了……”

入江口水妃神虽然是个神灵,可性格却极为简单直接,别人不敢说的,她却屡次能说出来。

当然,这一说,早有其他水系神灵拉住了她的袖子,她反应过来,这才低下了头。

潇湘的脸色更难看了。

河洛抬起了手,远远的,又有什么东西往这里聚集的声音,她额头上的光,也再一次亮起,整个人凌厉锋锐,摄人心魄。确实是主宰万千水族的神灵的模样。

“话我跟他说清楚了,”河洛盯着潇湘:“他今天不废黜我,我就一定不会再让你害他!”

河洛现在的力量,跟刚才不一样了。

脚底下的震颤,越来越剧烈,水神一怒,这地方的水族,全都保不住。

一道神气平地掀起,对着潇湘冲了过来,潇湘挡在了我前面,一股子白光在她周身泛起,一青一白两道神气,再一次猛然撞到了一起。

每个人脚底下,都是一个踉跄。

这是——两个主神!

别说水族了,真要是用出全力,只怕在场那些神灵,都有池鱼之殃。

损伤水族已经是罪孽,伤害了神灵,就更严重了。

会招来天罚!

可她们两个现在,似乎都顾不上了。

“等消除了她,”河洛盯着我:“咱们还会回到以前那样,这一次,我绝不让她害你。”

水流猛然震颤,像是陆地上的厉风,白藿香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一步,转脸看她,她抬起头,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嘴角勾起,还要对我笑。

在地上,也许瞒得住,可这是在水里,她嘴角,分明淌出了血,在水里飞快扩散成了一团红雾。

她受不住。

我反手拉她,把她护在了身后。

头顶上就更别提了,数不清的鱼倏然失去了平衡,飞快的往上,像是被什么拖出去了,其实不是——死了,被浮力带到了海面上了!

斩须刀横在了她们中间,猩红色的龙气再一次炸起,两道神气被拦腰削开,河洛和潇湘同时倒退了一步。

“北斗!”潇湘回头抓住了我的手,立刻说道:“你跟我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叫谁都要糊涂——她是关心我,还是关心那个敕神印?

“你信吗?”

河洛大声说道:“你知道她图什么!”

我盯着潇湘,心里一阵比一阵难受。

我被背叛很多次了,可我还是没有麻木,我仍然有期待,总有人,对我真心,比如潇湘。

可是,可是……

“你带我去什么地方?”我尽量让声音冷静:“跟天河主,有关吗?”

而这个时候,头顶忽然轰然一声响。

潇湘抬起了头。

河洛也是一样,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行人出现了。

我心里一沉。

打头的我认识。

九重监的叶大人。

叶大人还是跟上次一样,带着一个本子——那本子在水里,一页一页漂浮起来,可上面墨水淋漓,十分清晰,一点要扩散的感觉也没有。

不过叶大人的表情并不轻松,他一边看着本子上的字迹,一边皱着眉头,去敲打自己的后颈,一副十分犯难的样子。

“九重监!”

“太好了……”那些水系神灵高兴了起来:“这一次,不光那位神君在这里,能阻止,九重监来的也及时。”

“他们是专门监管神灵的,有他们在,那些水族,就保住了!”

河洛冷冷的看着叶大人:“你们来干什么?”

“这话说的好外道。”叶大人心平气和的说道:“你们水神祭,是大庆典,咱们认识这么久,哪怕是来讨杯薄酒喝,也应当和份不是。”

“九重监什么好酒没有,要上我这里来取?”河洛声音扬起:“你也是为了那件东西来的吧?”

也是——敕神印?

叶大人也没否认,看向了潇湘:“当然,还有别的事,比如,请原来的水神上九重监,问一些事情,还有……”

他看向了我:“我们九重监,也跟这一位说好了,他再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牵扯上,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们来的这么快,也跟敕神印有关——跟天河主有关!

叶大人往前两步,对我们伸出了手:“上去坐一坐,花不了多少时候。”

潇湘暗暗拉住了我的手,低声说道:“别落到他们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