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22章 褫夺神位

她全部的力量,都来源于她的神位。

如果褫夺了她的神位,她哪儿还有资格拿牧龙鞭?

眼前的一切,全是红的,我分不出来,是血染红了这片水域,还是我的眼睛里,也开始流血。

用凡人的身体,来做敕封神灵的事情,这是逆天而行,无异于自取灭亡,上次为了潇湘挡住河洛的时候,我就知道。

可我没后悔。

相反,心里极为踏实安宁,跟潇湘说出我逆鳞所在位置的时候一样。

我想起了景朝国君在记忆之中跟我说的那句话。

“我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我李北斗,不负重托。

四周围,像是有很多人在叫我。

可惜,身体的反应迅速下降,正常功能尚且不能用,更别说观云听雷法之类的了。

毕竟敕封神灵,对我来说不是时候,我甚至还不是天阶。

意识飞快的模糊了下来,耳边轰隆有声,像是由远及近,滚滚而来的雷。

这是——因为逆天而行的反噬,身体严重的损坏,出现的耳鸣?

敕封神灵这种事,景朝国君能做,因为他是九五之尊,金口玉言,不过到了我这里,我什么都不是。

我会死吗?

不,我不能死。

离着终点,还有最后一步。

老头儿的仇,厌胜门被冤枉的仇,四大家族,江仲离……所有为这件事情枉送人生的仇,不得不报。

我有种预感,那一位,就要来了。

这一瞬间,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而这一下,像是给了我一股子极大的力量。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

那股子红色没有消退,我看到,握住我手的人,是潇湘。

她好像把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转到了我身上。

固平神君冲了过来:“他……”

“他不会死的。”

潇湘的声音极为坚决:“他不会。”

越过了潇湘,我看向了对面的河洛。

河洛漂浮在了水中,盯着自己的手。

牧龙鞭已经坠下,她之前应该是不肯松手,所以她本来形状完美的手掌之中,出现了一大团焦灼的痕迹。

她不甘心。

为了登上水神这个位置,她做了很多。

五爪金龙变成了景朝国君之后,她故意冒着天罚的危险,让国君避开官定渡口的灾祸,来做投名状,取得国君的信任,接着,带着国君,去看潇湘背着我,做了什么,然后,把潇湘跟神君之间的羁绊,替换成了自己。

甚至,口口声声,自称为了国君,愿意以身为祭,做国君的踏脚石,让国君踩着自己上万龙升天柱。

当然,这并非真心,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站在国君身边,就不会有这种成真的风险——潇湘的性格,没人比她更了解,潇湘绝不容许其他女人站在国君身边,尤其是她。

潇湘一定会动怒。

到时候,潇湘会做出可怕的事情,更落实了她在国君心里,那个凶残暴戾,不计手段的印象。

她顺水推舟,国君的人心也是肉长的,面对一个三番两次利用自己,背叛自己的“凶神”,一个为自己,世世追寻,甘愿牺牲一切的“痴情人”,他会把谁压在青龙局做镇物,把谁敕封成水神,不言而喻。

这是个设计完美,几乎滴水不漏的陷阱,当局者迷,连那个英明果决的国君也看不清。

果然,潇湘跟国君,终于反目成仇——在潇湘看来,国君分明是被河洛利用而不自觉,也许,她觉得,国君变了,他不再是那个神君。

四相局生效,国君和潇湘,全被镇压住了。

这对河洛来说,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可千算万算,没算到,多智近妖的江仲离,表面应承了玄英将君,背地里,留了一手,给我在四相局,动了那个玄妙的手脚,留下一扇“后门”。

为了留在这个位置上,河洛又做了很多。

叫赫连长老去盗取摆渡门里的钥匙,可惜失败了。

我再一次回来了。

听说我这个真龙转世出现,她立刻前来寻找,继续跟潇湘争夺我,但是她没想到,我这一个真龙转世,竟然能命令她。

不光如此,我的前世敕封了她,我有决断她神位的能力。

她怕我。

她再也不想敢跟我打照面。

而这个时候,江辰适时出现。

如果说我的再次转世,是个漏洞,江辰就是那个唯一能补救的补丁。

她自然要扶持江辰——一旦江辰取代了我的位置,世上没了真龙转世,她就再也不怕,谁会把她从水神宝座上驱逐下去。

江辰的神气,还有许多帮助,她提供了不少。

多少次,她想在我的真龙骨没长成之前,潇湘的神气没恢复之前,利用江辰把我们给消除掉,可是事与愿违,那些圈套,全没成功,一直到了现在。

我的真龙骨长出来了,潇湘的信物拿回来了,她不得不害怕。

河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手。

她接受不了,自己处心积虑得到的这一切,就这么没了。

“官定渡口河神……”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罪孽深重。”

入江口水妃神。

为的,是这两次的东海巨灾。

鲛人,流落各个水系的水族,全是受害者。

以前,河洛是水神,他们都是部属,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些水系神灵之中,有很多,地位比河神高。

他们全站了起来。

“这些年,你在东海独断专行,祸延四方!”

“不说远,就在刚才,还伤了九重监!”

“想必,这其中,还有更大的阴谋。”

河洛却全无反应,她像是被天雷打了——接受不了。

有水中神灵,要上前叫她承担一切,面对这些新晋“上司”,河洛依然头也不抬,她只盯着自己的手,忽然蹲下,试图把牧龙鞭再一次捡起来。

可是——不行。

但她一次不行,又要去抓第二次,第三次,但牧龙鞭一次次神气炸起,把她的手灼开。

她似乎觉不出,被灼伤的手会痛,只喃喃说道:“不,我是水神,我是水里至尊,我是龙族牧龙补……”

白藿香死死盯着她:“活该,也算是天道轮回。”

还没完。

几百年来这些事情,不是她能自己完成的。

为了做水神,也或者,就是为了把潇湘给拉下来,她跟天河主,达成了合作,跟江辰,更是沆瀣一气。

现在,她又一次故技重施,想破坏我和潇湘的关系——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跟她口中的那个潇湘一样,她才真正的害了我两世。

不过,自己种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吃。

“可惜,可惜。”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齐雁和。

齐雁和看向了河洛:“水——啊,不对,官定渡口河神,事情闹大了,你刚伤了九重监的人,要么,你好生跟我们去上头,要么……”

齐雁和的声音幸灾乐祸了起来:“我们这些屠神的,多有得罪,就只好做点我们该做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