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23章 屠神之枪

齐雁和跟之前不一样,身上穿着一件光华璀璨的红装。

是——谢长生以前那一件?

整个气势,比之前了强大锋锐很多,俨然跟换了个人一样。

本来,这是九重监今天要办的事儿。

他们监察一切,没有不忌惮他们的。

所以刚才下来抓人,似乎是轻装出行,河洛又拿出了不能轻易使用的牧龙鞭,猝不及防吃了亏。

可屠神使者不一样了——九重监是监察,屠神使者是执行,跟包公的铡刀一样,遇上紧急情况,是可以先斩后奏的。

九重监都被河洛掀翻了,事情已经到了紧急状态,他们甚至,能把河洛变成迷神!

之前,河洛怎么也能护住自己,可现在,河洛跟我们两败俱伤,齐雁和这一来,简直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每一次,他都会踩着这个点出现,我总觉得,他比谢长生更难缠。

谢长生恶是恶,但齐雁和这个人,像是一团浓雾,谁也看不清他的底细。

河洛头也不抬,只盯着牧龙鞭——为了掌握这个东西,她付出了多少,谁也不知道,怎么可能甘心!

齐雁和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心里一沉,就觉察出来了——齐雁和这一次,八成不会放过河洛,河洛从祟的时期,到四相局时期,再到现在,牵扯极大。

如果河洛成了迷神,那跟那位天河主有关的一切,就再也没人能知道了!

难不成,齐雁和也是天河主的人?还是,他要靠着抓住河洛这个把柄,给自己谋取什么好处?

绝对不能让齐雁和得逞。

我挣扎着想拦,可靠着潇湘转给我的力量,神志虽然勉强回来,身体却受到了极大的损伤,根本就没法动!

这种无能为力的清醒,比昏迷过去更可怕!

潇湘显然也知道齐雁和是什么目的,眼神一冻。

可她把自己的力量转给我,要维持我的命,根本没法分身去阻拦齐雁和!

叶大人虽然受了重伤,可九重监的还有几个有精神,立刻说道:“没有九重监签发的屠神令,你们屠神使者,不能伤神灵!你要做什么,等我们叶大人决定!”

“是吗?”齐雁和歪着头,盯着倾颓残损的水神宝座:“可你们九重监办事不力,落得这么个结果,事关重大,我们屠神使者,可有相机行事的全力,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们没本事。”

“你……”

那几个九重监的顿时急了眼,可四周围红彤彤的,全是屠神使者,他们心里清楚,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是屠神使者的对手。

“也难怪……”有水系神灵低声说道:“九重监和屠神使者,不睦已久。”

“两方一直在天曹官夺权,虽然九重监位置在屠神使者之上,可这些年,九重监得罪了不少神灵,孤立无援,而谢长生手腕强硬,屠神使者的力量,扩张了许多,这一次,以多敌少,没有输的道理。”

“这一次,真要是让屠神使者抢了功,九重监抬不起头来,在天曹官的位置,怕就要跟屠神使者掉个个了。”

齐雁和,为的是自己的利益。

而齐雁和往前一步,手腕子一转,手掌心,也像是横起了一道子霹雳。

锋锐横直,像是一柄银色缨枪。

齐雁和盯着那柄枪的表情,爱惜又自负,跟河洛拿起牧龙鞭的表情,十分相似。

“屠神枪!”

“那可是屠神使的最高法器,一下打中,不管什么神灵,神骨一下就碎了,”一个水系神灵咬了咬牙:“这下子,官定渡口河神怕是……”

那东西的煞气一现,漂浮在四周围的残渣,瞬间全部被荡涤干净,水里又是一片清澈。

齐雁和往前靠近了几步:“官定渡口河神……”

“她现在没有反抗,”固平神君忽然大声说道:“按规矩,只有冥顽不灵,危害极大的神灵,才能用屠神枪剿灭!你应该把官定渡口河神带到天曹官,细细审问后头的牵扯!”

齐雁和转脸,神色漠然:“哦,你还在呢——你不出声,本使都忘了,你一个没了神位的野神,上这里凑什么热闹?也罢,屠神司现在正在清理一些给神灵之名抹黑的野神,把你弄回去,也充充政绩。”

说着,奔着固平神君一歪头,不少屠神使者手里的散神丝炸起,对着固平神君就过去了。

固平神君冷笑,一只手往下一拍,身下那条巨大的苍龙的巨大爪子,本来正压在了海蛟龙的头上,这一下似乎得了令,抬起爪子,奔着那些屠神使者就压了过去。

屠神使者见状,立刻翻身躲避,但苍龙来得太快,实在躲闪不及,爪子一落,好几扇红色衣襟,就被死死的压在了龙爪下面。

齐雁和叹了口气,闲闲的说道:“愚蠢,愚蠢,把你抓到了天曹官,本使添个功劳,你能留个残魂,皆大欢喜,可你非要死在这里,竹篮打水,两下落空。”

话音未落,手腕子一转,那个屠神枪,撩起一层巨浪,对着固平神君和苍龙就过去了!

他摆明了,杀鸡儆猴!

固平神君一惊,抓住了苍龙的头就要翻开,可这一瞬,海蛟龙忽然暴起,巨大的尾巴,报仇似得卷到了苍龙身上,死死往下一拖,瞬间把固平神君和苍老拽了下来——扼杀了他们的生机!

固平神君眼神一凝。

不行——我心里一急,这固平神君失去神位,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跟执掌敕神印的神君的交情,真要是丧在这里,神君岂不是对不起他!

身体,不能动……

我却非要动!

潇湘觉出来了,厉声说道:“别!”

可猩红龙气乍现,一条手腕子被强撑起来,一把抓住了手边的斩须刀,对着那一道凌厉的白浪就撞过去了!

我知道,除了我,谁也拦不住那个屠神枪!

“咣”的一声,猩红龙气跟银色神气撞在一起,轰然是个巨响,水里猛然一颤,所有人的身体,全被惊涛骇浪,撞出去好几步!

我的身体也失去平衡,飘了起来——那一点力气,跟回光返照一样,全被我用出去,好比一炉子火,刚死灰复燃,却又瞬间被吹熄。

身体再一次剧痛。

齐雁和的身体也被倏然震出去了老远,勉强保持住了平衡,死死盯着我,眼里滚过一丝惊惧:“你还能动……”

但他的神态和缓了许多:“哦——看出来了,回光返照,哪怕执掌敕神印那位,也已经熬到了头了。”

说着,他闲适的对着我和潇湘走了过来。

“那就,再帮本使记上一功。”

潇湘立刻挡在了我面前,可这一瞬间,潇湘的身体一晃——她为了维持住我的命,把全部力量,都耗在了我身上。

“何必呢?”

齐雁和摇摇头:“有些事情,不管怎么争,不也是那个结果,又为什么要争?元水神,你是聪明人,怎么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潇湘抬起头盯着他,眼里是一抹倔强:“不争,又怎么会知道有没有结果?”

齐雁和一皱眉头,叹了口气:“也罢,人各有志,你们闹也闹了一场,这个乱子,也到了平复的时候了。”

说着,他抬起了手来,“嗤”的一声轻响,屠神枪划过波浪,回到了他手上,翻开手腕,对着河洛就下去了。

所有水系神灵全愣住了。

可谁也拦不住屠神枪!

河洛受到打击,心神是乱的,可她到底吃了这么多年香火,对危险有本能反应,身体一偏,巨大的灵气乍现,挡住了屠神枪。

齐雁和嘴角一勾,等的似乎就是这一瞬,身体一歪,夸张的倒了下去,装作被河洛打中的样子。

“现在你们也看见了,是官定渡口河神执迷不悟,袭击屠神使,”齐雁和缓缓说道:“所以,怪不得本使。”

他眼里一抹杀气,像是两枚寒星。

屠神枪寒芒一闪,再一次对着河洛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