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27章 琉璃大阵

屠神枪的尖端,爆发出了一团子光。

那是至纯至净的神气,耀眼夺目,不可逼视。

那些水系神灵全认识,都直了眼。

“小心点。”小龙女大声说道:“我听说,上次锦江府的六梅玄女犯了事儿,似乎,就是被屠神枪给……”

潇湘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六梅玄女吃了上千年香火,主战,煞气极大,当初立过大功,神位也不小,听说,被屠神枪一穿,连一丝残魂都没剩下。”

“嘿嘿。”固平神君也是一声苦笑:“你们说,在九重监和屠神使者眼皮子底下做神灵,好了,相安无事,一步踏错——之前的功德,就全白积累了?”

“你说我们残酷?”齐雁和也笑:“哪个盛世,不是严明的律法压出来的?太平你们受着,不好的地方,就赖给我们——三界,也不该有这个道理。”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容易。

难怪,三界皆苦,但凡是存在,总得背负着点什么。

齐雁和盯着我,那一身红装衣袂飞扬,神气盛大了起来。

之前跟齐雁和交过手,但是他每次都不肯用全力。

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不到最后,绝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

他盯着我,扬起声音:“神君——得罪了。”

我对他笑:“自己选的路,好好走。”

齐雁和的眼神凝滞一下。

但他扬起眉头:“彼此彼此,”

固平神君担心了起来:“神君,你还是肉眼凡胎,小心!”

白藿香却看向了我,轻轻说道:“我倒是不担心——我知道,他什么都做得到,尤其,是这一次。”

她看向了潇湘。

潇湘盯着我,眼睛灼然亮起,似乎看的痴了:“对,他什么都做得到。”

丹凰神君盯着她们俩,嘴角一撇,但到底还是抬起头来,大声说道:“放龙哥哥——给我出气!”

放龙哥哥——好熟悉的称呼。

我盯着面前那一道神气,屠神枪光芒炸起,对着我就横劈了过来。

这一瞬,幽暗的海水,亮如白昼,我甚至能看到,水中悬浮起的沙粒。

整个东海,似乎都被推动了起来。

斩须刀在我手中,熟练无比的旋起,在水中顺滑无比的掠过,掀起了一片猩红。

那一道猩红宛如盛夏的晚霞,能烧着整片天空。

屠神枪的银光,跟那一道猩红,死死撞到了一起。

“咣!”

似乎四方八极,一起共振。

“好!”

不少水系神灵喊出了声来:“肉眼凡胎,竟然能用出这么强大的神气。”

“三界,只有那个神君能做到!”

齐雁和往后退了一步,忽然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

他扫向了水面。

因为这个强大的力量,四周围,哪怕水系神灵都站不住,更别说那些水族了。

我和他争斗起来,且不说谁胜谁负,整个东海,会掀起跟当年水神大战时一样的灾患。

东海,会有大量的死伤。

更别说,程星河他们还在外头。

这是罪孽。

齐雁和知道我的性格,我不会让许多生灵白死。

他挑起了眉头:“虽然以前神君杀伐决断,可听说,转世为人之后,有了仁心,既然有仁心,那总不能看着,许多生灵,为自己而死。”

我这个性格,也在他的权衡之中。

潇湘他们顿时也担心了起来。

小龙女立刻说道:“放龙哥哥,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你现在,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这股子力量,席卷而上,牵涉了数不清的生灵。

我都明白,可我确实做不到无动于衷。

齐雁和似乎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眼里已经有了得意,手头上的神气,更重了!

我抬起头,一只手托出一道气息。

那个气息,飞快扩大,像是一个巨大的倒扣琉璃碗,穿过残垣断壁,满地狼藉,占据了四方平安位,牢牢笼罩在了水神宫之上。

一开始,还是从安大全那里学到了这个以气化形的法子,当时能护住自己就不错,绝对没想到,能用这个法子,护住数不清的生灵。

也多亏了那个巨大的龙珠。

我有了肉眼凡胎,本来达不到的能力。

齐雁和嘴角的笑容,瞬间凝住了。

那些屠神使者也看出来了:“那个神君,要把争斗,控制在水神宫里面……”

那些水系神灵也看出来了:“固然不会波及到了外面,可这么大的神气,得有多大的消耗?”

“一面争斗,一面保护,他不过是个肉眼凡胎啊!他怎么……”

小龙女叹息了一声:“他不是第一次了——生死来回几次,他就是学不会为自己着想!”

潇湘看着我,缓缓说道:“所以,这才是真正的他。”

白藿香看着我,眼睛灼灼发亮,她在为了我骄傲——每次都是这样,我展现出什么,她比我还得意。

齐雁和死死盯着我:“神君下了好大的本钱……”

不管以前的我有多残酷,现在这个我,不会让这个罪孽重现。

有些人说的很对,也许,神君和国君,杀戮过甚,我这一次,是来还债的。

我知道,这个力量是强大,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说着,倒是一笑:“白占了神君这么大的便宜,怪不好意思的。”

你可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哪怕是这样,”我缓缓说道:“我也打得过你。”

齐雁和一怔,精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接着,他眼睛沉下,发了狠。

屠神枪猛然提起,枪尖一转,对着我就穿了过来。

我侧身翻过,那速度好快,几乎是擦过左臂上的金麟——要是没把力量分出来做阵,我能比他快。

可我没露出声色,身体一斜,斩须刀拨过,跟着屠神枪一擦,“铿”的一声,屠神枪换了个方向,而齐雁和已经悄然逼近,一脚踢起屠神枪,抓牢了,对着我喉咙就过来了。

一股寒气逼过来,斩须刀回手挡住,胸口起伏就剧烈了起来。

我自己心里知道,那个琉璃大平安阵法,哪怕是现在的我,也撑不住多长时间。

非得速战速决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