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28章 屠神规矩

对了,齐雁和转世成了齐老爷子的儿子,按理也是肉眼凡胎。

他是怎么做到,一边来当人,一边享受神骨的?

抬起头,盯着他的面相。

我看到,他的额头上,有一块青灰色的痕迹。

那个痕迹藏的很深,不过——这是什么征兆?

漏洞……是某种漏洞。

他那个位置,动过,藏着什么东西,也许,原理跟真龙骨相似。

不过,好像比真龙骨对身体的影响大。

恐怕,既是他力量的来源,也是他的软肋。

注意到了我的视线,齐雁和眼神一凝,滚过了一丝忌惮。

我看这个位置,他发了慌。

对,这是一般人,甚至一般神,绝对看不到的。

我那封在真龙骨里,从祟那里,抢来的“眼睛”。

难怪所有的神灵,都畏惧“祟”。

自己的一切隐私,全被看穿,谁能争得过?

难怪当年,是一场大战。

现如今,齐雁和跟我的想法恐怕是一样的——抢在我对那个位置动手之前,速战速决!

屠神枪一挑,悄无声息,瞬间破水,倏然对着我的额头射了过来。

他自然不知道我的逆鳞在什么地方,只认定了,破坏了真龙骨,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往后一仰,那团子亮的灼眼的神气,在眼前一掠而过,斩须刀撄过了那道锋芒,一路顺着屠神枪,对着他的手就劈了下去。

那道猩红色的神气,锐不可当,像是要劈开一切!

他眼神冻住,不得不松开了手躲开斩须刀的锋芒,我抓住机会,一脚踢中屠神枪,屠神枪划出一道弧线,跌出去老远,没等齐雁和张手把屠神枪唤回来,斩须刀已经对着他的额头下去了。

这一下,又稳又准,齐雁和没想到,我对他的要害,看的这么清楚,加上我那个神君的身份,余威犹在,震慑了他们许多年,他本身对我就是极为忌惮的,眼神瞬间一空。

但他到底是屠神使,身体一拧,堪堪躲避过去,斩须刀虽然锋芒未至,可猩红的龙气先行,齐雁和被龙气撞上,身体整个往后一倒,在水里凌空翻身,重新落在了细沙之上的时候,穿着大红袍的身影,微微一歪。

“大人!”

那些屠神使者涌了上来,每个人都骇然看到,齐雁和光洁的额头上,像是被劈开了一道缺口,神气倏然从中炸出。

对吃香火的来说,这是重伤。

齐雁和抬起左手,捂住了额头,虽然那些神气还是从他指缝之中泄出,可瞬间被压回去了不少。

“那是个什么好东西?”我居高临下的盯着他:“是天河主给你的?”

齐雁和冷着脸,像是被捅破了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张开了右手。

屠神枪穿过水波,回到了他手上。

“大人……”那些屠神使者见状,忽然转过身,全看向了我。

他们不是第一次对我动手了,我的能力,他们全熟悉,也全害怕。

可现如今,为了齐雁和,那大团大团的红色,挡在了我和齐雁和中间,仿佛燎原的火。

屠神使者是凶残暴戾,铁面无情,可对自己人,是极为团结的。

我忽然想起来了。

屠神使者有屠神使者的规矩。

除暴安良,赏善罚恶,对外血冷,对内心热!

这个规矩——是我,不,是那个神君定下的。

九重监和屠神使者,是神君组织建立的!

那个神君一定也想不到,自己亲手组建的一切,成了抓自己的锁链。

而那些屠神使者护在了齐雁和前面,忽然一声大吼,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燎原火,烧到了面前。

数不清的散神丝,擒龙钩,四面八方,在水里穿过,扎出了数不清的水花,抬起头,竟然极为宏大。

好。

斩须刀横起,猩红龙气一炸,离得近的散神丝碰上,犹如水滴落在了火上,“嗤”的一声,直接消失,还有的稍微远一点,像是夭折的风筝,半空之中分崩离析,再远一点的,全被弹开,反折到了自己身上,麦收一样,哗啦啦倒了一片。

剩下的屠神使者自然不甘心,再一次冲了上来——这一次,似乎是屠神使者里的精锐,趁着前面那些牵扯住我,不少散神丝和擒龙钩,奔着斩须刀绕了上来。

那力气一牵,想把斩须刀从我手上给牵下去。

想法很好。

可这是斩须刀!

斩须刀逆转,直接把那些东西反缠,卷起了猩红的真龙气,往下一挥,那些屠神使者跟上了勾的鱼一样,全被凌空提起,哗啦啦又被打出去了一片。

那团“烈火”。硬是被我扫平了。

捂着额头的齐雁和,再一次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的眼神完全暗了下去。

像是在后悔,也像是在不甘心。

“好!”

小龙女娇美的声音,脆甜的扬了起来,显然极为痛快:“放龙哥哥,我这口气,算让你出了!”

可她一动,那辉煌的身影还是歪了一下。

翅膀上的伤,还没好。

潇湘看着我,眼里也有骄傲。

白藿香还想高兴,可触及到了潇湘的眼神,不知怎么,眼里的光就暗了下去,转到了一侧。

所有的水系神灵都看直了眼睛,入江口水妃神喃喃的说道:“神君——难怪,只有他,才能是位置最高的神君……”

以前的那个我,是位置最高的神君,所谓的天河主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三个字,是陌生的。

完全想不起来。

可这一瞬间,我胸口再一次剧烈起伏了起来,心像是被一只手重重的攥住,一阵窒息。

与此同时,“啪”的一声,右上方的琉璃平安阵,出现了一道裂纹!

这是一个警戒,争斗的力量这么大,齐雁和的还好说,可这其中,还包括了我自己的猩红龙气,无异于自己攻击自己,没谁能撑住多长时间。

齐雁和抬起头,也看出来了。

暗下去的眼睛,倏然重新亮了起来。

他放下了挡在额头上的手,轻快的说道:“看来,这件事儿,很快就能有个结果了。”

他额头后的“伤痕”,已经完全愈合,神气也恢复了许多。

下一瞬,他趁着我的神气凝滞,屠神枪再一次对着我的真龙骨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