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33章 代理水神

小龙女皱起了眉头:“太久了,要说很长时间……”

是啊,隐隐想起来了,那片天河。

一望无际,至纯至净。

那是个好地方,我十分怀念。

可想起那个地方,又带着说不出的痛楚难受——好比平静的河面底下,压着某种怪物。

“要是慢慢说,那就得换个地方。”

叶大人咳嗽了一声,抬起了头。

那些援军终于突破了蜃龙的海市蜃楼,逐渐进来了。

那些屠神使者,眼里都有了光。

“放龙哥哥,哪怕你吃了那个龙珠,也是肉眼凡胎,”小龙女立刻说道:“你的身体也不太稳定,离开这里,我慢慢跟你说。”

白藿香立刻也跟着点头:“先走。”

我回头看向了这个地方。

华丽的水神宫现如今遭了大劫,满眼疮痍,河洛对这个地方,花了不少心思。

这地方比原来的水神宫华丽许多,可现在,坏的也彻底许多。

这一瞬,全部的水系神灵忽然都过来了。

把我围在了中间,抬起了手,过了头顶,对着我就拜了下来。

这是郑重无比的大礼——只有见到比自己高阶的神灵,才会有这种规格。

程星河眼睛一亮,高兴了起来:“嚎家伙,折下以后吹牛有资本了——谁让神仙拜过?”

哑巴兰则把程星河给拉回来了:“你别在那装逼了,当心再来了雷劈了你。”

金毛很以为然,跟着嗷呜了一声,像是劝程狗不要不识好歹。

我则立刻回礼:“当不起。”

我现在,还是肉眼凡胎,怎么能受神灵的大礼?

“怎么当不起?”

潇湘的声音,忽然从一边响了起来,是虚弱了许多,但那种不怒自威,一点都没减:“要不是你,东海又是一场大灾,他们谢你,理所当然。”

“神君当得起!”

那些水系神灵异口同声。

我心里却十分清楚,这件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不让那些水族受到池鱼之殃,是理所当然。

再说——当年的水神之争,也跟我有关系,债还没还完,又何来恩呢。

“神君要离开,我们不敢拦着,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想请神君做主。”

我隐隐猜出来了:“关于——水神之位?”

那些水系神灵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大声说道:“是!”

“元水神蒙冤,官定渡口河神失位,现如今,偌大的东海,需要主事神灵,要不然,就是一盘散沙。”

“请神君,给我们做主。”

没错,河洛的神位,是我褫夺的。

现如今,不光是屠神使者群龙无首,东海也是一样——我欠他们一个水神。

“你们希望,我怎么处理?”

那些水系神灵,看向了潇湘。

潇湘的瞳孔,一向跟冰雪凝集而成一样,可现在,她的眼神,终于有了几分和缓,是啊,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她的。

可潇湘还是看向了我:“北斗,先不要敕封。”

“没错,”小龙女立刻拉住了我:“放龙哥哥,你可别冲动——你的身体,你忘了?”

我的身体,依然是肉眼凡胎。

之前就是为了褫夺河洛的神位,才差点把自己和潇湘全搭上,多亏有豢龙氏给的龙珠堵窟窿。

要是现如今再来敕封新的水神,那我这好不容易恢复的身体,估摸着又得土崩瓦解。

我一寻思,看向了潇湘。

潇湘则跟我点一点头,她的声音凛冽惯了,唯独对我是柔和的:“你说了算。”

我就看向了水妃神。

水妃神为了帮我,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神气马上就要消失了。

那些幸存的海罗刹把她团团围住,狰狞的脸上,全是悲戚。

如果能让水妃神代理水神之位,享受主神的力量,说不定,还能救回来。

于是我指着水妃神,开了口:“潇湘不在这段时间,万事,全由水妃神代理。”

“是!”

那些水系神灵,异口同声。

这一瞬间,我就看见,一股子极其轻微的金气,宛如数不清的流星,逐渐凝聚汇集,落在了水妃神身上。

水妃神那微弱神气,瞬间被点亮,神气大震,宛如重塑金身!

赏善罚恶,本来就是天道。

不过,一说起赏善罚恶四个字,我恍然想起来,我以前,是不是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

那个,在天河上的以前。

水妃神睁开了眼睛,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神气,简直难以置信。

那些海罗刹也被震慑住了,反应过来,对着我就拜了下来。

水妃神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看向了我。

我对她一笑。

希望,这能算是,对你一些补偿——那些年,你被虫子啮咬,吃了太久的苦。

所有水系神灵转脸看向了水妃神,立刻拜了下去:“代水神!”

水妃神悚然一动,张了张口,但一转身,对着我就要行个大礼。

可我摇头:“现在还受不起。”

水妃神明白过来,回过神,立刻飘然到了我面前,有些受宠若惊:“我……”

“潇湘也信得过你。”

我看向了潇湘。

果然,潇湘点头,看向了水妃神,声音还是冷冷的:“别辜负了神君。”

水妃神立刻拜了下去:“多谢水神。”

希望她跟潇湘那一笔恩怨,能就此罢休。

而水妃神,抬起头看向了河洛。

当年她打翻了万骨图,还是河洛给她“说情”。

她对河洛,其实是感念恩德的。

不过,我多少猜出来了——恐怕,引着龙鱼打翻万骨图的,就是河洛。

河洛没有抬头,白九藤的那个石头片子,正刮到了河洛的脖颈,应该是稳定她的心神,让她从之前那个刺激里清醒过来。

程星河拉了我一下:“还不走,等雷劈呢?”

就你屁话多。

我是想起了安宁来了。

这一次来东海,找回安宁,也是一个要紧的目的。

只是之前到了人夫地,那地方虽然关着不少潇湘的旧部,却并没有见到安宁。

我看向了河洛身后,那个一身银白的少年。

那个少年也受伤不轻,只是,对河洛竟然十分忠心,到了现在,还依然守在了河洛面前,抬头盯着我,悄无声息的护住河洛,满眼倔强。

“我赶时间。”我盯着他:“带我找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