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34章 无名黑盒

那个少年愣了一下。

那些屠神使者一听我要离开,不知不觉,就涌了过来。

他们认定,援军马上就要下来了,不能放我走。

我抬头望着水面,说道:“那援军,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屠神使者们互相看了一眼:“不可能。”

“对,阻挡他们的海市蜃楼,应该已经散了。”

“海市蜃楼是散了,可上头又来了一道很强大的神气。”我答道:“恐怕,你们的人又被绊住了。”

他们回过神来,一抬头,终于也寻思出来了。

按时间上来说,援军应该已经到了,可确实一直没有下来。

我没看他们,看向了齐雁和,齐雁和斜倚在了一大块断石上,因为神气流失的太严重,已经站不起来了。

小龙女到了齐雁和面前,转脸对我粲然一笑:“放龙哥哥,你要找谁,只管去,这个家伙,我来看着。”

齐雁和撩起眼皮盯着小龙女,眼里一闪而过,是后悔。

小龙女含着笑,可弯弯丹凤眼里,一抹残忍,像是在说,“你可算是落在我手里了。”

他用屠神枪,生生把小龙女的翅膀,捅出了一个窟窿。

现在,小龙女那锦绣堆叠的右臂上,还有一块残损,血迹还没让海水浸泡干干净。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小龙女这个脾气,显然也是有仇必报,脑子里现在不知道想什么刑罚呢。

银衣少年还要看河洛,被程星河一把提溜起来,推着往前走:“泥聋啦?没听见我蛾子赶时间?”

我说你把嘴里那嚼子吐了再说话,别把舌头咽下去。

程星河瞪了我一眼:“辣不行,窝这命来的不容易,跟你不一样,金贵。”

金你大爷。

我这命也挺不容易的。

金毛也赶了过来,对着少年就是一声吼,少年看见了金毛,那个凌厉劲儿一下消失,脚底下拌蒜,就是一个踉跄。

这个少年,也是龙族,不过他的龙气是一种浅银色,出身一定高贵,只是岁数还不大。

金毛转脸看向了河洛,舌头耷拉了下来,这也就是在水里,要是在外头,它这哈喇子估计又得滴答一地。

少年的额头极为丰隆,不光命火旺盛,他的求生欲也是极为旺盛的,他极其想活下去。

而之前为河洛那么卖命——难不成,河洛跟他的命,也有什么关联?

而这个时候,有一个身影不知道从哪里冲了过来,挡在了少年面前。

“神君,你要什么,我愿意补偿,”那个身影抬起头来,满眼祈求:“不要伤我弟弟!”

丹白。

那个少年见到了丹白,眼里一抹意外:“你?”

丹白为河洛买卖,前来引我,当时我就觉得,她肯定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河洛手上,原来,也是为了这个少年?

程星河皱起眉头:“这俩,不太像。”

少年像是一个神祇,而丹白完全是个半毛子。

一问之下,原来这个少年叫丹银,确实是龙族,出身纯净高贵,不过,这个丹白,是他那个高贵的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女。

丹白在母亲死后,知道这里有自己的家,就自己找过来了,不过,那个高贵的父亲已经在水神之争中战死,这个丹银,是丹白唯一的亲人。

不过,丹银看着丹白的眼神,只有耻辱,似乎不想有这么个姐姐:“我跟她,没关系。”

程星河早看出来了:“他嫌泥丢人,泥又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呢?”

丹白的胸脯剧烈起伏,抬起头盯着我,眼睛灼然发亮:“只要有他在,那我还算——有个家。”

我心里猛然一震。

家……

不光是我,丹银也愣了一下。

我对丹白一笑:“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听明白了我的意图,丹白高兴了起来:“既然是这样,那我愿意……”

可说到了这里,丹白也犯了难,显然,她也不知道,安宁到底在什么地方。

安宁是河洛拿来要挟我的重要武器,一般的水族,当然不知道。

程星河望着这一片废墟,嘀咕了起来:“这地方都曾什么样了,肿不会,是……”

他的意思,是被碾死了。

“横竖,给你当寄身符,比趟雷的风险还大。”

你他娘不会说话就少说点。

丹银抬起头,忽然说道:“我知道。”

他看向了河洛,有些犹豫。

现如今,河洛失去了一切,哪儿还顾得上这种细枝末节。

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不用害怕,现在,我说了算。”

丹银似乎下定了决心,转过了身:“我带你去。”

他转过身,到了后头,

因为之前被我用琉璃平安阵护住,水神大殿是完了,但是后面的配殿依然巍峨,庭院深深,错综复杂,丹银领着我们,到了一个很深的院子。

那个院子虽然小巧,但是精雕细琢,也是极为华丽——屋檐上,都缀着大颗大颗的猫眼石,跟水波交相辉映,恰似满天繁星。

程星河哪儿还坐得住,爬上去就抠。

大门上也镶嵌着许多美丽的宝石,进了门,一地精雕细琢翡翠砖。

要拿现在的话来说,潇湘的水神宫,是冷淡严肃风,而河洛这个小配殿,简直是暴发户风。

只有从底下爬到了上头的,才会喜欢用这些身外之物彰显自己的身份。

“这是我们水神——不,官定渡口河神最喜欢的地方。”丹银领着我们进去:“平时,哪怕是我这种近侍,也没资格进来。”

这里头金碧辉煌,放满了各种东西,简直是个缩小版的琼星阁。

“安宁?”

进去之后,我就扬起了声音:“你在吗?”

往里一走,视线忽然被一边吸引住了,我看见,一个描金五斗橱上,摆着一个黑盒子。

这个盒子,极为眼熟。

不由自主,伸手就把那个盒子拿在了手里。

没错——因为得到了龙珠,真龙骨生长的更迅速了,隐隐约约,又有新的记忆苏醒了过来。

这个盒子,以前,是我的东西。

里面装着的,是什么来着?

“咦……”

没想到,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丹银的一声惊呼。

我心里一沉,出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