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35章

程星河的脑袋从门廊下探出来:“他尾巴被人踩了?”

他是人形,没有尾巴。

我跟进去,也皱起了眉头。

那个内室,有密密麻麻的栅栏。

而现在,栅栏拦腰折断,看着断口,像是被咬开的。

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显然是关押活物的地方,安宁跑了?

“安宁?”

可这地方还是没有回音。

丹银立刻说道:“我之前就听见,这地方隐隐约约有猛兽的声音,会不会……你要找的那个,被猛兽给吃了?”

我立马就要从栅栏里钻进去看看,可这个时候,我就看见,地面不对。

黑漆漆的地板,抖动了起来,像是——活了。

下一瞬,地板上立起了两排尖牙,对着我就吞了过来。

我忽然就想起来了,以前跟老头儿一起看动物世界的时候,是有一种鱼,平时贴在沙子里,活像个膏药,谁也不知道那有个活物,可一旦有活物在他头顶上经过,弹起来就是一口。

猩红色的真龙气一撩,我一只手攥住了这东西的一颗牙,另一脚,直接踹在了它的舌头上。

那东西吃痛,拼命挣扎起来,不过这东西虽然凶狠,但是身体极为脆弱,自己给自己的阔嘴边撕扯了一长条儿的伤口,染了水里一片血花。

河洛养这个干什么?能吃是怎么着?

“这是……”丹银看清楚了,艰涩的开了口:“是锦皇鱼。”

它身上,飞快的变换出了色彩,跟变色龙一样,锦绣辉煌,我倏然就想起来了,这是神灵装饰衣袋用的,极为珍稀。

“一角,能换一个镇元金丹。”

好像挺值钱的。

河洛本来就爱慕虚荣,现如今过的穷奢极欲,难怪她害怕失去水神的位置。

我随手甩开那玩意儿,那玩意儿吓的瑟缩在了一边,再也不敢动了。

再往里,也有一些珍兽——个头很大,没法从栅栏里钻出来,本来杀气汹涌,见我进来,想拿我开刀,看见了锦皇鱼的下场,都不敢动了。

“神气……”

隐隐约约,听到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以前我是没有这个本事的,可现在,真龙骨长的差不多了,似乎,龙族的本能也苏醒了。

是那些怪东西的声音。

“是神气……这不是五爪金龙嘛?”

“我被抓进来之前,听说它死了几百年了。”

“那可是五爪金龙,要是能把它给吞了,说不定,能得到主神的力量!”

“他自己就是主神,你吞的过?”

“可他现在,不是龙了——肉眼凡胎!”

话音未落,又一个身影蹿了上来,张开大口,对着我就吞!

不知死的鬼,哪里都这么多。

我还没抬手,一个身影,忽然就从外面冲了进来。

一瞬间,幽暗的水里光芒炸起,一个大头六爪的东西刚从里面挣扎出来,瞬间就被这个光震退。

这个光,也是神气!

而且,眼熟。

我高兴了起来。

“安宁!”

一个东西猛然就撞到了我怀里。

“可算是见到你了!”

安宁那张脸本来就狰狞,这一哭,能跟海罗刹分个上下高低。

“这段日子,你受苦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心里也难受。

一早就应该来救她,可一直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来了也是送死,现如今,我终于可以保护你们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安宁抽抽噎噎的说道:“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许多,一直给你担心,我知道,他们抓我是为了什么,我也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我就是,盼着你不要来,别中了他们的计!”

“他们……”我一下就听出来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对了,这地方是河洛的密室,要是谁来跟她商量阴谋诡计,肯定是上这地方来商量!

而且,她上次替我下水的时候,分明还是个半毛子,谁都能欺负她,还欠下了许多罪孽,现如今,怎么还有了神气了?

安宁抬起头,虽然在水里,是看不到眼泪的,可她的眼圈子分明发了红,不过,她昂起头,有点得意:“说起来,也是个长故事哩!”

我刚要问她是什么故事,身后有一个身影出来了,极为惊喜:“麻愣!”

二妹娃。

二妹娃跟我们分头,去找那个情郎,找到了?

可这里,哪儿有什么人?

丹银却愣住了:“你……”

二妹娃一下抱住了丹银。

好家伙,原来,这些年,丹银没在水神宫,是因为上莲花湾看守水神域,时间长了寂寞,化名麻愣,做了个渔民。

可现在,水神宫要闹事情,他就假托落水来这里了。

怎么也没想到,二妹娃竟然敢追到了这里来。

丹银冷冷的眼神,在看到了二妹娃之后,也终于柔和下来了,抬起手摸了摸二妹娃的头:“我早跟你说过,不用担心,你怎么……”

二妹娃说她梦到过麻愣,他本事不小,还会托梦。

刚才,也是二妹娃找麻愣,机缘巧合进了这里,遇上了安宁,安宁从二妹娃身上感觉到了我的气息,跟二妹娃里应外合,就把栅栏给咬开了,想去找我,没想到我跟她走岔了,她觉出这边动静不对,一折回来,正好碰到我。

算是皆大欢喜。

不过,还有一样,江采萍失去的那一缕生魂,在什么地方呢?

这地方我看了一遍,没有。

而且,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虽然是有谁帮我挡住了援军,可他们赶上来的话,东海水族还是要遭殃。

我抓住了安宁:“咱们先走。”

安宁点了点头。

程星河见我们出来,十分失望:“这么快?”

你还嫌没把这地方拆迁完是吧?活像土匪进村。

“你愿意拆就继续拆,我们先走一步。”

程星河头上缠了一大圈金带,腰上塞了鼓囊囊的猫眼儿,腿上都用水草缚满翡翠片,笨重的跟个俑人一样,放在墓地毫不违和。

一边往大殿跟潇湘他们会合,我一边问道:“河洛这段时间,是不是在偷偷跟一个人见面?”

“是倒是!”

安宁立刻说道:“不过,隔着栅栏,不知道是什么模样,就知道,他跟河洛要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万骨图。”

我一皱眉头,万骨图,不是神君从琼星阁千方百计聚拢来,送给潇湘的吗?

天河主跟河洛要那个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