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36章 神气碎片

水妃神,当初就是因为看守的时候,龙鱼进来撞翻了那个玩意儿,才受了几百年的罪。

潇湘对那东西,极为看重。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那东西是神君千挑万选给她做出来的,她特别珍惜。

可为什么——天河主也要?

难不成,那个万骨图里,也隐藏着什么秘密?

“还有呢?”

“那个人要河洛把图给他,河洛讨价还价,倒是跟那个人要了许多好处,但是一直到了最后,也没见那个东西。”

河洛自己还得跟苍龙要万骨图的下落呢,她根本就不知道万骨图在哪儿。

跟天河主要好处,倒是符合河洛的作风——管东西在不在手里,抓住机会给自己谋取筹码才是最要紧的。

难怪她把苍龙关在了穴里,每天逼问。

不过,最后也没逼问出来。

我想起了那个长着白玉柳的房子,看来,潇湘这次来,已经把那个东西给拿到手了。

一会儿出去,好好问问她。

“你这神气,又是怎么来的?”我盯着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我看到,安宁那布满青灰鳞片的胸口上,隐然有神气的烙印。

这么盛大的神气,不比之前齐雁和脑门上那个碎片差。

安宁一听,越发得意了起来:“这可算得上,是因祸得福——还多亏了那个怪人了。”

原来,有一天,天河主又来催问河洛万骨图的下落,河洛敷衍了一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外面传来了一阵巨响。

安宁归心似箭,巴不得想逃出去,盼着这里炸了什么厉害东西,能把栅栏劈破,奔着这边一窜,一个东西刮出了破风声,不偏不倚,没入到了她胸口上。

当时安宁浑身剧痛,满地打滚,简直跟要死了一样,可没想到,那一次非但没死,反倒是因祸得福,有了神气。

而这个东西上了她身上之后,她的五感全敏锐了起来,立刻就听到,外面河洛跟天河主的对话,说要把那东西给找回来,安宁觉出自己的力量现在极大,误打误撞,就调动了自己的气息,把那个神气给隐藏起来了。

河洛他们也没想到那东西的下落会在她身上,找了一番没找到,也没别的法子。

之前安宁被关在这里之后,因为是个半毛子,没少被其他的怪物欺负,不过有了神气之后,竟然把那些怪物给制服了,这才过了一段舒心日子。

我仔细一看,那个神气,居然跟齐雁和身上的,极为相似。

难道,是同一种东西?

我立马就把从齐雁和身上拿下来的那一块,给安宁看了一下:“是不是这个?”

安宁眼睛一亮:“一样的!”

全是那种碎片——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碎片,这么大的能耐?

上面的花纹全是断的,认不出来。

说到了这里,安宁看着我,长着薄膜的眼睛滚动了一下:“你不会——也要把我身上这个给拿出去吧?”

“不急。”我对她一笑:“你先留着,查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再说。”

天河主跟河洛之间,看来还有不少秘密。

回到了水神大殿,河洛的精神,已经让白九藤给治理的差不多了,一看见了我,立马抓住了我的衣襟:“北斗,你回来了!”

她眼里,全是期盼。

因为她害怕。

现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一个官定渡口河神的身份,甚至比水妃神还低。

说也奇怪,她既然是出身东海,作为潇湘的妹妹,为什么在那个低微的神位上呆了几百年?

我寻思着,这说不定也是她跟潇湘之间仇怨的一个原因。

潇湘扫了河洛一眼,看向了我:“北斗,你这一阵子累了,把她交给我吧。”

我往前一步:“我还好。”

潇湘十分自然的握住了我的手,这一下,十分自然——我心里熨帖,这只手,可算是握到了。

不管为此付出了什么,为这一下,也总是值得的。

这个时候,白藿香看我回来,也要过来,可一见到了潇湘握住了我的手,眼神就冻了一下,视线无处安放似得,立刻看向了别处——她旁边的是白九藤。

白九藤觉出来,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哎,白小姐,你看我干什么?我这老头子,虎皮青椒似得,哪儿有神君好看。”

白藿香嗓子一梗,装出了满不在乎的样子:“我看你手里那个小石头有意思,是龙母山的?”

白九藤眼睛一亮:“要不怎么是白老先生的孙女呢,这眼睛比月亮还亮,你认识?”

“我听我爷爷说过,龙母山是龙族的神山,猜的。”

程星河在后面叹了口气:“咱们回去,得弄点安神定心汤了。”

哑巴兰好奇:“你天天闭眼就是呼噜,还用安神定心汤?”

“你不识风月不懂情,我不喝,有人喝。”

“谁啊?”

程星河恨铁不成钢的推了他脑袋一下:“没事多看看霸道总裁,不长见识,也长点常识。”

我心里也不好受——我总觉得,我欠了白藿香太多。

可我不知道,怎么偿还。

“北斗?”潇湘似乎是看出来了:“你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没什么,咱们走吧……”

抬起头,上头帮我们挡住援军的神气还在,显然对付援军,是绰绰有余,不过,既然这里的事情都办完了,人情也不好往死里用。

那些水系神灵一听,立刻对我们行了大礼,隐然之间,空旷而昏暗的水域之中,出现了许多绿色的光,宛如陆地上的萤火虫。

却比萤火虫亮的多,数目也大的多,交相辉映,美不胜收,组成了一个长长的玉带。

这景象,壮阔无比,仿佛走在了银河之下。

这是他们在给我们指路。

我道了谢,带上了河洛,齐雁和——当然,那些屠神使者是要拦着,可一抬手,一道猩红色的龙气炸起,他们散到了很远的地方,起不来了。

齐雁和自己已经没多大的力气,望着自己的人,只剩下了苦笑。

那些屠神使者还要赶上了,可齐雁和提起了声音:“先回去——咱们屠神使者,输不了。”

叶大人冷笑了一声:“输得了输不了,说的可别太早。”

我一直以为,齐雁和自私,为的是自己,可没想到,为的竟然是屠神使者?

而叶大人转身看向了我,对我摆了摆手道别。

我犹豫了一下:“你这次,算是放了我?那你跟上面,怎么交代?”

叶大人这一次,是为了抓我们而出马的。

他所在的天曹官,律法森严。

叶大人不以为意:“在上头任职这么久,浑水摸鱼……”

说到了这里,他几乎不自觉的动了自己的胳膊一下——似乎习惯了,这个时候,会有下属来拉他的袖子。

可现如今,他袖子已经被自己给亲手扯下去了。

他有些不自然,接着说道:“那个,处理这种事情,还是有经验的。”

说着看向了我,眼神诚挚:“只希望,咱们下次相见,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让所有人,都有个公道。”

是啊,让所有人都有个公道,这也是我的目的。

跟叶大人告别,固平神君和那条巨大的苍龙,也跟了上来。

潇湘另一只手,就摸了摸苍龙的头。

果然,这苍龙以前,本来是潇湘自己的灵兽。

我还想起来了:“对了,万骨图是不是在你这里?”

潇湘的手,在苍龙头上凝了一下。

但她马上回过头来,绝美的脸上一抹遗憾:“我倒是想找,可想必来晚了一步,没有找到——苍龙说的那个地方,已经空了。”

她的绝世美貌,有极强的震慑力,让人迷失在她的眼睛里,挣扎不起来。

可是,我却极为清醒。

她在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