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39章 逃避天罚

有几个跟敕神印神君交情深厚的神灵,前往锁龙井探视——当然了,他们费了很大的周折才能进去。

结果没想到,这一进去,被打回元身的神君,屠戮了那些神灵,从锁龙井里逃出去了——一条螭龙,替我锁在了那里。

自从九重监建立以来,就没有一个犯了过错的神灵敢逃避天罚,敕神印神君,是第一个。

所以,代理这件事情的那个大人震怒,叫九尾狐前去,把敕神印神君给抓回来。

敕神印神君被追到了天丘附近,被九尾狐和众多屠神使者给截住了,那个时候,神君在白潇湘手里受了重伤,在锁龙井里受尽了折磨,能力自然不如以前。

九尾狐当时是妖神,实力最强大的主神之一,本来可以把神君给带回来的。

可是后来……

说到了这里,我看向了小龙女:“那个时候,我得谢你。”

小龙女一愣,有些惊喜:“放龙哥哥,你想起来了?”

不大清楚,但有这种印象。

那个时候,我浑身剧痛——当时,全身的鳞片全碎了。

有的是被擒龙锁磨碎的,有的,是被打碎的。

很多石头丢在了我身上。

“就是他,为了自己的神位,吃了我姐姐!”

“身为主神,同类相残,有什么资格坐在最高的位置上!”

那股剧痛,让身体成了行尸走肉,几乎没法子分神来思考。

我只知道,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

不是我,我冤枉!

可我喊不出来。

身上有炙热滚烫的感觉——像是被天火烙了。

也有恶寒刺骨的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冻住。

每个神灵,都有看家本领,那些被屠戮的神灵,也都有挚爱亲朋。

他们要我,还一个公道。

要我还公道——可我的公道,谁还给我!

不,比起那种痛楚,更难熬的,是绝望。

潇湘亲手把我拉下来,潇湘!

连她都信不过我,偌大三界,还有谁信得过我?

“放龙哥哥。”

小龙女挽住我胳膊,挽的更紧了:“你才刚复原,这件事,等一等再想!”

“不。”我回过神来,摇摇头:“我现在就要想起来。”

这个伤疤,时间太长了。

重新揭开是难受,但为了那个真相,我非得揭开不可。

视线越过了小龙女,看向了潇湘。

潇湘没有看我。

还没有问潇湘,她那个时候,为什么那么做。

不过,她一定有她的苦处。

小龙女注意到了我看着潇湘,赌气似得挡在了我面前:“咳咳咳……”

一边跟哑巴兰吃栗子的程星河听见了,低声说道:“听见没有,凤凰也是鸟,也会打鸣。”

小龙女见我对潇湘“执迷不悟”,心里正不痛快,听见程星河这一句,对着程星河就抬起了手来。

一团子凤凰火猛然亮起,对着程星河就围了过去。

程星河反应也快,凤凰毛从腰上唰的一下弹出,直接把那团凤凰火给卷了上去。

那团璀璨的凤凰火倏然被收入到了凤凰毛上,半空划出一道金红色的光,重新回到了他腰上,头也不抬,把一把栗子全吃下去了。

程狗的头脑和天资其实极为惊人,毕竟也是四大家族的继承人,我总是疑心,他要是把对财物食物的喜爱转移到了自己饭碗上,可能早上了天阶了。

可他就是不转移——有那时间,他一般花在拼多多砍一刀上。

小龙女倒是吃了一惊:“这个猴子进步倒是挺大。”

“托福,”哑巴兰也在一边剥栗子,刚伸手把栗子在凤凰火上烤了一下,烤出了个焦香的裂口:“不过我们一般管他叫狗。”

程星河推了哑巴兰脑袋一下,把那个栗子抢过来了:“狗也是你叫的,嗷……”

栗子烫手,把他烫的一叫唤。

哑巴兰点头:“我们不叫,你自己叫。”

小龙女一笑:“放龙哥哥,你身边的人都真有趣,我也知道,他们没少帮你,这叫什么?生死之交!”

我盯着小龙女一笑:“要说生死之交,你也是一个。”

小龙女眼神一凝。

我说道:“当时九尾狐去抓我,你是不是去帮我了?”

小龙女眼睛亮了起来:“你真的想起来了!”

在锁龙井的那种痛苦之中,我似乎挣脱出来了。

我答应过在锁龙井里顶替我的那个螭龙——我会回来救她的。

再后来,我被拦住了,但是,一个橙红色的光,亮在了我面前。

“丹凰神君,这可不是顽皮的时候。”

那个时候,九尾狐的声音是这么说的。

“你管不着。”小龙女的声音,比现在的还要骄纵:“放龙哥哥好不容易才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绝不能让他再回去受罪。”

“可他是灾!”

九尾狐的声音,没带什么感情。

“他是不是灾,谁看见了?”小龙女厉声说道:“我跟放龙哥哥认识这么久——他绝对不是掳掠别人神气,收集在自己身上那种人。”

她补上了一句:“孙青,你知道。”

九尾狐没回答。

小龙女立刻接着说道:“放龙哥哥如果这次被带回去,没罪,也是戴罪之身了——私逃天罚的罪过有多重,你不知道?”

那是两次九重雷劫的责罚。

九尾狐还是没答话。

而面前一大片金红色展开,像是漫天的火烧云。

“放龙哥哥,走,”小龙女的声音,毋庸置疑:“只要能活下去,就有机会——我们等你回来,把事情弄清楚!”

九尾狐的神气,跟小龙女的神气颜色极其相近,两道神气撞在一起,天都被映衬成了红色。

我知道,以九尾狐的能力,其实我没那么容易逃脱。

但是九尾狐故意抬了手——它存心把我给放了。

我带着满身重伤,逃下去了。

这一逃,就坠到了人间。

管理主事的那个神灵一掌拍碎了天上的长案,大怒。

“身为主神,为了私情,放走了危害三界的灾祸,该当何罪?”

所以,因为这件事儿,小龙女和九尾狐犯了故意放走灾祸的大罪,才挨了天罚,从上头被驱逐了下来。

小龙女出身高贵,是天灵祥瑞之一,还是主神,伤了她,怕会引来灾祸,所以小龙女被关到了摆渡门禁足。

九尾狐没有这种地位,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去跟上头要说法,所以受到的责罚极重,被降了九重雷劫,险些把神骨都劈掉了。

小龙女说到了这里,叹了口气:“孙青为了放龙哥哥,没少受罪——它那个脾性,本来就是睚眦必报,凶戾嗜杀,之前也得罪了不少神灵,但凡有几个朋友能给它说几句话,想必也不会挨上那么重的刑罚,可它没什么朋友,墙倒万人推,受了那个重罚。”

果然,我心里一阵内疚,它受了这么多罪,也是因为我。

不光小龙女和九尾狐,还有许多其他的神灵,认定我是受了冤枉,明里暗里帮了我一把——自然,天曹官全查得出来,他们全受了重罚。阿满也是其中一个。

我在他们的帮助之下,再一次逃走——可因为受伤过重,跌到了人间,断了一个角。

被厌胜得到,做成了玄素尺。

再后来,我挣扎起来,奔着西边过去了,到了额图集,再一次坠落了下来。

这一次,五爪金龙的元身彻底消亡,成了我从额图集带回来的龙骨金。

脑子里纷繁的记忆越来越多,我想起了一张一张,熟悉陌生的脸。

那些神灵,到底是不是我屠戮的?

而真龙骨之所以剧痛,之所以不愿意想起那些事情,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也在逃避,不愿意再次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