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41章 四大天柱

那个地方,是龙族的发源地,龙族力量的源泉。

说起来,龙母山的由来,也极为神秘。

真龙骨里,逐渐有了这方面的记忆。

创世神造世之初,天地分裂,就跟屋子需要梁柱一样,天地之间,也需要支撑。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了四大天柱的传说。

所谓四柱,也就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皆有一个力量强大的东西支撑。

龙母山,就是东方的柱子。

我还记得,龙母是犯了某种巨大的过错,才被罚成了天柱之一。

四相局之所以成为万世之功,其实借助的,就是利用布局和镇物,借助了东西南北,这四个巨大柱子的力量,才能镇压邪祟,保万世平安!

原来,四相局的原理,是这四大天柱。

构建四相局,就是景朝国君跟江仲离提出来的。

天地之初……我记得,最初那一抹光亮。

我是在什么地方,以什么身份见证的这一切?

为什么,我不能想起自己最初始的那个名字?

金光,还有,一个能遮蔽天地的东西。

隐隐约约,我记得有谁喊过我的名字,两个字!

但是——想不起来了。

“那个地方,是四大天柱之一,关乎的是整个天下,一旦天柱出了什么问题,那三界就不止是大乱,而是直接毁灭,”小龙女接着说道:“所以,四大天柱附近,都有守护神,因为事关重大,那四大天柱的守护神,都是实力最强大的神祇,放龙哥哥现在这个身体,去了也难免吃亏,”小龙女皱起了眉头:“虽然咱们是非去不可,不过去之前,最好先做好万全准备,否则,也跟送死差不多。”

“不对啊,”程星河反应过来了:“江辰不是吸取了龙母山的力量,才有了黑鳞吗?他怎么想去就去,走后门了还是怎么着?”

小龙女看向了河洛,冷笑:“当然,是得到了某一个主神的朱批。”

所谓朱批,是神灵以自己亲笔和印玺,敕令通行的证据,跟圣旨差不多。

河洛没抬头。

毫无疑问,那个时候,河洛是主神——她自然能让江辰前往龙族始发地。

可现在不行了,她的水神之位被我褫夺,再也没有了朱批的能力。

当初,江辰就是在那里归位的。

只是一想起江辰来,心里依然并不舒服。

弑亲——弑亲的龙族,才有那种凶神恶煞的猩红真龙气。

之前没想起来,只觉得这个能力不吉。

但是现在,关于以前的记忆,苏醒的越来越多,我想起来,这种猩红龙气,是烙印在龙族身上的一个诅咒,有这个,就跟一个伤疤一样,是不为龙族相容的证据。

龙族,不再认我。

难怪,江辰被压入到了四相局的时候,会笑。

身边一阵清凉,是江采萍。

她冰冷的手指,撑起了我的左右嘴角:“你笑一笑,好看。”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被愧疚压了下去:“这次还是没找到你的生魂,对你不住。”

江采萍歪头看我,微微一笑:“那没什么,能在这里看着你,我就高兴啦!不过,你要是真想对得住我……”

我盯着她:“什么?”

她为了我,也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能有让她高兴的事情,我一定照做。

江采萍的笑容狡黠了起来:“我虽然不大记得你,但是,只要你高兴一点,我就高兴。”

江采萍简直跟春风一样,暖而芬芳,是能包容整个人的温柔。

“你笑了!”

江采萍高兴了起来。

“哼,”一边的江采菱冷哼了一声:“死绿茶。”

江采萍歪头:“绿茶我倒是知道,不过,茶本枯萎,何谓之死?”

江采菱一拍船栏杆:“我看她就是装傻充愣……”

这船古旧,江采菱又是个命灯燃烧弹,这一下就把栏杆拍出了一道裂,程星河眼睛一直,让她悠着点,有这个力气不如去天桥搞一搞胸口碎大石,还能收点毛票。

眼角余光就看见,江采萍偷偷在我身后对她吐了吐舌头,翻了翻白眼,江采菱气的跟个烧红的茶壶似得,七窍生烟,撸起袖子就要找江采萍理论,可程星河跟着一插嘴,她又把火撒在了程星河头上:“仙女的事儿,你个蛤蟆少跟着掺和。”

哑巴兰补上一句:“我们管他叫狗。”

程星河推了哑巴兰脑袋一下:“狗也是你叫的?”

小龙女倒是笑了。

她习惯性的挽着我的胳膊:“放龙哥哥,这一世,有他们在你身边照应,我这才放心了许多。”

我松了口气,看着她:“那个地方在什么位置?”

小龙女回头看了潇湘和河洛一眼:“那是龙族的地方,只有这两位清楚。”

河洛转脸看着我,表情不太好看:“你真的要去?可是,你身上这猩红真龙气,到了那里,只怕会惹来大麻烦。”

我停留在这里,麻烦也绝不会小。

真龙骨没长出来的时候,天河主都殚精竭虑要把我给除掉,现如今得到了那个巨大龙珠的力量,鳞角毕露,他更不会坐视不管。

不知道现在,那个天河主又有什么新计策,事情还是得速战速决。

我看向了河洛:“要是没猜错,龙母山,是不是在蜜陀岛?”

河洛眼神一冻。

潇湘也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有几分紧张。

看来我没猜错。

我就知道,当初江辰跟司马长老从摆渡门里逃出来,去了蜜陀岛,不会没有目的。

那是个,出名的海上仙山,但是没有人能从上头回来。

固平神君也担心了起来——他刚才也蹲在程星河他们身边一起剥栗子,这会儿站起来,把身上的栗子皮给抖掉了:“那地方,非仙不得入,确实危险。”

我看向了他们:“我也明白,下一程,我不想再连累你们……”

“不包括我。”固平神君转脸看向了对面:“我好歹吃过香火,也认识一些吃香火的朋友,也巧,那地方,就有我一个朋友,这一次,我也是非去不可。”

说着又看向了我,眼睛一眯:“就看神君,还拿不拿我当朋友了。”

我心里一热,也知道,说别的没用,就点了点头:“多谢。”

齐雁和却冷笑了一声。

我看向了他:“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跟我交代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