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142章 九州之鼎

齐雁和摇摇头,仰头靠在了栏杆上:“你要算账,管我什么事?”

怕他跑了,小绿吐出了从铁蟾仙那弄到的,能束缚神灵的捆仙索,把他五花大绑,捆的很严实。

齐雁和这辈子,恐怕也没这么狼狈过。

“跟你关系,可不算太小。”我望着他:“为了敕神印,你没少辛苦。”

说着,我看向了他的额头。

现如今,那个碎片被我取出来,他的神气虽然逐渐充沛,可比有那个碎片的时候,差远了。

哑巴兰说道:“这个王八蛋没少坏事儿,哥,把他收拾了算了。”

齐雁和一笑:“说的没错——让敕神印神君把我的神气也掠走算了,跟以前一样。”

我心里猛然一疼,我记得那些神灵,消亡的冤枉。

可——那真的是因为我吗?

“那不行。”程星河习惯性的推了哑巴兰脑袋一下:“你头脑怎么这么简单?”

哑巴兰不服:“我怎么简单了?哦,他是你老舅,血浓于水。”

“放屁,”程星河本来被栗子噎的打嗝,让哑巴兰这一句,把嗝都给气没了:“你忘了,屠神的还追咱们呢?把这小子捏在了手里,那就是个平安符,屠神的不敢把咱们怎么样,等你哥把账算完了,这货没有利用价值,再收拾不迟。”

“再说了。”他补上一句:“七星还没脱胎换骨呢,你先背上了弑杀神灵的罪过,上哪儿升功德去,那不是随了天河主的心意了吗?给你个绳圈你就往里伸脖子?”

哑巴兰一想是这个道理,不吭声了。

说着,程星河对我伸出手,手里一把栗子,剥的干干净净的。

拿了一个,别说,还挺好吃。

“甜不?”

“甜。”

“你看看你周围那些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还是爹疼你。”

“滚。”

不过,我还想起来了,以前齐雁和谁也不怕,但是,貌似对程狗有几分忌惮。

我当时不大明白为什么,程狗头上没角,肚子上没毛,有什么可怕?

但是现在一想,也许,齐雁和不是怕程狗,而是怕跟我伤江辰一样,背负上了弑亲的诅咒。

而且——我看向了手里的残片,举起来:“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在水里的时候,看的并不分明,很像是青铜器的残片。

但是到了水面上,看出这东西并不是青铜器,而是一种青灰色的金属,上面带着极其浓重的神气。

河洛眼神冻了一下,齐雁和眼神也很不自然。

显然,这东西可能是一种禁物。

固平神君也跟着观察了起来,潇湘皱起眉头,刚想说话,小龙女先一步说道:“这东西的神气这么重,难不成……”

她的表情僵了一下:“天河主,好大的胆子!”

“你知道?”

小龙女压低了声音:“这是——九州鼎!”

九州鼎……不听还好,一听这个名字,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我想起来了。

不光我,固平神君也愣住了:“难不成,是天河里面那个……”

程星河早凑过来了:“怎么个意思,值钱吗?”

这东西,根本不能用价值来衡量。

我推开程狗的头,算是明白小龙女那句“好大的胆子”是什么意思了。

所谓的九州鼎,是放在天河之中,维系上头平安的!

也就是——上头的那个镇物!

真龙骨里出现了残损的记忆,阴阳,两极……

敕神印……

我想起来了。

上头的最高权威,就是敕神印和九州鼎!

掌握敕神印,能敕封神灵,所以,能坐在最高的位置上。

而拥有九州鼎,那就是掌管上头——不,甚至三界平安的。

敕神印为阳,九州鼎为阴,互相牵制,好像太极的两头。

这天河主为了抓住神君,不惜把九州鼎拆开,用这些残片来引诱其他人帮他杀我!

为了要杀我,他连三界都豁出去了?

“想不到,他竟然敢监守自盗!”小龙女大怒:“就冲着这一点,咱们上告天曹官,让九州鼎,换一个主人!”

“唷。”哑巴兰眼睛一亮:“那就太好了,那咱们不用费那么大周折啊,既然有了他的罪证,兵不血刃,就把那家伙给办倒了。”

加上河洛和齐雁和,算是人证物证具在。

只不过,我现在没有上天曹官的能力,潇湘和小龙女还是戴罪之身,河洛早被天河主盯上要灭口,这个时候上九重监,就是自寻死路,齐雁和就更别提了,怎么可能放了他。

只能等上了龙母山,获取了能上天河的能力,自己去了。

可面前一道金红色的光芒闪过,小龙女已经把那个东西抢到了手里。

我立马就猜出她什么心思了:“不行!”

她想替我上九重监送罪证!

可她这是替我趟雷,跟当初安宁替我下东海,一模一样!

安宁已经替我吃了那么多苦,不能让小龙女跟安宁一样!

“那算什么?”小龙女傲然说道:“再多人追,你看见谁能把我丹凰给怎么样了?放龙哥哥,你放心,我肯定把这个东西,交到了叶居合手里,你只管去龙母山做你要做的事儿,只可惜……”

小龙女犹豫了一下:“不能跟着放龙哥哥,就太遗憾了……”

但她很快露出了一副笑脸:“我速去速回,说不定,还能赶上。”

说着,橙红色神气一炸,一道子金红色的光芒闪起,她就要上去。

可猩红龙气撩起,我一只手就把她给拉下来了。

小龙女踉跄了一下。

她的翅膀,被屠神枪捅出了那么大的窟窿,怎么走?

我回头看向了白九藤:“帮我把她给治好。”

小龙女不服气:“别说一只翅膀,哪怕就剩下一根羽毛,我也……”

我按住她肩膀:“听话。”

小龙女愣了愣,忽然就乖顺下来不说话了,白九藤一拉,也就跟着去治疗了。

以前是我能力不够,可现在不一样了——我再也不要我身边的人,因为我收到任何伤害。

我要把他们保护好。

河洛盯着小龙女,一瞬间,眼睛忽然满是羡慕。

可也有失落。

不过,一看见河洛,我倒是想起来了一样东西。

从河洛那里,拿来的那个黑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