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143章 我的东西

那个黑盒子,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拿出来,我就想问问河洛:“这是什么?”

之前我想打开,但是这东西有极为坚固的神印,龙气也打不开。

可这一瞬间,潇湘的视线落在了盒子上,眼神忽然一变。

河洛抬起眼眸,缓缓说道:“这是你的东西。”

“我知道,”我盯着河洛:“什么东西?”

“不知道。”

“不知道,”皱起眉头:“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带在身边?”

“因为这是你的东西!”河洛盯着我:“还要我说的更明白吗?”

我心里猛然一震。

潇湘忽然过来,一只手拿住了那个东西:“这是,以前你送给我的,现如今,是不是可以物归原主了?”

她转身想离开,可我握住了她的手腕。

“里面是什么?”

“是……”潇湘吸了口气:“肉眼凡胎,还看不了的东西。”

我松开了手。

对了,难怪打不开。

因为那是敕神印神君的神气,而我现在,还没有那么强大的神气。

潇湘心里的,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敕神印神君。

兜转了几百年,我还是不是他,他还是不是我?

海风再一次掠过,这一次,忽然让我觉得冷。

二妹娃的声音忽然从掌舵的位置传了过来:“到了!”

前面,就是莲花湾了。

丹银也探出了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下一步,咱们怎么走?”

这一趟,当然不能带着赵老教授他们了,我就告诉他们,到了莲花湾,他们可以下船,我们要到另一个地方去,也需要船,就此,要暂时告别。

丹银看了河洛一眼,自告奋勇:“我愿意替神君开船!”

可底下,二妹娃忽然大声咳嗽了起来。

他们这一阵子,说是要订婚了。

“这个船,我也会开,”固平神君叉着腰:“可别为了这件事儿,耽误你一辈子幸福。”

固平神君倒是一点也没计较,当初丹银跟他大打出手的事情。

他分得很清楚,有仇,要找仇人算,而不是找凶器算。

“我也会开!”

一个肤色黧黑,健美的胳膊上,刺着华丽纹身,牙齿特别白的青年,也探出了头来。

差点没认出来,蜃龙。

他也缓过来了:“神君,那小子是河洛的人,咱们信不过他。”

丹银眼睛发赤,显然是动了火气。

“不用,”我对丹银一笑:“过好你的日子。”

这件事牵扯的越少越好。

丹银有些泄气,可没有再说什么,下去跟二妹娃讲了几句,二妹娃出来跟我道谢,一副男主内女主外的样子。

河洛连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

到了莲花湾,赵老教授他们醒了过来,岸上站满了渔民。

程星河看见了,还挺高兴:“哎,七星,他们迎咱们呢!这地方渔民就是热情。”

“你在想屁呢。”我答道:“你没看清楚,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

程星河揉了揉眼睛:“妈的,我吃栗子吃上火了,满眼睛眵目糊——卧槽,鱼叉!”

没错,他们远远的看见了这个鬼船,还以为妖怪要上来抓他们,早做好防御准备了。

远远的,我还看见了那个水文先生。

他站在最高的地方,背着手,海风把他稀疏的头发吹过去,白衬衫的衣袂扬起来老高。

河洛和潇湘看见了水文先生,倒是皱起了眉头:“他?”

跟江采菱和江采萍一样,虽然有时候会心灵相通,可真的异口同声,河洛和潇湘全跟对方露出了十分嫌恶的表情。

“那是谁?哦……”之前没看出来,现在看出来了。

真龙骨长的越来越多,眼睛也越来越清楚。

那个水文先生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晕。

难怪能看出天气,他大概也是本地的父母神,不过管理的范围不是很大,这地方小,没几步就走完了。

他那个开旅舍的孙子,大概也是不知道从哪儿抱来的。

小小的莲花湾,又是水里的神卫,又是父母神,倒是卧虎藏龙。

渔民们看见船上下来的是我们,倒是都愣住了:“你们……”

“你们怎么上了鬼船啦?”

二妹娃早兴奋的从上头探出头来:“说给你们,你们肯定不信!”

丹银在后面扯了扯她的衣服,她这才回过神来,一副“什么都听你的”表情。

赵老教授他们也都醒了,可把水神岛的那些事情忘了大半——活人耐受不了那么大的神气,最多,当自己做了个梦。

把他们放下去,要跟他们分别。

赵老教授的腿,也早就好了。

他抓住了我的手:“那,你们还上哪儿去?”

“去个叫蜜陀岛的地方。”

“蜜陀岛……”赵老教授皱起眉头:“也怪,这地方,我怎么好像耳熟?”

他现在还昏昏沉沉的,断片了。

“也许,在景朝历史上出现过?”

“可能,就是想不起来了,不过,有件事儿我记得。”

“什么?”

“黄豆。”

“啊?”程星河也一愣:“不是,你要让我们上那去垦荒是吗?”

“也可能是去放屁。”哑巴兰跟着掺和。

“我也不知道,不过,就记得这个东西,”赵老教授连忙说道:“带一点黄豆,说不定有好处,啧……”

说着,他敲起了自己的脑袋来:“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

“好,我记住了。”

我跟赵老教授告别,就看见,那个水文先生,在高处跪下了。

冲着我们——不,应该是冲着潇湘和河洛吧?

我冲着他摆了摆手。

大海一望无垠,很快,就要开启下一段旅程了。

在莲花湾买了许多补给,当然,也没忘了刚才赵老教授说的黄豆。

不知道,这黄豆跟蜜陀岛,能有什么关系。

扬帆起航,二妹娃和丹银在岸上送我们,我摆了摆手,远处的海面,隐然一股子神气。

水妃神他们似乎也来了。

还有,水面上一弯尾巴一闪而过。

丹白。

跟他们告别,奔着蜜陀岛的方向就去了。

回到了船里,大家各自休息,抓住了身边没人的机会,我看向了潇湘:“我有话跟你说。”